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31章 不算华丽的相遇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31章 不算华丽的相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知是哪个犊子曾经过:当***变成无力反抗的时候,就要学会去享受。    生活往往如此,我们拼命的挣扎,到最后却发现只是徒劳,过往终究是过往,明也仍旧是明,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挣扎过后跟着***、迎合甚至于生出一个不胖不瘦的宝宝,最后想方设法的骑在它身上,用野狗苟合的姿势高喊着:我是你的主宰。    刘飞阳有意识的走回屋里,躺倒已经烧热的炕上,这一刻他还是清醒的,当眼睛闭上,呼吸均匀,他沉沉的睡去。    相比较而言,安然的房间略显冷清,闭了灯没了张寡妇的陪伴,房间里除了她自己喘息之外,再无***,还没睡着,嘴里挂着刚才那抹傻乎乎的笑容,侧卧着身子,看着墙面,眼角挂着泪滴。    刚才的一声喊,不可否认是她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她文静率直,从到大受到的教育都是,女孩子应该矜持、优雅、大方。只不过优雅二字在她身上并没淋漓尽致,邻家姐姐倒是无可挑剔。    她喜欢看书,尤其是《钢铁是怎么样炼成的》    不知不觉中,嘴里开始默默念叨着:钢铁是在烈火里燃烧,高度冷却中炼成的,因此它很坚固…    曹武庙昨晚回家跟那个臭婆娘把招工的事了,引来一顿臭骂,气鼓鼓的睡着做了一宿噩梦,今早没吃饭就从家里出来,从来舍不得吃店里一点东西的他,下了狠心拿起一袋七毛钱的好劲道方便面,放在嘴里嚼起来。    就像是嚼那个臭婆娘一样,非常用力。    他和妻子可能就是最典型的农村夫妻,没有大文化,话也谈不上轻声细语,交流方式大多是唾沫星子满飞,时不时冒出两个脏字,几十年磕磕绊绊吵吵闹闹就这么过来了,但要到离婚,还都舍不得对方。    墙上挂着个时钟,已经到九的位置,一边嚼着方便面,一边骂那个犊子第一上班就迟到。    已经雇了工人,他才不会傻到要自己烧炉子,空了一夜的食杂店也算不上暖和,坐了半个时,打了三个喷嚏,看着从嘴里喷到地上的方便面碎渣,还有些心疼,几次想伸手捡起来,最后咬牙控制住这个念头。    从他爷爷那辈还是他太爷爷那辈就流传着一句话: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    秉承着祖训,去厕所的卫生纸都得算计着来,吃饭也有严格***,饭碗必须得舔的干干净净。    这样一位雇主,可想而知刘飞阳的命运会有多悲催。    实则迟到这件事,怪不得刘飞阳,他清清楚楚的记得昨曹武庙过来开门是十点以后,所以在心里算计着时间,只要在十点之前到达就行。    他生平最讨厌的事就是睡懒觉,即使什么事没有,在六点钟之前也必须起床,没想着二孩辛苦劳累,两脚给踹起来,吃了个早饭,发现安然身上不在是死气沉沉的气息,又嘱咐二孩,必须盯紧安然,这才出门。    路上没什么事,走到食杂店门口他还好奇怎么开门了,进去一看才发现冻得哆哆嗦嗦的曹武庙。    “曹哥,早上好…”他笑呵呵的打了声招呼,随手把军大衣脱掉。    曹武庙愣住了,眼睛瞪着打量这个不速之客,隐隐中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可一时之间还想不起来。    “怎么了?”刘飞阳也有些莫名其妙。    “刘飞阳?”曹武庙试探的问一嘴,随即更加确定,嗖的一下从凳子上穿起来,张口咒骂道“你这个犊子怎么才来,知不知道就因为你没生炉子,没有热水泡方便面,我喝了半瓶雪啤,你这个***,赶紧去干活!”    刘飞阳好像看到他嘴里喷出点东西,下意识的往后退一步,不过并没把曹武庙的话往心里去,听那口气有些恼羞成怒,并不像骂人。    大方回道“五毛钱的事,算我的”    这一句话,把曹武庙噎的哑口无言。    刘飞阳又是爽朗一笑,从旁边路过,走到后院开始拿煤引火。    曹武庙这头老牲口习惯性的抬手摸摸下巴,回头撇着这犊子,嘴里悠悠的叹道“没想到收拾收拾还有几分英俊,跟我年轻的时候差不多,嘿嘿,这次对面酒吧里那些姑娘不能去***食杂店买东西了吧?”    嘴里吹着口哨,心满意足的坐回凳子,好似看到食杂店的***额进一步增长。    刘飞阳还蹲在一旁生火,他哪里知道老牲口已经把他当成***的角色培养,要靠着他还算璞玉的面容招揽生意,把火生起来,见曹武庙已经闭上眼哼曲,走进货架里,从头到尾把每个商品的价格在心里对了一遍。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况且还是拿了钱的。    食杂店里很冷清,一上午时间只卖出一盒大前门,根据曹武庙的,这里的对口服务人群是对面龙腾酒吧顾客,也就不着急。    他没带午饭,对安然的是这里中午供饭,并不是有意要骗,因为从张寡妇那里借的五十元,实在不够他完完整整的把午饭吃完,自己少吃一顿,够安然吃一。    这点也惹得曹武庙暗自腹诽,他不吃饭是不是琢磨着想偷偷吃点东西?    “飞阳啊,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吃中午饭怎么行?要不这样,我给你半个时时间,你回家打包点中午饭,拿回来吃?”    平时他也带饭,奈何今早上出来的急,肚子也饿的咕噜噜直响。    “不用,最近两肚子不舒服,也吃不进去啥东西”    刘飞阳坐在火炕上,心思已经飘到九霄云外,今早二孩偷偷给他透露个消息,是安然有可能去南方,更有可能再也不回来,这让他心里凉了半截的同时又无可奈何,最后也只是挤出一抹笑容,道了一句没事,然后出门。    “肚子不舒服更要吃东西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越是有病就越得吃,还得多吃,你回家多带点回来,我监督你吃!”    曹武庙表现出比对儿子还关心的关心,实则他心里有九九,半个时绝对不够刘飞阳走回银矿舒服吃一顿再回来,只能打包,让他多带点的意思更是有算盘,如果他坐一边吃,能硬听着身为老板的自己,肚子叫么?会不给自己吃?    “真不用,这两我看到米饭就反胃,还得几”刘飞阳再次拒绝。    曹武庙心里暗骂他不知人情世故,嘴上却不好意思直接表达出来。    还想再次开口委婉的劝,就听“咯吱”一声。    门被拽开了。    率先进门的是一股很有侵略性的香气,让人意乱神迷。    最先遭殃的就是坐在凳子上的老东西,站起来,脸上露出个比菊花还灿烂的笑容。    “青姐,拿烟啊?”    “拿烟…”    一抹狡黠在柳青青脸上一闪而过,她刚进门就注意到火炕上的刘飞阳,多年来的是是非非早就让她不再喜形于色,不知这算不上城府,让她迷人的脸蛋更加魅惑众生。    刘飞阳也注意到她,两人算上老相识?    这犊子心中没有定义,他只知道,这是个很危险的女人,需要避而远之。    “还看什么呢,等会儿给你眼睛扣下来,赶紧拿烟,万宝路!”曹武庙用从来没有过的命令口吻喊道,完,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笑问道“今这么早啊?”    刘飞阳不用想,都能想到后者是如何谄媚,他步伐有些不自然,虽来这里遇到柳青青有心里准备,但是没想到能这么快,这么突然,绕到货架里面,伸手拿下万宝路香烟,转身放到柜台上。    “今有事,来的早点,这是你家亲戚?”柳青青不露声色,明知故问的问道。    “不是,雇的工,我不琢磨着把旅店收回来么,人手不够用,就找了这么块木头,嘿嘿…赶紧把烟拆开,给你青姐点上”    刘飞阳挺直腰杆,按照曹武庙的,没有反驳,把烟盒拆开,抽出一支给柳青青递过去,柳青青用纤长的中指和拇指夹着烟,眼里是不清道不明的笑容。    曹武庙还嘿嘿的笑着,按照他的理解,这是***看鸭子的眼神。    “咔…”刘飞阳打开火机,递过去。    柳青青把头往前一探,她红艳的唇彩印到烟嘴上,看的旁边的老东西直咽口水。    柳青青不动声色,刘飞阳自然也不会表露出两人相识,灭掉火之后看了眼似笑非笑的柳青青,把火机放回去。    “呼”柳青青挑衅一般,把第一口烟吐到刘飞阳的后脑。    这犊子动作微微一僵,不到一秒钟,就自然的收回手去,等他想转过身问问,你是不是叫嚣的时候,柳青青又轻飘飘的转过身,拍了拍曹武庙的肩膀“好好干,我相信你的生意会越来越好…”    “哎…”    曹武庙骨头都酥了似的点点头,这是开店几年以来,柳青青对他做过最为亲密的动作,这一拍让他如痴如醉。    “走了,咱们回见”    柳青青摆摆手,对后面冷眼盯着自己的犊子没有半点忌惮。    “奶奶的!”曹武庙见门关上,嘴里先是骂了一句,随后就猥琐的抓起衣服,放在鼻子前闻一闻,又略带陶醉的“飞阳,你记住,咱们老爷们这辈子,必须得干一次这样的女人,要不然这辈子白活!”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