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41章 众生相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41章 众生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张晓娥没听清,即使她听清也无法充分理解这犊子的是什么含义,或者,她从来不认为穿军大衣的傻子能出有意境的话,就目前而言,她的心早已飘到酒吧里面,那两位在传中的神仙身上。    她之前没反应过来,但也犹如一条大坝溃烂出一道口子,先是涓涓细流,最后决堤演变成洪水猛兽,她现在才明白,人外有人外有,那中水县的青姐在二人面前也只能是端茶倒水的角色,不知不觉中,身体有些微微颤抖,脸上密布潮红,好似自己和那两人发生什么一样。    “老公,你在这等一会儿哈,别着急”    张晓娥压制着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降低语调的出一句。    “好”    他点点头,随后脸上还是那般笑容的站在原地,张晓娥步伐略显凌乱的走上楼梯,向二楼走去,硕大的酒吧一楼大厅里,只剩下他自己,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走进酒吧,处处透露着新奇,毫不掩饰自己打量的目光,仔细的观察周围一切。    这里开着比家里钨丝灯泡还亮的白灯,不像往常开着五颜六色的灯来回闪烁,少了几分躁动,多了几分稳重。有人,当一人独自处于空旷陌生的环境中,会自然而然的感觉到不安、萧索、凄凉。    这犊子没有,这里再大也没有家里的几亩玉米地大,再陌生,也没有这中水县城陌生,他的目光在不知不觉中锁定到一楼半的平台上,就是柳青青坐在沙发喝葡萄酒的平台,这犊子不懂什么富贵不还乡等于锦衣夜行的道理,他只明白,如果玉米已经长出来,不让自己坐在田间地头欣赏,那是对他最大的折磨。    他在想,那矮并且看上去不算很结实的栏杆,能否阻止的了人掉下来?    就像刚才那些西装革履的上等人,落寞离开。    旁边的楼梯渐渐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在刘飞阳的二十年的生命中,他最为确定的一点是,种下玉米籽想要的是得到玉米棒,最不确定的一点是,怎么样才能算是活出个人样?活到什么样才能算活出个人样?    如果是富翁,百万上面有千万,千万上面有亿万。    如果是做官,科级上面有处级,处级上面有厅级。    人究竟走到哪一步才敢,我这辈子没白活?我对得起自己?    一直以来都勤勤恳恳务实,走好脚下每一步,从不好高骛远定目标的犊子,内心中终于燃起一丝**,呐喊着那个人就是我要成为的。没有***大爷老爷的狂傲愤怒,更没有他装傻子看***傻子的卑微弱,相反,非常平静的让他兽血沸腾起来。    吴中走在这只队伍最前方带路,其次是那个叫丁永强的老板,落后一级台阶的是他贴身保镖,就是刚才站在门口的标***男子叫齐青钢,齐青钢身边是面带微笑的柳青青,再后一级是号称市里首富的钱总钱书德,旁边跟着忐忑脸红的张晓娥,最后是钱总的秘书孙红文,那黑色的帆布兜仍旧在他手里拎着。    队伍等级分明,井然有序。    刘飞阳没注意别人,他露出与平时不相符的眼神,扫了眼丁永强,不知为何,这个人面相不凶、不善、不恶,也没有所谓的那种不怒自威,甚至把他比做成某个机关单位里权利不大,位置不重的领导都非常恰当。    然而,犊子绞尽脑汁的在心里憋出一个词: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吴中知道柳青青找人带路,但却没想到找了这么个货色出来,队伍服装不整齐划一,也称得上大致雷同,如果把这穿军大衣的家伙加进来,显得太过突兀和不协调,心里忍不住诽腹:得大体的柳青青怎么能办出这么没脑子的事?    可柳青青不以为然,她看到那犊子站在大厅,挂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穿着朴实无华的装扮,不高傲也不低气,脸上不知不觉勾勒出一抹会心的笑容,她想要的就是刘飞阳这样,即使兜里一分钱没有,也能穿着军大衣挺直腰杆的喊:给我来一瓶在最后,路过的时候停住脚步,很友好的点点头。    有道是宰相门前三品官,他的身份地位超然到已经达到,不至于鄙视这个穿军大衣的斗升民,开口道“跟着我吧,一会儿跟我坐一辆车”    “好,我帮你拿?”    他和正常人一样,没有那么傻,也没表现的过于奉承。    “不用了”孙红文微微迟疑过后,摇头道。    刘飞阳坐的是这辆汉语拼音的车,张晓娥和钱书德坐在后面,孙红文开车,过后他才知道这辆车叫悍马,从某种渠道走进来的,这一辆车的价格能买下县里的一片门市楼,钱书德把它视为珍宝,收藏之用,算上今才开出来第二次,也就是,除了购买开到车库里,几年以来是第一次开出来。    这其中的内幕刘飞阳不懂,也不理会,好在他去山上砍过一次柴,路还都能记住,超强的记忆力让他知道,哪里有坑开车需要慢点,给人的感觉还是非常专业,这个犊子突然发现,后面的张晓娥已经伸手挽住钱书德。    觉得很好笑,这个张嘴闭嘴叫自己老公的娘们儿,俨然是找到另一个金主。    他不在乎,对她也没有任何感情,但这并不耽误他攥着拳头做出咬牙切齿的愤怒之相,时不时对着倒车镜做给张晓娥看。    她心里担心,也忐忑,害怕这牲口不知好歹的张嘴管自己叫老婆,那么精心伪造出来的娇玲珑的姿态就全都泡汤了,心里把刘飞阳的八辈祖宗骂一遍,更怨毒的诅咒一会上山遇到老虎,把这犊子叼走吃的骨头渣不剩。    每每看到那哀怨的眼神,吓得胆战心惊。    相比较而言,跟在后方的车里和谐的多,保镖齐青钢开车,吴中坐在副驾驶上,柳青青挽住丁老板胳膊的坐在后座,一路上笑笑,丁老板平易近人的问这里的风土人情,吴中脸上咧成菊花开口解释,柳青青试探的开两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短短五分钟的路程,演绎着众生相。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