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打板子(求各种支持)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三十一章 打板子(求各种支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狗奴才!依你话里的意思,不是侧福晋,你就能随意欺压,肆意打杀不成。 难怪人人皆道‘佟半朝’,想来你们还真把自己当成朝廷的主宰,任意决定起别人的命运来了。”

    此前康熙只当隆科多年少轻狂,现在看来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如此行事,有什么资格成为国之栋梁,有什么资格得他重用。

    隆科多被康熙训得匍匐在地全身抖,一旁的佟国维却是在康熙说出‘佟半朝’三个字时,心里不由‘咯噔’一声,冷汗直流。若说康熙这雷霆之怒只针对于隆科多,佟国维肯定不会像现在这般着急,可现在听了康熙的话,佟国维就知道今日这事怕是不好善了,想到这里,佟国维不由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好一会儿才有了动作,他先是不急不慢地对着康熙磕了个头,然后很是果断地请罪道:“皇上息恕,此事都是奴才的错,是奴才没有教导好儿子,这才引出这等祸事。皇上要打要罚都可以,莫因这逆子气坏了身子。”

    宜妃看着佟国维这作派,心里暗骂一句老狐狸,说是任打任罚,其实却是以退为进,瞧着这最后一句才是关键。

    也是,康熙对佟家的情分还没有耗完,即便今日康熙有借着这件事敲打佟家,可说到底他还是护着佟家的。

    既然外家更重要,那就护吧,就是不知道这情分能让皇上护他们多久?

    康熙静静地坐着,目光扫过候在一旁的宜妃等人,见三人都不出声,心里更为愧疚。虽说这皇家的孩子历来夭折的多,折损在女人的争斗中的更多,可像现在这样失去的莫名奇妙的怕是头一遭。

    皇家血脉?皇家颜面?这些他都不得不顾及。

    “佟国维,你也知道朕会气坏了身子,你可知隆科多出手差点就要了朕两个孙子的命。”康熙本来有一肚子的火气要,可是瞧见佟国维那花白的头和微微打颤的身子,这心里难免会有一丝心软,可对上宜妃他们一脸信任的面容,他又不得不硬起心肠。

    “奴才该死!”

    “你们当然该死!”康熙不予严惩,却也不能敷衍了事,毕竟皇家的体面要顾及,宜妃***亦要安抚,若太过草率,皇家的威严何在。

    “是,请皇上降罪。”佟国维对康熙了解甚深,知道他已心软,但隆科多此举完全就是在打皇室的脸面,可留情却不得不罚。

    康熙看着任打任罚的佟国维父子,再看一旁闷不吭声的宜妃***,最终只是夺了隆科多的官职,重打五十大板,至于婉兮也不过就是给了一些赏赐。

    而。

    胤要得从来都不是康熙这种大事化小的行事态度,他要的从来都是隆科多的命。

    隆科多的职位算什么,现在能收,将来就不能给么?至于那五十大板,这算哪门子的惩罚,雷声大雨点小,又或者他这个儿子和两个孙子还比上佟家一个烂泥般的隆科多?

    可笑!

    胤心中戾气横生,若非他还有一丝理智在,他指不定就要上前手刃隆科多这个狗奴才了。

    从御书房出来,胤牵着弘的手,一脸面无表情地同宜妃往翊坤宫的方向走,刚走不过几步,便见佟国维带着隆科多迎了上来。

    “宜妃娘娘,九阿哥,奴才在这里给两位赔罪了。”佟国维此时到也放得下身段,毕竟如今的佟家与其说是‘佟半朝’,实际上佟家的地位已经有些岌岌可危了。

    一个九阿哥,佟家的确不惧,可九阿哥身的郭络罗氏家,还有相交的***阿哥,若这些人真的抱成一团对付佟家,佟家怕是也难逃一劫。

    “爷可当不成,佟大人,好手段,好心机,可爷这人别的本事没有,就是有耐心,所以佟大人,咱们走着瞧。”胤皮笑肉不笑地扫了隆科多一眼,眼神冰冷刺骨,更带着挥之不去一丝杀气。

    “九阿哥,事已至此,还请九阿哥给奴才一个面子。”佟国维此举也是在示意阿哥退上一步,日后若他有意,他佟家定会相助。

    这事若是换成别人,佟国维的算盘指不定就打成了,可惜换成胤,却是毫无作用,毕竟胤从未想过要那个位子,即便他想想要,他也不会拿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去换这种支持。

    “面子?你又算老几!”胤嗤笑一声,语气冰冷地道:“爷要什么,还用得着你帮忙,佟国维,看来你真是老糊涂了。”

    “九阿哥,奴才敬你是阿哥,处处礼让,但你不要欺人太甚。”佟国维目光一冷,似没有想到他如此低声下气,胤居然都不肯给他半分脸面。

    “到底是谁欺人太甚,佟国维,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今日隆科多打了爷的侧福晋和儿子,来日爷必定会百倍千倍地找回来,佟大人,您可防好了。”胤瞧着佟国维那作派,直接扫其颜面,康熙有顾忌,他可没有。

    隆科多眼见佟国维说了那么多也不提李四儿一句,再见胤准备拂袖而去的模样,不由地出声道:“九阿哥,若你不满意皇上的惩处,隆科多任你处置便是,只是四儿……”

    “隆科多,你这个逆子”

    “呵!”胤着隆科多这句话,眉头微皱,脸上不由地露出鄙夷之色,“隆科多,你还真是个多情种子,都到了这般田地,竟还在惦记着女人?你不会以为爷听从皇阿玛的意思暂且放你一马,你应该可以得寸进尺了吧!”

    虽说美人乡英雄冢,但是李四儿这样的女人真没什么值得称颂的地方,能将隆科多迷到这般地步,也只能说这两人是臭味相投,一丘之貉。

    “不,九阿哥,奴才的意思是奴才可以用你想要的东西去换四儿。”

    “哦,那爷若是要你的命呢?”

    佟国维听着隆科多所说的话,只觉得喉头腥甜,若非他强行忍下,指不定现在就已经一口鲜血喷在隆科多身上了,“够了,既然皇上已经下令,你们也不要耽搁。”

    “。”跟在身后的侍卫和太监一听佟国维的话,也不再耽搁,架起隆科多便往另一边走去。

    在这宫里,行刑也是有讲究的,而且依着身份,地点也是不同的,而且圣旨已下,谁敢冒着大不违行事。刚才不敢开口,只是忌惮佟国维等人的身份,而现在,佟国维开口,这些人定然是不肯再耽搁了。

    宜妃看着这一幕,伸手给一旁的齐嬷嬷打了个手势,齐嬷嬷会意,转身往另一边走去。

    “胤,话不投机半点多,佟大人是国之栋梁,又是贵妃娘娘之父,咱们惹不起,难不成还躲不起吗?”宜妃瞧着面色惨白的佟国维,心里虽然痛快,却知道佟国维真出了什么问题,指不定这隆科多的五十大板也要有变化了。

    “母妃说得是,这‘佟半朝’谁能惹得起,至少爷这皇子就惹不起。”胤冷笑一声,抬脚同宜妃一并走了。

    佟国维看着们的背影,忍了许久的一口鲜血便直接喷了出来,吓了一旁引路的太监一跳,“佟大人,可要奴才为您召御医?”

    “不必,多谢公公。”佟国维强忍着不适,自袖中掏出手帕,拭净嘴角的血迹,继续往外。

    若说之前佟国维还有心思想为隆科多打点的话,那么现在受了***的佟国维是半点心思都没有了,就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没在宫里晕倒已经是强撑了,哪还有他精力去帮那个逆子打点。

    罢罢罢,之前都是他太过宠着他了,现在让他吃点苦头也好。

    回翊坤宫的路上,胤抱着弘同宜妃一起慢慢走着,这一场闹剧下来,***俩的目的虽然达到了,可是结果却异常伤人。

    儿子孙子加一起都比不上一个舅舅,这结果还真是让人无语。

    “胤,此事额娘自会为你讨回公道的。”宜妃在去御书房前就清楚地知道康熙给不了她要的公道,现在一如她所想,可她心里依旧觉得有些失落。

    皇上不愧是皇上,这心里向来只装死人不装活人,所以她郭络罗氏永远也比不上赫舍里氏和佟佳氏。

    “不,额娘,这事儿子自会向佟家讨一个公道,佟家嚣张不就是因为他们仗着自己是皇阿玛的外家么,那他们真有本事,就让坐在这上面的永远都把他们当外家,否则,儿子日后必灭佟家。”胤这话说得掷地有声,足见其决心。

    宜妃见状,也仅仅只是长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那本宫就先替你收些利息吧!”

    隆科多打小便顺风顺水的,一向都只有别人迁就他,从来没有他迁就别人的,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在遇上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李四儿后,为其神魂颠倒,不顾一切。此番,他自以为情深地行为气得佟国维***,以至于失去了为他打点一切的人。

    宫里的人向来都是捧高踩低,左右逢源的,行事端看利益,可谓是无利不起早。现下隆科多被罚,这些人虽然有些忌惮于佟家的势力,但是接得却是皇上的旨意,打得轻了,是人情,打得重了,那叫本分。

    当然,这轻与重也是需要疏通的,宫里一般得主子的意的,真到了处罚时,打点一番,不管多少板子,都只受点皮肉之苦,而没有打点,又得罪人的,依着各位主子的心意行事,打死的不算,打残的多半都是看着不吓人,实际上却是伤筋动骨的。

    宜妃在宫里呆了这么多年,如何会不知道这些,所以她才会在隆科多被带走时,吩咐齐嬷嬷派人去打点。

    这不,五十大板下来,隆科多便被打得鬼哭狼嚎,骂声连连。一旁监督的侍卫瞧着他这模样,本以为打得太重,可他仔细一看,板子轻飘飘,压根就没怎么用力,他一个武将却叫成这般,此举让人想不心生鄙夷都不行。

    可事实上,这板子看着轻,实际上却是板板到肉,用力非常,若非隆科多是习武之人,身体还不错,换个人,别说五十大板,就是三十大板打下来,也是非死即残。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