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19章 还未染血的菜刀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19章 还未染血的菜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事实上,刘飞阳看见光、听见话也有微微错愕,他没想到居然能被人发现,又想继续上前,把卧室的门推开,就听里面传来一位中年声音。    “神神叨叨的,都墨迹半宿了,老娘们的心眼跟针尖似的,没事,睡觉”    这声音中带有些许的不耐烦,还能听见翻身的声音,但这确实是老葛的!    “我总感觉有人,不行,我得下去看看”这声音还是充满担忧的心神不宁。    “灯闭了!”    里面老葛的话音刚落。    “咯吱…”刘飞阳伸手把门推开,他不认为自己在做打家劫舍的事,也不会像暴民一样用脚把门踹开,先把气势营造出来。    “不用看了,我在这!”    刘飞阳的声音犹如午夜鬼魅,在人耳边吹着冷风,着悄悄话。    然而,在炕上的两人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声音宛若平地惊雷,震的他们脑袋发晕。    老葛的妻子坐在炕梢,看到突兀出现的红色眼睛,在看那门前屹立的身影,在看那手中的菜刀,当然,最让她毛骨悚然的莫过于那块耷拉到腿间的七尺七长重孝。    “厄…”她惊恐的瞪大眼睛,嘴里没能听见出完整的话,向后一倒,昏死过去。    “谁?”    老葛原本是闭着眼睛,听见声觉得汗毛孔都炸裂开,掀开被子就要从炕上爬起来。    刘飞阳不会给他机会,上前一步,一手薅住他头发向下拽,另一只手中的菜刀已经架在他脖子上,这菜刀锋利无比,只是接触的瞬间,就出现一道红色的血线,伤口不深,却已经有血滴渗出来。    “你知道错了么?”    刘飞阳眼睛越来越红,甚至有套吞噬黑色瞳孔的迹象。    “大哥,你是哪位大哥,我错了,我真错了,别杀我,我上面还有七十岁的老母亲,孩子也在上学…”老葛颤颤巍巍的回道,话时一股热流把被子打湿,随后从被子里传来一股骚气。    他怕了,发自心底里感觉冰冷,身为医生的他非常清楚,一旦颈动脉被割破,就会发生生物学死亡。    今下午那个穿破旧军大衣的男孩没能给他留下半点影响,他也没听出来声音的主人。    他想颤抖,却又奈何脖子上有刀,只能咬牙挺住。    “知道错了就好,下辈子做个好人!”刘飞阳平静回道。    这犊子没杀过人,野鸡却弄死过不少,在他看来人还没有鸡生命力顽强没拿两条腿的家禽即使脖子断了,扔到开水里煮了,还能站起来蹦两下。    常言道:会咬人的狗不叫,这犊子在胡同里被钱亮堵住、在医院被王琳嘲讽,他选择不动,那就是真的不动,闷头呆着。如果想动,就没有收手的法。    话音落下的同时,迅速抬起菜刀,奔着老葛的脖子上砍下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等等!”    老葛身体像虾米一样蜷缩到一起,眼睛没敢睁的喊道。    刘飞阳确实被这喊声把动作喊停住,菜刀还在半空中。    老葛等了两秒,见没有身首异处,顿时大哭出来,声音撕心裂肺,嘴里还断断续续的“大哥,我知道今这劫肯定是躲不过去,你要弄死我没关系,我也认,但在死之前让我两句遗言行么?”    “”    刘飞阳姿势没放松,也给了他机会。    其实现在就可以看出,这犊子确实有股枭雄的潜质,先不话纯钢板打造出的三斤重菜刀拿稳需要多大力气,就他第一次杀人,菜刀还能稳稳不动,这得需要多深的心境。    老葛抬手抿了把眼泪,粘稠的鼻涕沾满半个脸,嘴里哽咽道。    “我不想让你可怜我,都是实话实,我这个人,七岁就没了爹,后来妈妈改嫁后爹打我,母亲为了让我上大学,又跟后爹离婚了,一个人供我上大学,白在饭店里刷碗,晚上回家点灯给人做手工,做了五年工,手指扎破无数次,眼睛也累坏了…”    刘飞阳不是生的善人,也不是生的恶人,他只是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出发。所以此时也不会用怨恨的眼光看一个将死之人,即使老葛罪不可恕。他更不会用怜悯的眼光看这个痛哭流涕的中年,即使话中悲伤感动地。    他很平静,没有催促也没有打断,任凭他,等到嘴唇闭上的一刻,也是菜刀落下的时分。    过了足足十分钟。    老葛深吸一口气道“我就是想交代下后事,我这败家媳妇,我上班,她在家里搞破鞋,家里攒的钱都让她养汉子了,儿子上学我不担心,儿孙自有儿孙福,没有学问怎么也能吃上一口饭,就是我那老母亲,去年患上脑血栓躺在炕上动不了,眼睛也瞎了,我不知道你因为什么杀我,但我都知道罪有应得”    “你是好人,等我死后,去医院二楼的卫生间,最里面坑的花板上,有个饭盒,那里是我攒的私房钱,我求求你,拿那个钱给我妈雇个保姆,每给她两顿饭就行,还有勤给她擦擦身子,对…得找个能端屎倒尿的,每个月中旬给她买药…只是那点钱,不知道能坚持到哪…”    老葛完,埋头哭泣变得更加剧烈,能听出来那是发自肺腑的哭泣。    直到现在,刀还没落下。    刘飞阳犹豫了。    他死死的盯着老葛的头颅,眼里的红光消逝一些,手中的菜刀也有些颤抖。    过早失去父母的他,已经快忘记母爱什么样子,好像一盘饺子,又好像一根白发。    同时,他更知道人世间最悲哀的是什么,子欲养而亲不待。    即使老葛话不算很多,他也能想到那个躺在炕上的慈祥老人。    “你为什么不把她接过来一起住!”    刘飞阳还是多余的开口。    “这个老娘们但我妈面搞破鞋,就因为这个才得的脑血栓”老葛着,还抬脚踹了踹昏迷的妻子,看起来非常气愤的样子。    刘飞阳闻言,也往那边看了看,他不是善人也不是恶人,更不是圣人,这世界上出轨的人太多了,自己都管不住媳妇,跟他有半点关系?    收回目光又问道“为什么不离婚?”    “孩子,如果没有孩子,我一定离婚”老葛没有犹豫道。    不可否认,现在的刘飞阳下不了手了,孩子没了母亲会悲伤,母亲没了孩子就是要命,他无法想象,慈祥老人少了个端屎倒尿的孝顺儿子会过什么样的生活。    老葛也像是感受到,薅住自己头发的手松了一些,见缝插针的往后一躲,他动作很突兀,又变得极其自然,翻了个身跪倒炕上。    “咣…”脑门重重砸到炕上。    “谢谢大哥不杀之恩,我没看见您的样子,绝对没有看到!”    他好像很懂规矩。    然而,拎着刀的犊子却没有这么大觉悟,他不认为自己干的是见不得人,做的正行的端,还怕让人看见?    “抬头!”    “的不敢抬头…”老葛***一拱,险些连大便都没憋住。    “抬起头”刘飞阳又一句。    老葛把这话在心里过了两遍,觉得不像是有***图谋,这才敢缓缓抬起头,当看到那耷拉下来的白色孝布时,就知道自己判断的没错,如果不是闻到那身上浓浓的烧纸味儿,还想不到对策,自己可能就真的血洒当场了。    刘飞阳哪里知道,老葛口中的一切都是急促编制出来的谎言,他更没想到,钢筋水泥构筑的***中,人心是如此不古。    至于母亲,老葛的真实想法怕是赶紧得绝症吧,我好去买保险…    他再抬头,看到下巴上有青色胡茬,再向上,看到那局部稚嫩,整体沧桑的面孔,瞳孔闪过一道光,这人不是安涛的侄女婿?    心中升起一股怒火,终于知道今晚为什么能遭此磨难。    “咣”刚刚抬起的头,又重重砸到炕上。    嘴里充满怨恨的解释道“您听我,今这事不怨我啊,都是安涛还有王琳,他俩的主意啊,我就是走个过场,其实人刚送进去不到两个时就没了,是安涛找到我,让我务必拖延时间,他好把钱借给安然,用房子抵押,安然家的房子和院现在卖最少能卖八千多,这样他们能赚钱…”    “轰…”    刘飞阳听到这话,大脑像是被迎面而来的拳头砸中,他眼前有些黑,眩晕,并且站立不稳。    他猜想到安涛可能就盼着人没,却万万没想到,在这其中,安涛还担当了导演一职!    钱,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是真的?”他还不敢相信。    “千真万确,如果我撒谎一句谎,明就死老婆!”    刘飞阳定了定神,咬牙问道。    “人,是怎么走的!”    他眼中黯淡下去的红光,再次密布眼球。    “正常走的,真是正常走的!摔倒造成头部有淤血,压迫神经”    “穿衣服,去安涛家!”刘飞阳没让他把话完就不容置疑的开口,他现在已经不相信老葛,要当面对质。    无论如何,这事情今必须有个定论!    他还想问问,是曾经为了你的升迁,把委屈都咽到肚子里的嫂子重要,还是为了能赚取的几千块利润更为现实。    他缓缓低下头,看着这把还未染血的菜刀。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