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49章 抠门到放假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49章 抠门到放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佛学上常: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如此生僻晦涩的语言对那头大犊子,他绝对听不懂,如果换一种法他就会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不多,就两个字:老偏。    老偏不是一个词,是一个人的名字,年纪和刘飞阳差不多大,两人时候还是玩伴,起初没有这个绰号,在他十二岁哪年生了一场重病,恰好又赶上像今这样的鬼气大雪封山,车出不去,县里的救护车也进不来,村里的赤脚医生只能暂时性开点药不让更严重,对缓解病情束手无策,等气好了,车能进来了,人也废了。    县里的落后的医疗水平无法查出病因,据想要仔细查得上省城,费用大约几十万,如此高昂的费用对个农村家庭来,结果可想而知。    从此,这个叫老偏的男孩就真的叫老偏了,眼睛偏,看人的侧过头看,嘴也偏,话时有口水流出来,多了衣服都会被浸透,走路偏,从来不走直线,有时候双腿不协调还会给自己绊倒。    村里人都喜欢拿他开玩笑,看他路过,都会让他走两步,他也真的走,看别人笑也跟着笑,然后流出口水,白了,跟傻子已经没什么两样。    过了两年,又是大雪封山,走路都走不出直线的老偏却奇迹般的走丢了。    虽家里已经向村里申请有了第二个孩子,但也不能不管这么个大活人,挨家挨户的找,最后惊动了全村人跟着一起找,村里已经被翻遍了,还没找到,最后在去往县城,满是积雪的路上找到一排脚印,笔直的脚印,看起来像是线画出来的一样,比正常人走的还要直,***地方都没有,也只能顺着这脚印摸索下去。    半个村子百十来号男女老少都走在这路上,走出去三里地左右,就看见有个身影趴在地上,翻过来一看,正是老偏,人已经被冻死了。    坐在村口晒太阳的老大爷从此嘴里多了一句话:别看我眼瞎,但是我心不瞎,当老偏从我前面过去心跟明镜似的,但是我没拦着,他要是不选择人少的路走,这辈子都走不出直线来,你要问我为啥,***不很明显么,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花了两个时才走出一千五百米的直线。    我啊,眼睛瞎心不瞎,老偏啊,哪都偏,心不偏。    事后刘飞阳这犊子就坐在炕头上想,老偏的死是必然的,春夏秋都不能让老偏走出让人看到的直线,唯有冬下雪过后的道路,心不想不像让人笑话自己,那就只能一步一步的挪蹭着走,走的短了还不行,必须得长点,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氛,站十分钟就能把人冻哆嗦,他走了两个时还不得给冻死?    老偏很犟,犟到死,也用死亡走出一条直线。    还是那句话: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不能从一而论。    刚刚擦黑,一辆叫奔驰和一辆叫悍马的车停在龙腾酒吧门口。    刘飞阳穿着军大衣,极其不协调的从这种***豪车上蹦下来,今因为有神仙在场,酒吧并没营业,不过霓虹灯仍旧亮起来。    从客观上来讲,他想坐下来一起吃个饭什么的,但也不会像今早上在酒吧门口***那些人似的,削尖脑袋往里钻,上赶着不是买卖,无论对方的圈子多大,他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    柳青青也走下车,下车时像是不经意的看了这犊子一眼,可那妩媚到颠倒众生的眼睛还似笑非笑的散了两道光,不可否认,她是用独有的方法挑逗着这只犊子。    “妖精”    刘飞阳在心里蹦出两个字,女孩穿裙子可能***妩媚,变得更加撩人,但穿紧身衣裤才能更加凸显身材,在还不怎么注重保养的年代,柳青青无疑在这方面走在了最前列,身上处处透露着与这座县城不相符的***。    位置相差太悬殊,已经容不得丁永强对这个犊子有半点情愫,更不可能还招呼他进去坐或者让他离开。    柳青青看他走下车,自然而然的挽住胳膊,另一只手又隐蔽的对后方的犊子做了个撩人的动作,她是故意的,丁永强的短短一句话,让她认定这牲口比自己判断的更加优秀,所以不介意发出点暧昧的挑逗。    张晓娥也走下车,下车后正巧看到这犊子怨恨的目光,感觉身上像是被针扎了一样,浑身不舒服“娶个媳妇,也是当王在队伍最后,轻飘飘的了一句,随后也向里面走。    一群穿着专业登山装、防寒服的人上人,把穿着军大衣的他犊子扔在原地。    “娥…”    这犊子心里有点气,却又无法表现出来,只能所有的情绪都化为这一个字,朝着酒吧门口幽怨的喊道,里面的张晓娥听到这个字,吓得把双腿狠狠一夹…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他还做不到,耸耸肩转头往食杂店走。    不过今也不是没有收获,能获得柳青青的进步一认可,就明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什么时候把这个妖精一般的女子撩拨到难以自持,趴在食杂店的柜台上哭爹喊娘的要帮自己一把,也就成了。    官场沉浮的波澜不惊、商海沉浮运筹帷幄。    这些气度刘飞阳还无法准确的用词汇表达出来,只是在那个叫丁永强的身上,好像看到了另一种世界,吴中距离自己多远?钱书德距离自己多远?又或是已经不用自己的名字,单单萱华园三个字就能让人瞠目结舌,离自己有多远?    这些不知道,却知道曹武庙那个老东西正哆哆嗦嗦的坐在板凳上,屋里的温度比往常低了不少,他见刘飞阳进来,气急败坏的骂道。    “犊子,出去一还知道回来,我告诉你,张晓娥那五十块钱是补偿我今没赚钱的损失,你不上班算旷工,这个月的工资少发一!”    曹武庙是下午才知道酒吧今不营业,连带着把这股怒火都算到刘飞阳头上,如果他不出去给人当向导,食杂店能没有顾客?    “嘿嘿,行,***把炉子升起来”    刘飞阳没跟他计较这些,他差钱但也不至于因为十几块钱,跟曹武庙这老东西闹到面红耳赤。    “回来,升什么升,每是因为有人在,今连个毛都看不见,能把煤钱赚出来么?挺着,这屋里抗风冻不死人”    曹武庙把双手插在袖头里,身体蜷缩到一起,双脚像是打鼓一般踢在地上取暖。完全忘记了二孩来过的事。    刘飞阳觉得有些好笑,这世界上还真有抠到骨子里的人,不过也没在意,自己怎么也比曹武庙老胳膊老腿的抗冻,坐回柜台里的凳子上,无所事事的看着窗外。    他好歹在有空调的车里刚下来,还有点热乎气,可曹武庙不行,自从中午炉子熄火之后,体温就随着房子里的温度一点点下降,又过了一个时,他心里期盼的龙腾酒吧再次营业的奇迹仍旧没有发生。    “阿嚏…”曹武庙打了个喷嚏,冻得实在不行了,抬手用袖头把流出来的鼻涕擦掉,嘴里咒骂道。    “他奶奶个熊的,好好的钱不赚,非得关门,吴中脑袋进水了,柳青青脑袋也让熊瞎子给舔了…阿嚏”    “曹叔,这有纸”    这犊子呆萌的从货架上拿出一卷卫生纸,要递过去。    曹武庙见状像是被踩住尾巴的猫一样叫道“你给我放回去,那卷纸进价两毛钱呢,用完了谁还买?我这有袖头,不挺好的么…”    他着,还亲身演示了下,袖头上湿了一片。    “哦…”他点点头,心里笑着给放回去,嘴里嘀嘀咕咕的道“我想着昨你不洗衣粉涨价了么,洗个大衣用的洗衣粉,比用点纸贵”    “你啥?”曹武庙听清一半,大概意思知道,眼球在眼睛里转了两圈,随后站起来推开门扫了眼门外,见大雪纷飞,马路上连个人影都看不见,抬手给灯关掉。    房子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就听曹武庙喊道“今放假,卖不出去货,不能把电钱也搭上!”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