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45章 七个人的队伍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45章 七个人的队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佛:有因有果,如果这犊子不一边走着一边想着看张寡妇撒尿的旖旎画面,可能早就发现前方有些不对劲,同样的道理,如果没有张寡妇,他也不能距离还有一个时幼儿园才下班,就从家出来。    报警,这两个字在二孩脑中没有概念,或者他也不敢报警,三虎子的事还没被捅出来,他看到***就哆嗦,听到然姐喊救命的声音到车开走,不足一分钟,他还看着远处空荡荡的街道,定了定神,身上像触电一般掉头向食杂店跑去。    在刘飞阳把大宝涂在脸上的时候,这精明的犊子就知道,二十岁还没有媳妇的大犊子看上这姑娘,他没有鄙夷也没有嘲笑,还隐隐有些激动,如果自己有个貌似龙女的嫂子,出去也有面子,他做梦都没想到,村子里的偷鸡摸狗在城里演变成偷人,并且是明目张胆的把人掳走。    此时此刻,这几萦绕在他心头的旖念终于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心乱如麻,满脑子都在想找到那大犊子,他一定有办法把安然救出来。    曹武庙坐在火炕上,心情很好的和为数不多的两位客人侃大山,他内心深处还是很看好刘飞阳的,他的到来不仅让旁边食杂店的臭娘们儿叫苦不迭,还能给自己带来意外之财,心想着如果那不吃好劲道方便面和喝那一瓶雪啤,兜里又能多点钱,整笑口常开的曹武庙见到二孩火急火燎的冲进来。    听又是找刘飞阳的,本想着找他得预约明,还得把工钱给结了,可在一看二孩这幅模样也不像能掏出五十块钱的主,也就懒得搭理,等二孩再两句话,他才认出来这是昨送饭的孩,以为又来给送饭,上下看去也没发现饭盒,敷衍的道一句出去了,也就不再过多言语。    二孩见跟曹武庙无法清楚,留下一句让他回来赶紧回家,又急急忙忙跑出去。    这兄弟俩认识的人着实不多,刘飞阳和周围的邻居还见过,二孩整在家里跟个大姑娘似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认识的人也只有张寡妇自己,事出紧急,顾不得见面尴尬与否,路上摔了几个跟头才走到胡同里,张寡妇睡得不早,却经常把大门关上,二孩没有喊,顺着墙头跳进去,走到院里伸手把门拽开。    这是他第一次进张寡妇家,格局与安然家几乎一模一样,准确无误的走到东屋。    “婶,然…”    二孩刚刚道出两个字,被雷劈了一般的愣在原地。    炕上的张寡妇已经坐起来,跟二孩一样愣住,已经忘记把**的身体用被子给遮挡住,胸前白花花一片,两个肉球耷拉着,算不上蓬头垢面,头发却也是刚刚被蹂躏之后的形状,散乱,乱的想让人把她搂在怀里,好好心疼一番。    电视机下面的vcd碟机在亮着,电视画面中有一名金发碧眼的女郎,和一名护胸毛连成一片的白种男人。    “good”电视里发出一声让人听不懂鸟语。    随后就是那狂野粗狂的***声,还有更为复杂让人无法听懂的鸟语。    张寡妇万万没想到能有人不动声响的冲进来,二孩也万万没想到,平时还算端庄的张婶居然能在家是这幅打扮,尴尬不到三秒钟,张寡妇赶紧拉起被子挡住身体,没有半点言语的背过身子,开始往身上穿衣服。    二孩不知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学着张寡妇的动作,也背过身子,身体要喷发一般颤颤巍巍的道“张婶,然姐让人抓走了,上了个***,往东头走了”    “什么?”    张寡妇在听到这话之后,原本燥热脸红一扫而空,猛然回过头看向那犊子的背影,又开口道“被谁抓走了?”    “不认识,就是个***在幼儿园门口抓走的,我听见然姐喊救命了,***食杂店找阳哥,他还没在,我是没办法只能过来找你”    张寡妇没了丈夫,也算是经历过大起大落,遇事还有一定的判断能力,至少不会像二孩一样揣摩她是什么想法,什么是重点她非常清楚,穿好衣服赶紧下地穿鞋,拿起外套道“多长时间了?”    “半个时”二孩仍旧没敢转头的答道。    张寡妇听见这话脑袋嗡的一声,半个时能干什么?虽她经常看电影里那些***,可放在现实生活中,有半个时什么都足够,脸上出现一丝痛苦,红着眼角道“赶紧去卖店,看钱亮他们几个在不在”    她话的同时,第一个走出去。    二孩抬头看着她背影,不甘心的回头看了看那张还有温度的、被掀开的被子,被子里好像有点什么东西,硬着头皮走出门。    “good”    没来得及关掉的电视里,那金发女郎好似看着屏幕之外,轻轻的***一声。    张寡妇一路跑,她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这年头有车的人非富即贵,或者即使钱亮能把人救出来,安然是否完整也都没有太大希望,最重要的一点是没有办法报警,传出去对安然的影响太大。    走了几分钟,看到矿厂区卖店门口停着几辆自行车,心里稍稍踏实一点,不出意外的话钱亮和几个发正在里面打麻将。    张寡妇推开门,一眼锁定钱亮,开口喊道“还他妈玩,然都让人抓走了,赶紧抄家伙跟***救人,快点的”    然这两个字就是钱亮的命/根子,听见之后条件反射的站起来,瞪眼问道“谁抓走的!”    “不知道,一辆黑色的轿车,往东头走了,还问个屁啊,赶紧追!”    张寡妇一个人生活,还得对付那些半夜想爬进屋里的汉子,性格自然而然有些彪悍。    “车牌呢?”    钱亮的死党武上前一步问道。    “后面有两个五,前面没看清”    二孩脱口而出,刚才张寡妇没问,他也忘记。    “妈的,那是***的车,他抓嫂子干啥啊?”    后面顿时传出惊呼的声音。    ***这两个字在中水已经响彻半边,只要稍稍有点常识的都知道,那是县里最大的流氓头子,听手上命案无数,杀人不眨眼,他的车牌自然而然也都认识。    钱亮听见这两个字浑身一抖,他也不知道现在什么心情,有些害怕,还有些愤怒,更是大脑嗡嗡作响不知该怎么办。    但张寡妇不管这些,见他迟疑,抬手指着鼻子开骂道“钱亮***/你大爷,开口闭口的爱然,这辈子要娶然当媳妇,现在她被人抓走了你在这愣神,赶紧抄家伙给人救出来啊,都是一命换一命,你要是个带把的爷们儿,管他***青蛙的!”    “对,那是我媳妇”    钱亮好像被骂醒了,他很不可思议,自己的内定妻子都被人抓走了,自己还在犹豫什么,瞪眼招呼道“操/他大爷的,今就跟他干了,管他是谁,任何人动然都不好使,如果然少一根汗毛,我就是豁出去命也他要把他五马分尸,抄家伙,跟他干了”    “必须干了,救嫂子,王老子动嫂子一下都不行”    “这才像个爷们儿”    张寡妇眼中也是浓郁的战火,看着钱亮几人从暖气片后面往出掏钢管,有些豪迈的抢过一根握在手中“我也跟你们去,多个人多把力气”    “走…”    钱亮抬着钢管一挥手,气势汹汹的最先走出去,骑上自行车,后面带上张寡妇。    算上二孩在内七个人。    要找中水县最大的流氓头子,***。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