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25章 让我想想吧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25章 让我想想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个年对于城里和农村还有着鲜明的界限,也不知道是那个***的过:农村人得娶农村人,城里人得嫁城里人,农村人娶了城里人那是癞***吃到鹅肉,城里人嫁给农村人注定要受一辈子委屈。    更为可笑的是,绝大多数人都认同这个法,这其中还包括这个墨守成规的犊子。    他能对柳青青肆无忌惮的喊:有一我要骑到你身上,一半是愤怒,另一半则是没有牵绊。面对安然不同,他那挺直如冰钳的腰杆下,蕴含着他从骨子里散发自卑的心。    爱情这两个字。    在***都不会大声***的农村人眼中,是个讳莫如深的话题。    都女人心海底针,没有时地利的去捞是不行的,只有在潮水落了海水枯了,才能涉足进去,翻来覆去的寻找那颗深陷淤泥里的钢针,此时此刻的安然,无疑是潮水退的时刻,他想踏入,给她肩膀依靠。    可沉重的双腿,和笨拙的双唇,致使他没有勇气再向前一步。    钱亮的优越确实给他打击很大,又不可能拎着把菜刀放在钱亮脖子上,告诉他离开安然。    只要还没结婚,我就有追求的权利,即使结婚,也不能阻挡我的爱慕。不知是那头牲口出的有悖人伦的话,至少在当下的犊子身上不能实现。    爱她,就要让她幸福,是刘飞阳此时此刻的真是写照。    生活往往都是如此***,在对的时机遇到错的人,在错的时机遇到对的人,偶尔在老瞎眼的时候,能在对的时机遇到对的人,旁边还有个骑白马的唐僧紧追不舍,大喊着:妖孽,我要为你放弃去西取经。    他没有进屋,就站在外面,好在今是晴空万里无云,风也了一点。    实则他怕进去钱亮和安然的对话钻入耳膜,让他自认为坚强的心脏千疮百孔。    下意识的想掏出根旱烟猛吸两口,拿出来却是一张黑色金纹卡片,正是柳青青的名片,他也很好奇这个分外妖娆的女子究竟看上自己什么,居然能莫名其妙对自己一番看似很有大道理的话。    把名片放在手中摆弄一会儿,不由想起那万宝路牌香烟。    我究竟什么时候能抽上这烟?    毫无意义的感慨他从来都不会发,在一切看得见摸得到的物质面前,他还算是个智者,就像安然母亲的:登的梯子不得人造么,慢就慢点,一步一步来。    唯独爱情这两个字,让他头晕目眩,其实想想也对,犊子的使命就是找个异性在街角路边,或者钻到玉米地里苟合,繁衍下一代,他却要触碰那大学都不曾探讨的,虚无缥缈的爱情,本身就是种错误。    转头看了眼那窗户,原本挡风的塑料布已经被拆开,因为遗体得从窗户抬出来,他知道玻璃里面的屋子,正有另一个男人替代自己安慰那个女孩。    辛酸,却又得转头。    在生活中成熟的像个老大爷,在爱情的面前稚嫩的像个娃娃。    他现在需要沉下心来,为今后的生计忙碌,他僵硬的抬起腿,把脚尖向外。    此时此刻,这个犊子以为,迈开这一步,这辈子都不会和那个女孩有交集,她的生活中会有个踩着七彩祥云的白马王子,而自己终归是个看客。    暗恋就像那穿过重重树叶照射在地上的光,抬头看去是阳光明媚,低头看去是笑靥如花,美的让人陶醉。可当有一阵微风吹过,树叶簌簌作响,遮挡了原来的光,昏暗了原本的笑,又痛的让人心碎。    安然坐在刘飞阳烧热的炕上,脸上平静,从面部表情上无法分析,她是有事还是没事,一身黑衣,唯独袜子是不染尘嚣的白,张寡妇从回来开始,就苦口婆心的劝着,好话歹话都讲尽了,唾沫星子也干了,还是未能让安然掉半滴眼泪。    她是真可怜安然,比可怜自己还可怜。    着已经落了不下三次泪。    看到钱亮进来,这才抬手用手背擦了擦眼泪。    钱亮也是真喜欢安然,按他不要脸的话,自打第一次有晨勃的时候就发誓,以后的每次支帐篷,都是为了这个女孩。    来的风风火火,看到安然忍不住静下来,脸上非常哀伤。    “这几跟我爸去外地拜年,听到消息第一时间坐火车赶回来,可还是没能见到阿姨最后一面”    家境优越的他已经开始用阿姨这类潮流词汇。    “谢谢”    安然抬起头看了眼钱亮,嘴里平淡的挤出两个字,眼神变得更加暗淡,也不知为何,从来没有多余动作的她,竟然伸手拽过旁边的枕头,像女孩抱着布娃娃一样,抱在怀里。    钱亮上前一步,坐在炕边,用他一如既往的亲昵称呼道“然,你别这样,看的我心疼,有什么委屈你都出来,跟我,如果实在心里憋闷的话,我带你去南方,咱俩离开这地方”    张寡妇也觉得这是好主意,还对钱亮递过去一个赞许的眼神。    然而身为当事人的安然却没有表态,只是把枕头抱紧了几分,她现在心里在想什么没人知道,也无从猜测。    “要不,你先出去一会儿,我俩单独话?”钱亮转头道。    张寡妇没有异议,叹了口气站起身,推门出去,她并没回家,而是进入西屋,可能是想着有什么事及时照应,就在对面也方便。    钱亮定了定神,沉默几秒开口道“我知道有些话现在可能不合时宜,阿姨尸骨未寒,你也没有别的心思,但我还是得出来,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住不安全,尤其是听要统一规划,开春就在县里盖居民楼,咱们矿区的房子空的越来越多,治安会越来越不好,如果可以,咱俩等阿姨七七过了就订婚,到时候你搬我家里去,让我照顾你”    安然闻言,微微的抬了下头,还没等看到钱亮,就又把头低下去,下巴抵到枕头上。    不话,没肯定也没否定。    钱亮又进一步道“如果着急,不订婚直接结婚也行,我这就回家让我爸准备彩礼,你要什么都行,只要你提出来我都能满足,然,你别这样折磨自己,我看着心疼,从到大,你在我心中都是女神,现在看到你这样,我***的心都有了”    安然弯起膝盖,身体又蜷缩了几分。    这炕很热,至少钱亮的手摸在上面,像是要被烫熟一般。    过了几秒钟,安然缓缓开口道“你是,能带***南方么?”    “对,我能!”钱亮忙不迭的点头。    “再也不回来那种?”    “只要你想,我们一辈子都可以不回来”钱亮眼睛冒光的回道。    安然闻言又沉默下来,她突然抬起头向后一靠,后脑都抵在墙上,眼睛盯着炕梢父母结婚时的柜子,柜子上泛着浑浊的油光,是岁月沉淀下来的痕迹。    回道“让我想想吧”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