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22章 摸屎不染血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22章 摸屎不染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颦一笑间展露出的妖娆是她与生俱来的,后浸染上的红唇更是增加几分狂野,有些***,做能做的出来,装未必能装的出来,就这样一位女孩,抱着肩膀站在那堪称残垣断壁的玻璃窗外,嘴角上扬,带着几分玩味儿看着屋里。    沉默一晚上的她,终于开口。    刘飞阳回过头,没有对她惊为人的美貌吸引,眼睛反而狭长几分,绽放出很不友好的光。    事实上,从柳青青跟在他身后的第一步开始,他就知道背后有这个影子的存在,原因很简单,就是顺风而来侵占鼻腔的香气。    她身上的香气和安然不同,安然是清新淡雅犹如雪莲,她是深沉霸气犹如玫瑰。    对于这不速之客的到来,刘飞阳还是很好奇的,他知道这是那个坐在车里的忧郁女孩,更是站在酒吧门口的高冷女王。    “跟了我一晚上,有什么目的?”这个犊子谨慎的问道。    “呵呵…”柳青青一笑,她转过头对旁边的老葛“跳进去把门打开”    老葛动作没有半点迟缓,即使刚才被刘飞阳踹一脚,也得咬牙忍住,笨拙的从窗台爬进来,从他的一系列肢体动作能看的出来,对刘飞阳的畏惧少了几分,对柳青青才是发自心底的恐惧。    也对,就连被老婆骂成活***的安涛都能在跪搓衣板时,幻想面前的母老虎是柳青青,还有谁不认识她?每次安涛在那肥胖身躯上涌动,都会情不自禁的把眼睛闭上,对于这时的他来,只有两种自我安慰方法:我是在划船,下面那人是青青。    刘飞阳与被他称为毒蛇的女孩对视着,很奇怪,从村里到县城,凡是与他对视的,或多或少都会闪躲,除了安然之外,然而她,眼中带着笑,看的时间越长就会发现其中笑意更浓。    这感觉很不好。    身体佝偻犹如太监的老葛,从里面把门打开,柳青青给他留下一个别轻举妄动的眼神消失在窗口,从门里走进来。    距离越近就越是会发现她身体每一处都是绽放的玫瑰,诱人的同时还充满尖刺。    “孩子,你的腰杆太直了,这样不好”    这位在刘飞阳生命中占位颇为重要的女人,就这样与他开启第一次正式对话,没有教导、没有欺辱,平平淡淡的挂着笑脸出。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让你站这话,不代表我脾气好!”刘飞阳皱了皱眉,他知道自己和这个女人之间存在这距离,但这并不带代表着话得如同老葛一般卑躬屈膝,越是我腰杆直,那就越是要站得更直。    牵着不走,打着***,这是***的脾气。    同时也表明着: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老葛听见这话眼中闪过一道光,那是戏虐,安涛眼中闪过一道光,那是讥讽,王琳也长出一口气,那是解脱。    在这县城里,敢如此口气对她话的有谁?    果然,柳青青听到这话之后,脸上的笑容也黯淡下去,女人善变的是脸,这话不假,她笑起来像妖精,扳着脸就是魔鬼。    缓缓问道“你知道你在跟谁话么?”    “不知道!”刘飞阳不卑不亢的回道。    “那好,我告诉你,我叫柳青青,在这中水县城里,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称呼我一声青姐!”    刘飞阳知道这个女孩背景不凡,却没有想到能如此有底气的狂妄。    “你知道你在跟谁话么?”刘飞阳学着她的方式反问道。    柳青青没开口,缓缓摇头。    “那好,我也告诉你,我叫刘飞阳,在这中水县城里,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我都能给它扔进锅里!”    他话音落下,画面突然变得宁静而冰冷。    老葛站在旁边,心里急的就差喊出来:青姐,你扇他啊,大嘴巴子对着他脸上打呀。    安涛都忍不住在心里庆幸:犊子惹到铁板上了吧?别是那菜刀对着她砍没砍,即使现在青青一生气,明不一定在哪个粪坑里,或者哪个山坡上会出现一具死尸。    实力,是个非常值得考量的问题。    就在几双目光都落到柳青青身上,期盼着她能狠狠的教训刘飞阳时。    “呵呵…”    她突然间笑出来,一手捂嘴笑的前仰后合,人面桃花,笑的让人沉迷,并且毫不矜持的幅度越来越大。    然而老葛和安涛此时没有心思欣赏美貌,都目瞪口呆的样子,这柳青青也有害怕的时候?或者,她突然间转性了?    刘飞阳仍旧不话,默默的看着。    她的笑声游荡在房子里,透过碎掉的玻璃,传出去在午夜游荡。    待笑声渐渐停止,她眼中看刘飞阳不带有鄙夷的光更加浓烈,抱起肩膀,自上而下的用心打量眼前这人,扫一遍之后才开口道“有股子狠劲,就是嫩了点,稍加修整应该能成事”    “放下刀吧,用他们的三两冷血,染红你的七尺重孝,那就不是报仇,而是做嫁衣,年纪还,进去了犯不上,浪费了大好年华”    “呵呵,你以为你是谁?”刘飞阳还在用自己的倔强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你拎着菜刀跳进他家的时候,一定是奔着弄死他去的,后来因为变故,并没动手,期间发生了什么我不需要猜想,最终的结果就是把矛头转移到他们身上,你在破窗而入的那一刻,甚至于现在,你也是想着动手要弄死他们,对吧?”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刘飞阳没回应没表态。    柳青青又往后看一眼,她知道安涛,毕竟银矿算是县里的支柱产业。    “你还太,再长大就会发现,这个***上没有生死仇恨,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存在的,如果你有能力,就玩死他,慢慢的玩死他,让他充分感受到恐惧,一把刀一条命,那是最幼稚的行为”    她很平静,即使这话听得安涛毛骨悚然。    刘飞阳仍旧没开口,他不懂为什么她要这些。    “呵呵…”她又是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片,递过来“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想做事了,可以给我打***,也可以去上面的地址找我,要记住,千万不要让自己的手上沾染鲜血,即使是便秘蹭到手上,也宁愿摸到屎,不要摸到血…”    她完悠悠的转身,不知为何,这粗鄙的话从她口中出来,还带着一股萧条的美感。    “哦,对了…”她走了两步之后停下来,没转头的抬起手“如果不能一直让腰杆直下去,最好现在弯下来,按照农村的法是: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塌炕…”    这犊子眼睛里没有了红光,却仍旧能发出让周围几人心惊肉跳的目光。    他盯着柳青青那渐行渐远诱人的身条,憋了足足五秒钟,咬牙切齿的喊道“如果我有卑躬屈膝的那,也是骑在你身上!”    “我等着…”那不带有一丝嘲讽的声音从院子传来。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