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37章 交流的一种境界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37章 交流的一种境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柳青青笑了,笑的前仰后合毫无形象可言,在酒吧里这么长时间,别人见到的柳青青也只是微笑、机械的笑,此时的她无疑是颠覆以前形象,只不过,见到如此的只有张晓娥一人。    看到前者在笑,她站在眼前跟着笑了笑,随后笑容变得尴尬,最后变得呆板,心里确定那张纸是从自己兜里掏出来的,可那张纸究竟是什么时候在的,又是谁放的,她没有蛛丝马迹可寻,用她考上大学的脑子,也没能想到是那个在自己***之下变得手足无措的犊子。    上面写的是什么内容?难道是别人给自己写的情书?    想来想去还是这个想法比较靠谱,毕竟从上高中开始,捡废品的老大爷都需要跟自己讨好关系,为的就是每放学,从书包里拿出来扔到垃圾桶里那一摞厚厚的纸。    想到这,她勉强的挤出一抹笑容,***的情话、温柔的表白、含蓄的文字她通通见过,早已五毒不侵的她现在居然有些好奇,上面写的是什么内容,能让这个高冷的女人笑成这样?    “犊子终究是犊子,差了一点老练”    柳青青仍旧无法把眼睛从那粗糙的纸中***,嘴里虽是这么,但刘飞阳的表现着实超出她的预期,并且超出的太多太多,她一手拿着纸,一手端起高脚杯,轻轻的晃了晃里面残留的液体,然后送到嘴边,喝进去。    张晓娥见柳青青脸上意犹未尽的表情,她才不会傻到要开口打扰,既然信还是别人写给自己的,也不能就这么轻易离去。    那就站着吧,古往今来有几人能站在这个位置上?    柳青青放下酒杯向后一仰,靠实在沙发上,平静的她像一条蛰伏的毒蛇,眼睛不会眨的看着几个大字,让她震惊的还有刘飞阳力透纸背的笔力,只要是个正常人断然不会想到穿军大衣不加以打扮的犊子,能写出如此龙飞凤舞的大字。    “看来,他身上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呢…”    张晓娥只能看到她朱唇轻启,并没听清的什么,也知道并没与自己对话。    她现在是越来越好奇上面写的内容,那一页纸片写满也就聊聊几百字,看完也就是三五分钟的事情,怎么会让柳青青足足盯了十分钟,并且不苟言笑?    难道那内容比自己见过最有才的,戴眼镜的男孩写的还好?    她不懂,越来越觉得有些反常,开始回归到第一个问题,究竟是谁把那纸放到自己兜里的?***兜!    这龙腾酒吧虽是鱼龙混杂,但不存在强买强卖的勾当,以前有两个客人趁着酒劲揩油,也被抬着扔出去。    今的***被谁摸过?    她想破脑袋也没想出来!    “去台前,帮我要笔和纸”    柳青青终于开口,眼神变得睿智,已经不会为任何情绪所动的她,心中隐隐找到上中学时,课堂上传纸条的感觉,有些激动还有些莫名的期待。    “好”张晓娥点点头。    在转过头的一瞬间,心里有再多的疑问,表达在脸上都变成颓废,因为她还不想在酒吧里把自己形象打破。    气势基于男人就好比气质基于女人,自然散带的是骨子里呆的,装未必能装的出来。知道柳青青为什么能冒下之大不为断定那个犊子还有点气势,并且把工作重心从酒吧上转移到研究那个犊子上。    等张晓娥拿着笔和纸上来的时候,柳青青已经看完收起来,很细心的折叠规整,然后装到自己装满钞票的包里,她没看到信纸,也不会傻乎乎的追究,把这件事当成一阵风,吹过而已。    “青姐,笔和纸”    她规规矩矩的放到茶几上。    柳青青没应声,拔下还算新鲜物件的签字笔盖子,把笔握在手中,纤长的手指比这支笔的美感要强烈的多,她没有犹豫,十个大字在纸上一气呵成,放下笔,又悉心的把纸折上,仅仅对折了两下,抓住纸边轻轻一抖就会散开。    “你去食杂店把这个给他,就是你给他写的情书”    她的话好似有永远都那么言简意赅。    “我现在去给他”    张晓娥再次点头,把信握在手里,她只有答应的份,没有询问的资格。    事实上,心中已经无比震惊,如果照这么看来那信应该是那犊子写的,并且是写给柳青青的,而现在她又让自己把回信带回去,就明这二人之间有***,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马行空的思想使她不得不猜想,自己的身份就是掩人耳目,为他们***起到个挡箭牌的作用,至于那个膜的问题,可能是她自己没有,想补偿刘飞阳?    再去食杂店的步伐比刚才沉重的多,速度了慢了多。    算不上火眼金睛的张晓娥自然无法从犊子身上看出什么与***人不一样的东西,但这并不妨碍她对刘飞阳另眼相看,这种事好像病人与***、领导与下属、富豪与明星,所要享受到觉不仅仅是床上的***和暧昧带来的爽点。    身份,玩的是身份,骑得是位置!    媳妇是别人的好,老公自然也是别人的香,尤其这个男人还是柳青青的男人。    远远看去,透过玻璃看到坐在柜台里面的刘飞阳,正咧着嘴看着前方傻乎乎的笑着,现在的这种笑在张晓娥眼中已经不是傻,而是玩味,这是蛟龙看蝼蚁的眼神,不知不觉中,她好似有些沉迷,以至于路上的摩托车狂摁车笛,她才反应过来继续向前走。    香,真***香。    曹武庙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香的饭菜,坐在火炕上,饭菜进入口中不怎么咀嚼,狼吞虎咽,嘴角上还有饭粒,他伸出不算长的舌头给舔下去,脸上还反射着油光。    铝制饭盒、大米饭、土豆丝,这正是安然给刘飞阳送的饭菜,旁边还有半瓶啤酒,正是张晓娥留下的。    曹武庙一边吃着,一边在心里骂着刘飞阳“这个犊子,确实有点傻,自己饿了一不吃饭,把饭给我,啤酒也给我,照这么看下去,以后把老婆给我也不定,嘿嘿嘿”    这犊子并不知道曹武庙心里的想法,不过能猜想到他心里肯定对自己有几分轻视。    他不在乎,完全不在乎。    “咯吱…”    房门被最开,***着白腿的张晓娥再次走进来,扑鼻而来的香气差点没让曹武庙这头老牲口把饭喷出来,下意识的往旁边坐了坐,把啤酒给挡住。    “嘿嘿…”刘飞阳看着她,微微一笑。    张晓娥在路上的时候,有几次想把信纸打开,看看里面写什么的冲动,然而她克制住了,如果被柳青青发现,自己没好果子吃,现在的她想从刘飞阳身上窥觑到一丝端倪,那有些营养不良的蜡黄的皮肤下面,究竟蕴含着什么。    刘飞阳被看的有些尴尬,略显含蓄的抬手戳了戳脸蛋,有些害羞到无地自容的意思。    “娥,要买东西啊”    曹武庙适时的开口问一句。    “不是,过来看看我老公”    张晓娥莞尔一笑,并没着急把信纸拿出来,向侧面走两步又坐到火炕上,隔一层玻璃看上去这犊子有蛟龙的气势,等离近了就发现全然没有,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如果不是有点心里作用,她还会像刚才一样,用轻挑的语气调侃这个会脸红的家伙。    坐稳又道“老公,给我拿瓶啤酒”    曹武庙已经把饭盒放到一边,惊愕掉下巴,这是什么速度?    这犊子脸又红起来,迈着比太监还要碎的碎步,从柜台里挪出来,拎出一瓶啤酒递给她。    还和刚才一样,这木讷的犊子没有半点防备就被拉倒火炕上,他紧紧贴着墙面,呼吸还有些急促,看上去随时要把张晓娥摁在炕上。    张晓娥不知不觉中生出一股厌恶,这种没来由的感觉她也无法解释清楚。    不过这并不妨碍她继续试探,她倒要看看能骑在柳青青身上的男人究竟是个什么德行,把酒放在一边,站在刘飞阳面前一手搭在肩膀上,勾魂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随后,学着酒吧里领***郎的样子,开始扭动***,动作也开始变得更加大胆,双手抱住刘飞阳脑袋,身体往前一探,就把那一个圆滚滚的大球,埋在自己的两个球中间。    坐在腿上还能是勾引,可这幅样子就是一只发了情的母猫在午夜里嚎叫。    旁边坐着的剩下一名壮汉,抬手给自己一个嘴巴,他不想确认这是不是真的,而是再骂为什么自己祖坟上没冒青烟?    呼吸很困难,这犊子想抬手挣扎,可每次抬起的时候又都像是不敢触碰似的缩回去,模样有些滑稽。    张晓娥动作越来越距离,也变得更加**裸,她在心里憋着劲,为什么柳青青能看上这样的男人?他是神,绝对不是!    身体柔软的她抬起一只脚放在火炕上,双手抓住刘飞阳还算硬朗的身子借力,把另一只脚也抬上去,属于倒坐在刘飞阳腿上,她的两条长腿已经如水蛇一般盘在刘飞阳腰上,嘴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嘤咛,这才把胸口从后者的脸上挪开。    红艳艳的脸庞。    之前是口红,这次是鼻血。    张晓娥眼里难以掩饰的出现一丝厌恶,不过转瞬即逝,她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微笑着吐着热气。    热浪一阵阵打到这犊子脸上,让他呼吸变得更加不均匀,眼睛也变得半闭半睁。    恶心,这是张晓娥最中肯的评价!    事实上,她的所有判断都来源于落差,家长盼望孩子下次能考一百分,实际没及格,弟盼望大哥能一统江湖,实际出道两被人乱刀砍死。她也希望这犊子和普通人有一丝不一样的特质,然而,除了傻乎乎的样子,没有半点***。    失落、失望,甚至于怨恨。    你为什么和普通人一样?    她的手没有避讳任何人的向下探去,抓在那二十年从未有人触碰过的地方。    果然:男人都是一个损色。    “舒服么?”    张晓娥贴在刘飞阳耳边,轻声问道。    “你…你确定要做我媳妇?”这犊子颤颤巍巍的问道。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她越来越意兴阑珊,只是出于自责所在,勾引这个和柳青青有一腿的男人“男男***之间,还不都是床上那点事,你愿意我愿意,愿意就可以,你是谁我是谁,今夜谁是谁?老公…奴家想你了呢”    刘飞阳干渴的咽了口唾沫道“按照我们农村老家的规矩,结婚应该办酒席,先订婚也行,如果你真的愿意的话,明我请假带你回家,咱俩半个酒席,因为…我现在还不适应在结婚之前住到一起”    听这孱弱的语气,确实有几分真诚。    可这话听在张晓娥耳中,变得更加让她作呕,没什么特点,***一个,可能是柳青青一时糊涂,或者是她想要找个男宠追求***。    一想到男宠,张晓娥变得有些烦躁。    她是权利主义者,却不是女权主义者,相反很崇尚男权,她要找的爷们儿得是那种高高在上,能把她征服,她主动臣服的那种。    找个犊子显然不是。    张嘴咬住刘飞阳的耳朵,柔声道“我们婚前试爱,边做边爱…呵呵”    完,在脸上狠狠的裹了一口,从兜里拿出柳青青的信纸道“这是我给你写的情书,要偷偷的看哦,是咱们两个人的秘密,我先走了,那边还需要工作,老公,我随时等你哦…”    这次是真的从刘飞阳腿上下来,走路还飘出个前卫的飞吻。    对于曹武庙来,听声是享受生活的一种方式,但绝对不能当成进口的蓝片使用,刚才张晓娥的一系列动作竟然唤醒他沉睡多年的部位,着实是有着神奇功效,以至于现在还处于震惊当中。    ***,这犊子究竟哪好?    刘飞阳身上的体温还没消退,他是真的热,并不是装出来的,不可否认张晓娥在行为上比安然狂野的多,差地别,在气质上又比柳青青亲昵的多,也就是可以亵玩。    他尴尬的站起来,抬手抿了抿鼻血,还有些不好意思蹭的张晓娥胸前湿了***。    在怨毒的目光中坐回柜台里面的板凳,把信纸打开,只见上面写道。    你,心有猛虎,我,细嗅蔷薇。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