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60章 申公无极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0章 申公无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见状,杨二姐心头的气,便是愈猛烈。  她知道那只大鹤是嫦厢月用魔兽骨粉化形而成。论人族等级,她比不上嫦厢月,论姿貌,略微逊色。不过,嫦厢月公然从她手中抢走嘴边的肉,严重触犯了她的尊严,怎不令她气急败坏。加之,她跟申公无极都是来自北荒冰凰族盟,现在她们二人间的关系,已经走向一种近乎对立的局面。

    杨二姐身手厉害之处,便是她那条修长的腿,见潘安堵住大门,当下气急败坏,运转气化形五阶的修为,朝着潘安的龟躯一脚踢去,然而,刚出脚,俏脸便是被一团乌云吞没。

    潘安在它那笨重的龟躯上贴了加重符,重量估计增加了好几倍。杨二姐这一脚,没有伤到潘安,反倒伤了自己。而且看上去很严重,痛得晕倒。

    狂龙将她扶***后,在院宅的各个厢房内看了一眼,来到一个书房,笔墨纸砚一应俱全,赋诗一后,独自离开,朝着天泉池北岸的那块奇石方向行去。

    ……

    第二日清晨,直系外院,无极苑。

    申公无极因病痛,被申氏家族各层长老接回了直系外院。

    “杨少主何在?老夫炼成了!老夫终于炼成了!”

    申公无极刚回到直系外院他的私人院宅“无极苑”,正处于气头上,一名须灰白的老者,扛着一个尺寸近一米的泛着明***泽的圆球,欣喜若狂地朝他奔来。老者刚从直系丹院过来,途径东门外的繁华广场(天幕传送阵西侧),一路马不停蹄,显得很疲惫也很亢奋。

    “什么炼成了?”申公无极正处于极度心烦意乱状态中,不耐烦地道。

    “丹药炼成了!”老者急不可耐地回答道。不待申公无极再次开口,便斜眼瞅着抗在肩膀上的圆球,急于事功抢先一步地道,“喏,只要一次性服下,估计就能立马提升一重的功力了!”

    申公无极的脸部肌肉猛抽了几下,一抹厚厚的乌云顷刻间笼罩了他的整个面庞,老者不合时宜的出现,以及不合时宜的行为表现,令得他感觉受到了莫大的嘲讽,心中的那团火刹那间便爆了,浑身涌现出一股噬人的戾气,经由他那只刚猛无比的右脚,猛一转身的刹那,势不可挡地踢在老者的胸口上,瞬间便将其踢飞了二三十米远……

    噗!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老者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爷爷!爷爷!”一名十来岁的姑娘自老者后方不远处,急急奔了上来,趴在老者身上悲痛欲绝道。

    这一幕,瞅得申公无极二人当即傻眼了,赶紧奔过去扶起老者,连连叫唤道:“莫老前辈,莫老前辈!”

    昏迷半晌后,老者终于是醒来了,不过,脸上却没了一丝表情,半晌后,捧着孙女的脸蛋心若死灰地道:“咱们走吧!杨二长老居然认了这么个干儿子,我看他……迟早是要后悔的!”

    申公无极表情呆滞地瞅着莫老爷孙,希望得到二人的原谅。但莫老已经对他彻底寒心了,在孙女的搀扶下,离开了外院。

    斜阳西下,投洒在地面上的两道长长的背影,离外院渐行渐远……

    望着莫药师孙女的背影,申公无极‘嗵’的一声便跪倒在地,惶然失色地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突然间,他振臂仰天一啸,一股戾气随之爆而出,狂暴地卷起周身的残枝败叶冲天而起。他将这一切归罪于唐烧香,心中充斥着对唐烧香的极度怨恨。

    哗啦一片!挂在绿叶红藤上的***墨绘图,宝物灵器,精美饰件、鸟笼子、嫩叶绿丝绦,甚至还有美人画卷等等,皆散落一地。

    “******唐三滥!你的天命尽了!》》》》》》》》”

    嘶喝间,申公无极巴掌朝石柱顶端一拍,石柱轰然断碎崩飞间,朝着北门上空直系斗院,唐烧香的院宅方向飞掠而去,将屋子彻底摧毁后,转飞向杨二姐的院宅。

    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与直系外院仅一墙之隔,占地面积甚大,鸟瞰布局为一龙图,楼阁寓所各居一隅,以方位点散列其间,并建有各式各样的景楼香榭楼台,院舍殿阁,阕宇崇搂仿若天上的繁星,与漫山遍野的奇花异卉一道,点缀着整片区域,土为白土,山为苍天之色,面南而立,以北为尊,左为大,右为阴,也就是说,大唐东游门斗院的右手西侧一***区域乃是女***的居所。

    “飞倩苑”位于西区。

    此时此刻,杨二姐她手捧一张书信纸,一边在个人寓所大门外徘徊,一边品味着书信中的一句诗。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她反复吟诵,反复琢磨着这句诗,似乎仍不太懂其中含义。她身着一袭清新亮丽、轻灵飘逸的粉红罗衫,披着一条垂至脚踝的粉色丝巾。透过丝巾中下端,隐约可见两条裹得极为圆润的修长***,着一条紧实的竹青色九分裤。臀下至脚踝之间,紧勒出一道匀滑而令人馋涎的丰腴曲线,整个人装扮得颇富情调。莲步微移间,黛眉轻锁,额头轻蹙,一副苦思不得其解状……

    一声断喝突地打断了她的冥思,循声望去,见申公无极二人,正沿着门前的石阶匆匆而上。于是她便匆匆迫迫地将整页书信纸展开,急不可耐地向他们求助道:“哎你们来得正好,快帮我看看,这两句究竟是什么含义?”

    申公无极哪关心其它,压住怒火怨声道:“我想问你一件事,为什么你不肯选择我,而偏偏选中那个低等人族,依我看,早该把他废了!”

    “谁说我选中他了,请把我跟他划清界限!再说,厢月可没答应做你嫂子。呵呵。”她笑着白了他一眼,挑着眉头,继续轻呵道,“你也是,真让我无语,脚踏多只船……!是我也得倾向于选他,呵呵呵。”乐不开支间,她又是书信纸轻贴于胸,眼眸微眯,莲步微移间,脑袋左右轻摇,陶然地念叨:“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你!”被一言击中要害,申公无极难堪到了极点,脚还没站热,便转身负气离去。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