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40章 有人来有人去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40章 有人来有人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古汉语中“萱”代表母亲“华”代表父亲,又做阴阳之意,萱阴华阳,二字连在一起为阴阳调和之解释,二字之后再添上一个“园”字,使得萱华园连成整体,意境在父母、阴阳之间,又多了些陌上花开、染指流年的味道。    当然,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有人在提起萱华园的时候会避恐不及,有人在提起萱华园的时候会竖起大拇指,更有人挠挠头问那是什么?    有人市里有个酒店名字叫萱华园,有人在省城的亲戚就住在萱华园区,还有人去帝都看升国旗,见过一人穿着工作,后背上印有萱华园三个大字。    大家的法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都无法否认一点,这三个字在某个阶层确实存在不可某灭的影响。    刘飞阳今早早来到食杂店,还没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看龙腾酒吧门口***一群人,个个西装革履,皮鞋擦得铮亮,门口还停着一排足以买下半个街道的车,对于车他不太了解,自然也无法看透价值,但对几辆四四方方的越野车中间,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挺感兴趣,车漆黑的发亮,造型也比桑塔纳好得多。    唯一让他忍俊不禁的是,那类似于倒着的三角裤头的车标,把整辆车的***拉低了不少,还不如旁边一堆拼音的越野车标好看。    曹武庙还没有来,好在他手里有钥匙,打开门之后重复着每的必备工作,把炉子升起来,看到炉子里的火已经灭不掉,走回柜台里面,坐到他的工作椅上,扭头看向窗外的马路对面。    这群人男人多女人少,长相凶悍的、儒雅的、冷漠的、漂亮的形形***各不相同。不过年不过节,能让这些人***在门口,里面一定是来了哪位神仙,这些人也定是过来拜佛的。    至于里面的人是谁,干什么的,这犊子漠不关心,就目前而言,曹武庙给了他一口饭,柳青青给了他一个潜在的机会,也只需要把这两人弄明白,才能让生活水平更上一层楼,***人帮不上自己,也太好高骛远,步子迈太大非但走的不快还容易扯到蛋。    以冷眼旁观的态度审视着对面的表演。    看有人急的在来回踱步,他会笑,看有人在寒冬里燥的擦汗,他也会笑。    龙腾酒吧内确实来了人,一位从面上无法准确判断年纪的男人,他三十岁,言谈举止明显太过老成,他四十岁,举手投足又多了一份上位者的沉淀,他五十岁,眉眼相貌又没有那么沧桑。    没人问过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也无关紧要。    他的穿着打扮没有楼下那群人那么正规刻板,也没有登不上大雅之堂的随意,上身穿着一件浅灰色鹅绒的羽绒衣,下身穿着一条少见的军绿色登山裤,脚踩一双黑色纯皮防滑鞋,他坐在包厢的沙发上,脸上挂着平易近人的笑,却没有人靠近他坐着。    但这并不妨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这包厢里人不多,除了地主吴中之外,还有三人,儒雅男士带着金丝边眼睛,脸上有刘飞阳那营养不良的脸上这辈子还没散发出来的油光,从他的坐姿和谈吐能看出来,也是在商海沉沉浮浮多年的老手,穿着和那人相似。    柳青青也在,难得的是她今卸了浓妆,简简单单的画着淡妆,穿起她夏才穿的黑***,一身今凌晨四点钟从市里买回来的***,她脸上挂着由内而外散发出的笑容,担当端茶倒水的角色。    另一人是张晓娥,她能出现在这种场合着实是吴中有意安排的,男人和男人之间的闲聊太过枯燥无趣,多了两个女人才会变得有滋有味活色生香,恰好张晓娥还能拿的出手,临时抓过来充场面。    吴中的想法是:如果这两人能被其中某一人临幸,自己是不是也鸡犬升了?    不过***阅历本就不深的她到现在脑子都嗡嗡作响,我在哪,我要干什么?被人称为丁老板的人是干什么的?在这种状态下,即使别人给她系统的讲解一遍,她也无法记住只言片语,就好比给她扔到春晚的舞台上,别是唱歌,张嘴都费劲,更别提按照吴总的想法和谁套亲近了。    在包厢的门外还站着一名年轻男子,个子很高,如鹰眼一般的眼睛扫视着寂寥无人的走廊每一个角落,宛若青松矗立,从不迎风招展。    走廊尽头的楼梯处渐渐响起脚步声,上来的是一名年纪在三十岁以上的男子,长相比正常人多了一份知识分子的书生气,怀里抱着一个黑色帆布袋,很大,从他吃力的程度来看,里面的东西分量不轻,他本想和站在门口那人点头问好,可那人像没看见一样,眼睛透过他身体直达后方。    他没所谓走到门前,抬手敲了敲门,见柳青青把门打开,这才走进去。    吴中见状赶紧站起来,迎了两步接过帆布袋,弯腰轻放到茶几上。    “丁老板,钱总,这县里的武装部太穷,翻来找去只有从老山前线退下来的八一杠,这两把还是***托上没上绣的,没敢拿太多,怕***的炸膛,这两杆在靶场放了两***,弹道和准星还行,三十米内一***能把狍子***,批了一百二发***”    回来的这人听他话就知道是秘书角色。    “你的等,等的就是这个?”    那个叫丁老板的见吴中把帆布包打开,看了眼里面长度约在一米左右的八一扛,又道“这东西太沉,拿着也不方便,而且打猎靠这种东西就没什么乐趣”    钱总并不反驳,而是侧面解释道。    “强哥啊,我们这里的山比不上大兴安岭,不高也不大,但也有人见过老虎的爪印,拿上这东西安全,况且我也几年没进过山了,迷了路,山里又没信号,***声传的远,放两***让人听见也能保命用,如果你要在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受点伤,明那山就不叫长山,而叫五丈原了…”    “哈哈,拿着就拿着,总觉得现在打猎,没有时候爬树掏鸟蛋来的有兴致”    他爽朗的大笑一声,伸手从帆布袋里拿出一把八一杠握在手中,饶有兴致的看着,还有种亲近感,貌似上次摸这种口径的步***,还是二十年前当兵的时候。    钱总对旁边的吴中使了个眼色。    后者会意,赶紧招呼柳青青和张晓娥出去。    走出门,在中水县算得上名人的吴中才敢长出一口气,旁边有棵青松在站着,并没敢有太多言语,快步带着二人向旁边的包厢走去。    柳青青最后进来,把门关的严严实实。    “***,有钱腰杆就是硬实”前方的吴中快速***服,嘴里带着几分兴奋道“抓紧换吧,进山又得一,等会你最好跟在丁老板后面,晓娥跟在钱总后面,都长点眼色,会来点事,如果能跟他们搭上关系,龙腾酒吧就不是县里这么简单,市里省里都有可能”    “那个姓钱的就是咱们市里首富?看上去没有传中的那么盛气凌人,倒是那个丁老板,看着还有几分气势”    柳青青也开始把这一身***装脱掉,换上早已准备好的冬装。    她能开口问话,张晓娥只有在旁边默默听着的份,动作也只能表现在换衣服上。    “大妹子啊,那有可比性么?钱总是咱们市里的首富,丁永强…”    他着突然意识到自己激动到有些失态,赶紧改口道“丁老板是萱华园的老总,不来咱们县城,出现在咱们市里都算是个奇迹,钱总不知道喝了多少次胃出血,托了几年的关系,才费尽心机的叫出一声强哥,你别看他叫的亲切,这背后付出多少辛酸有谁知道?”    “也对”柳青青点点头,换上新买的绒裤,再把头发扎成马尾辫,看起来没有以往那么高傲,多了几分人间烟火气息。    刚刚穿上衣服,她眼睛突然一道精光闪过,随后试探问道“吴总,我刚才听他们话的意思好像是就咱们几个人去吧?要不然,我找个认识路的人,带咱们进山,这样也能保险的多!”    吴总已经换好衣服,正往腰上别开刃的军用/刺刀,听见这话微微一愣,他并没想柳青青有没有私心,如果这事他能做主根本不会犹豫,关键是,上面有两个大人物压着,轮不到他拍板决定。    想了想,开口道“这样,你找个认识路的在楼下等着,下楼的时候我跟钱总提一嘴,如果需要,就让他上车,如果不需要,咱们就直接走”    “好…”柳青青没来由的一笑,转过头道“你去把他带过来,在楼下等着”    “啊…哦哦”    张晓娥赶紧答应,穿上一身登山装扮的她着实恢复了几分大学生应有的气质,推门走出去。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大鱼吃鱼,鱼吃虾米的***。    钱总叫着丁老板强哥,可二人之间身份地位存在巨大断层。吴总卑躬屈膝的想巴结上钱总,而他对柳青青话,用着还算正常的口吻,柳青青和张晓娥之间,是命令也是吩咐,在这一层一层的传到过程中。张晓娥并不认为自己是最末端的一层,她下面还有个傻乎乎的犊子。    一直处于眩晕状态的她,走出门口并没被迎面而来的冷空气吹醒,反而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更有几分迷糊,几乎不敢抬头的从这群大人物中穿过,过了马路,隔着玻璃看到那犊子脸上挂着类似***的笑容,顿时变得耳清目明,优越感油然而生。    只是这种优越得压制在心里并不能表现出来,她时刻记得自己身上有使命,就是让这犊子喜欢上自己,哪怕是柳青青的男宠。    曹武庙监工的角色非常到位,已经坐到被烧热的火炕上,旅店手续还需要几,这段时间他只能坐在这里,看到画着不算很浓妆的张晓娥进来,并没认出来,还在心里暗暗的揣测,为什么这牲口到来之后,***接二连三的光顾。    听明朝有个叫沈万三的有聚宝盆,那里面能生钱,难倒这犊子专门生***?    直到那一声老公叫出来,他这才认出眼前这人是张晓娥,噘嘴称奇,像是发现新***一样在心里盘算,原来女人还能这样,如果自己也狠心花钱买些化妆品,是不是能让家里的臭婆娘看起来也像变了另外一个人?    自己也不至于每都让她骂成:软蛋玩意儿?    “嘿嘿…”    刘飞阳看起来带有几分女人娇羞的傻笑。    “***”张晓娥在心里骂一句,随后转过头笑道“老曹,把我老公借我用一会儿啊,我知道他给你打工,不用,这是五十块钱,如果我用得上他,这钱你就拿着,如果我用不上,你再退给我…”    “这怎么好意思呢”    曹武庙一手摸着下巴,奸诈的眼神驱使不老实的手臂,早已把钱接过去。    张晓娥懒得跟他废话,冲进货架里,伸手环抱住刘飞阳胳膊,往出拽。    “干什么去,我还得上班,耽误工会扣工资”    这犊子单纯的嘀咕一句。    “跟我走有你的好处,别墨迹了昂”张晓娥内心的鄙夷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随后带着几分高姿态,带着几分装出来的女人,推门走出去,一边走一边讲解道“酒吧里面来了客人,一人是咱们市的首富,姓钱,还有一人姓丁,是萱华园的老板,等会儿…”    她语速极快,这一刻突然变得非常睿智,刚才在酒吧里收到的零星信息,显摆一般的对刘飞阳出来。    这犊子确实被拖着走,步伐有些不情愿,可那张晓娥根本不屑于看的眼睛,已经锁定到正前方。    刚才他时不时的看向窗外,看到一人抱着黑色帆布袋走进去,门口***的这些人像是看到苍蝇看到腐肉一般,蜂拥而上,此时这人又站到门口,虽然不知的什么,但能看到这些人都垂头丧气的转过身,回到自己车里,然后开车远去。    短短十几秒时间,他应该不是解释,这些人动作整齐划一,如此迅速,更能确定他刚才用的口气一定是命令!    被张晓娥挽住胳膊的犊子站在路边,看着一辆辆车从眼前离开,对面的龙腾酒吧门口,只剩下一辆黑色、像倒着三角裤头标志的***,和一脸一堆汉语拼音的越野车。    貌似就是眨眼的时间,变的门可罗雀。    “原来,那个世界有人来有人去”    刚刚踏在马路上一脚的犊子,嘴里轻声嘀咕。    “你啥”    “嘿嘿”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