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39章 目光落到脸上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39章 目光落到脸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个年代还没有后世那么开放,就拿大学来,远远没有达到到学门口都是宾馆的场面,但也不至于达到所谓的山楂树之恋那么纯洁,就好比张晓娥,所以这犊子喜欢人的方式着实有点特殊,有年代感,还有点格格不入。    安然知不知情无从考证,她今比以往起得早,热了早饭,然后进行梳洗打扮,桌子上没有繁琐的化妆品,只有一瓶被称为“雪花膏”的东西对着镜子涂抹。    单单从她这个张脸上来,如果像柳青青和张晓娥那样浓妆艳抹,反而落了下乘。    有道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男人叫书生意气,女人是静水流深。安然文静,没有林黛玉的弱不禁风,也没有李清照的幽怨深渊,比做成历史名人的话,可能与卓文君有几分相似。    她的思想有些古典,什么叫师?传道、受业、解惑也。    现代的教育当中已经不太知道什么叫传道了,安然也没有那么大的志向要改变现代教育,她只是尽心尽意的想要教好每一个学生。命运不公、生活坎坷的她知道人生有多么重要,所以时不时在这些还上课吃苹果的孩子中讲讲人格塑造、意志磨炼等问题。    即使对这些孩子来太过晦涩难懂,她也不厌其烦的寓教于乐。    今是她年后上班的第一,有些激动,过年时给二孩夹菜,那个犊子就很不恰当的把安然比作狗,母爱可嘉,她自然也是爱心爆棚,很喜欢朋友。    她都打扮完,把饭菜端到餐桌上,西屋的两头牲口才起来。    刘飞阳从未看过打扮之后的安然,今是第一次,穿黑色高领毛衣,有种别样的美感,他并不知道有些人是需要衣服衬托,有些生来的使命是需要人衬托的,愣了两秒,才缓过神,尴尬的挠挠头,走到厨房里打水洗脸。    “阳哥阳哥,你然姐和龙女水漂亮?”二孩凑到旁边,神神秘秘的问道。    “滚犊子!”    刘飞阳像是被踩住尾巴一样,暴躁的叫一声吓的二孩一哆嗦,要这犊子纯洁也不尽然,他毕竟是个男人,是在心里没幻想过不和谐的画面那是不可能的,当听龙女这三个字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想到尹志平!    “咋地了,不想么,我觉得像,眼睛比李若彤大,皮肤鼻子哪哪都挺像的”二孩莫名其妙的站在一旁。    “滚不滚?”    “走就走,我找我妈去…”他拍拍***,也不洗脸准备吃饭。    当二孩走后,这犊子自己也忍不住对比,要漂亮,一定是安然更为漂亮,眼睛大还清澈,至少自己每看一眼就感觉到了春,他洗了把脸,拿起毛巾擦干把水倒掉,走进屋里时安然正拿着勺子帮二孩盛饭,又情不自禁的想到,如果安然也穿上龙女那身白纱衣服,将会是怎样的画面?    “二孩,你今自己在家没事吧?”    安然有点不放心。    “没事,不就两个炕么,中午做点饭给阳哥送过去,我都记住了”    二孩着,开始往嘴里扒饭,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他也不知道这个家里已经快难以为继了,还像以前一样,每顿饭至少三碗。    “中午不用给我送,供饭,送多了也吃不了浪费”    刘飞阳轻轻一句,把安然给他盛的满满一碗拨回去一半,然后抓起旁边的水壶,倒上一半热水变成稀饭来吃,米不能吃饱,至少能混个水饱。    这一切都被安然看在眼里,这么长时间下来,她已经摸透了这犊子是什么脾气,不话不吭声,却往往都用实际行动表达一切,北方不同南方,几乎每顿早饭也是白米饭而不是稀粥。    所以她知道刘飞阳不会转性,一定是为了节省,不劝也不开口,把自己的饭也拨回去一半,抬手到“阳,把水壶递我,吃白饭太噎了,我也泡点水吃”    “你得讲一,是体力活,早上吃稀饭体力扛不住,噎到我给你倒水,还是吃白米饭”刘飞阳犹豫了下,没把水壶递过去。    倔强的安然从凳子上站起来,要自己伸手过来拿水壶。    “曹哥昨就是试用期,看我表现的还行,今准备正式聘用我,也好了,他提前给我预支二百块钱工资”    他在安然还没拿到水壶的前一秒,伸手给拿起来,往自己碗里倒水。    安然不急不躁的站在旁边等待,她倒要看看,这犊子究竟能倒到什么时候,言语中还有些针锋相对的道“我们幼儿园也有开门红,按照惯例,今第一上班应该给发红包,三十、五十、今年应该也有一百块!”    “照这么,能吃肉了?”    低头吃饭的二孩好像发现新***,瞬间抬起头问道。    “嘭…”    刘飞阳毫不留情的一筷子奔着脑袋上敲过去,他从不反对二孩吃任何东西,但是反对胡乱花钱,他刚才话就是随口一,按照曹武庙的德行,别提前支取二百,就是二十也得从缝在裤衩上的兜掏出来。    “闭嘴,吃饭什么话”    “那你不也了”二孩眨眼回击道。    “还犟!”    “好了好了,孩子还,在给打坏了,吃饭吃饭”安然识大体的没在纠结水壶的问题,但却没把刚刚盛出去的饭再盛回来,就这半碗。    “妈,还是你好,我爹他就知道揍我…”二孩告状似的喊道,受委屈的眼神着实让人有几分心疼。    “别废话,吃饭!”    出乎意料的是,安然居然拿出来在课堂上告诉朋友,不能偷别人橡皮的语气,略显严肃,在那严肃过后,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淡红。    这牲口有点生气了,古代有个傻子农夫拔苗助长导致颗粒无收,他这个现代的农民自然知道不能强加感情,听到安然的语气,心情低落的同时,抬起桌子下的脚狠狠的踩到二孩的脚面上。    “妈,我爹踩我!”    二孩仍旧用他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不知进退的喊出来。    “***大爷的,给我出来…”    刘飞阳也不吃饭了,把筷子放下,胳膊夹住二孩的脑袋硬生生的从饭桌上给拽下来,拽回西屋,随后就听见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    安然对那求救声不知所措,知道她这辈子出没出现过这样的慌乱,已经断了暖气,不算很暖和的房子里竟让她鼻尖上出现细密的汗珠,抬头看到挂在墙上的外套,急匆匆的拿起来,穿上衣服离开。    母亲在的时候,她为了回家多陪陪母亲,或者多陪在母亲身边,经常在雪地上骑自行车节省时间,现在人不在了,也没有顾虑,为了安全起见她选择走着去幼儿园。出来的着急,围脖围的不算严实。    她脸上不知是被动的,还是刚才在屋里那股热气没下去,脸蛋上一直都是红扑扑的。    “嗖…”    一脸桑塔纳轿车在她眼前走过,不到两秒钟,缓缓听到路旁。    随后就听车那边传来个稚嫩的童声“安老师新年好…”    安然循声看去,见一女孩正探出头看着自己,她认识,是幼儿园的朋友,叫张婷婷,脸上顿时也挂上童真的笑容,向前走了几步才道“婷婷新年好啊,过年有没有忘记老师给你留的作业…”    “给爸爸妈妈洗脚”孩回道,随即打开车门“老师老师,你坐我爸爸的车,我们一起去幼儿园,车里暖和”    这辆桑塔纳轿车,着实让安然有些震惊,因为这个张婷婷同学在学校里,从未表现出家庭多优越,倒不是优越感,而是她的穿着打扮,文具用品都不是上等的,至少在她这个全县最好的幼儿园里,不是最好的。    只是安然不在乎这些浮夸的东西,震惊的同时也没有多羡慕。    微笑道“谢谢婷婷,你们先走吧,老师刚刚吃完饭,正好走一走”    安然话音刚落,坐在驾驶位的车门就被人打开,走下车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汉子,带有几分彪悍气息,主动伸出手道“你好安老师,我叫张腾,是张婷婷的父亲,经常能听到她提起你,没想到现在才到面,非常感谢你对她的照顾…”    “这是应该的”安然把手套摘下来,与张腾握了握手。    “上车吧,正好我也送她去幼儿园,算是我聊表心意”张腾话滴水不漏,担心安然拒绝,所以加了一句。    安然迟疑不到一秒“那就谢谢了”    “应该的!”张腾回应一声,随后眼睛眯起来,很绅士的帮安然把车门关上,然后做到驾驶位上。    “如果,早知道婷婷的老师这么漂亮…呵呵”张腾心里一笑。    在这个年代,无论是地上世界还是所谓的地下世界,都正处于转型阶段,也就是,从以前的兄弟义气拔刀,逐渐转化为利益砍杀,就好比一个王朝向另一个王朝过度一样,有***和无***,显然是两种状态,这种过度阶段的最直接表现就是战争!    而现在,所谓的地下世界也是最没有规矩的时期。    张腾,绰号***,九七年因为寻衅滋事被抓进去,正处于严打阶段,所有人都以为他会被***毙,最后奇迹般的出来了,这是一位拔过刀、见过血、曾经辉煌过、现在很迷茫的流氓。    他抬头看了眼后视镜,目光落在安然脸上。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