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二八九节 追寻之痛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八九节 追寻之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血之瘟疫,生命之敌?”

    闻着空气中令人颤栗的腥味,远处的维塔拉却兴奋起来,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一丝恐怖的微笑。“这种东西,真是无上的美味啊……”

    只针对生者,却对死者毫无威胁。帕兹斯,这就是你无法面对我的理由吗?

    至于眼前这位恶魔,又如何能阻止我?

    维塔拉默默的想着,将目光投向眼前的‘男人’。或者说,这确实是个男人的话。

    只见他身材消瘦,只胯间围着块白布,身上却涂满了古怪的油彩。这些油彩并未构成完整的图案,却好像一副抽象画,让他整个人显得神秘而诡异。而他更特别的是明明站在自己身前,却仿佛在另一个世界一样,神色充满了迷茫与出尘。

    “狄俄尼索斯,我听说过你,希腊的酒神。”维塔拉低下头,看了一眼身上腐烂的肌肤,有些遗憾。“只可惜我是印度的传说,与你完全不在一个世界。”

    “身为恶魔,在力量达到一定层次后可以感知主物质界的依凭,这是理所当然的。”狄俄尼索斯仰着头,目光迷茫。“这就是我为什么每次都觉得自己那么的渺小,那么的不真实。不,不是我,是这个世界,都那么的不真实。”

    “所谓的希腊,所谓的印度,据说是主物质界的国度,是那里人类的思想创造了我们,诞生了我们,也增强着我们。这是不是说,我们是虚假的?如果他们的思想中失去了我们,我们也就不会存在?”

    “我们本来就不应该存在。”维塔拉狞笑着打断狄俄尼索斯的话。“难道你认为我们这些超自然的生物就应该理所当然的生存在这个界域中吗?我们拥有常人难以拥有的力量,寿命,也可以轻易的奴役他们。却总是追求那些低贱的灵魂,这本身就是一种罪恶。思想是一种力量,那么为什么这种力量却不属于我们?”

    “我们是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世界的异类,我们必须纠正这一切。”

    “哦?”狄俄尼索斯来了兴趣,若有所悟的看了维塔拉一眼。“这就是你做这些事的理由?你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是让吾主重回这个世界。”维塔拉毫不犹豫的回答。“只有吾主,才能带我们重回那个万物的源头,让一切都重归自然。”

    “如果,我们是思想的衍生物,那么就要将思想的根源掌握在手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你们……”狄俄尼索斯的眼睛瞪大了,仿佛被维塔拉话中的含义所震惊。就连手中的酒杯掉落都不知道。如此过了一会才摇摇头,仿佛咏叹调一样说道。

    “真是,伟大的,梦想。”

    “是主人的梦想。”维塔拉纠正道。“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

    “主人?”狄俄尼索斯有些憧憬的重复。“是啊,有这样伟大梦想的存在,确实可以成为你的主人,不,应该成为,所有生命的主人。真是……遗憾啊……我的生命所剩无几,否则我也愿意投入到他的座下,为他的梦想而献身。”

    “就从现在开始吧。”维塔拉点点头。“为什么不呢?我们的生命是无限的,就算死亡,也能从思想的源头再生。来吧,到我们这边来,为我们的主人效力。他会带你迎来真实,掌握真实。”

    说这番话的时候,维塔拉的眼中再没有狰狞与***,混乱与狂躁。有的只是平静。很奇怪,一个无比***的恶魔也能露出那样纯净的目光。诡异的仿佛另一个恶魔一样。不过狄俄尼索斯却能理解这种目光,甚至,能理解维塔拉的心灵。

    恶魔是***的,这是什么定义?

    这个世界没什么***与正义,弱小与强大。有的只是对真理的追求。如果自身都是思想的造物,那么思想是什么?如果人类是弱小的,为什么主物质界的人类,却可以诞生思想的活动?

    没有恶魔可以解释这些道理,但所有恶魔却在盲目的追求。眼下有一个追寻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可自己却无法选择。

    “遗憾啊……”狄俄尼索斯叹息着,痛苦着。“真是遗憾……如果能早一点知道这些,如果能早一点做出选择……”

    “也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还来得及,为什么你明知道自己的错误,仍要继续呢?”维塔拉有些恼怒了,他知道狄俄尼索斯已经被自己说动,却不明白他为什么仍要坚持。

    “承诺。”狄俄尼索斯很清楚的给了他回答。“我已经做下了承诺。”

    “如果,这个承诺需要我用生命来完成,如果,这个承诺需要我用永恒的遗憾去满足。那么,我也无话可说。所以……”

    “遗憾啊……”

    狄俄尼索斯又叹息一声,这也是他留下的最后一个声音,最后一声遗憾。然后他的身体就在维塔拉的眼前溶化,化为了一团模糊的油彩。这油彩融入了大地,融入了天空,也融入了每一分空气。于是维塔拉眼前的世界改变了,没有了灵能熔炉,没有了他要杀死的人类与恶魔,更没有了乌迪亚斯和帕兹斯等人的交战。

    他成了一滴油彩,和所有溶化的油彩一样,在这荒谬的世界中流动,勾勒。最终,凝结成了一副不成图案的画。

    一副名叫遗憾的抽象画。

    抽象画中,有一个苦闷的白发男人坐在树桩上仰望天空,仿佛在询问着什么,也有一个狰狞的恶鬼站在他的身后,仿佛在解释着什么。但两人都没有***。因为他们都失去了再进一步的机会。

    永恒追寻……

    狄俄尼索斯,最后的幻境。

    没有人,可以从幻境中走出来,就如同狄俄尼索斯蹉跎一生,也没有找到自己的梦。

    这个希腊神话的酒神,第一次与印度神话中的恶魔相遇,却用这种方式结束了两人的接触。他渴望真实,追寻真实,却在通往真实的道路前倒下。也许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折磨,但谁又说得清是不是解脱呢?

    因为追寻的本身,就是痛苦啊……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