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50章 就是个废物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50章 就是个废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飞阳无法对曹武庙的价值观苟同,甚至对他算计到骨子里抠门精神有点反感,他不是圣人也不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进行批判,这样也好,落得个清闲自在,曹武庙站在旁边看着他把门锁上,当老板的,就是一点活不能自己干,要不干花钱雇工干什么?    如果他能做大,一定是人们口中批判的万恶资本家,再想想,他这样一辈子也做不大,抠门的最高发展也就是富即安,永远登不上大雅之堂,曹武庙有自行车,嘴里不知是兴奋还是悲哀的哼哼着许巍的《曾经的你》    他还有仗剑走涯。    有没有音乐细胞这点,刘飞阳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他从来不唱也没有舞台能让他展示自己,路上没人,双手插兜里嘴里也哼哼起来“今夜我又来到你的窗外”    把骚气归结成明骚和暗骚,这犊子无疑是最高境界的闷骚,可能是从来没和女孩交往过的弊病,又或是农村娃娃骨子的卑微,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想法,更不会直白的表露自己的爱意    他虽然不也不表现,可面对站在安然面前的钱亮,尤其是那高领的毛衣,让他自卑感油然而生。    他有些低落,再想到安然的一颦一笑后,真的傻乎乎的笑出来,安然今早穿毛衣的样子美,真***美,早上没敢多看,但毛衣下的婀娜曲线已经引到脑子里,如果能娶到这样的媳妇算是祖坟上冒青烟了,他对柳青青的评价是妖精,再进一步发展就是想要把她狠狠的摁在床上,发泄自己的**,最高境界也就是按城里人的,让她当姘头。    安然在他心里不同,娴静如姣花照水,行动如清风拂面,这样的女孩适合在家里养,适合当老婆,打眼一看就知道是相夫教子的好苗子,倾国倾城到秀色可餐不,最关键的是,赏心悦目到能***长寿!    他把手从兜里伸出来,插在袖头里,这副走路的姿势着实没什么气势可言。    已经进入厂区,家家户户都亮着灯,路面不算漆黑,这犊子脑洞大开的又幻想到,安然见自己回家,第一句话的应该是啥?    “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这应该是最温馨的话语。    走进胡同,打眼往里一看,安然那屋的灯透过后窗户玻璃果然亮着,自己那屋没亮,心里骂那个犊子又爬到东屋看电视,打扰安然看书,手里有几分痒痒,准备回去教育一番,走进院子,就觉得有些不寻常。    院里有雪很正常,但不应该这么厚,踩进去都已经快到腿,以往下雪,二孩拿着扫帚一边下就一边给清理,堆积时间长不容易扫,有些不高兴的打开门走进屋里。    站在算上客厅的空间喊道“二孩,你出来”    东屋里有俩人,一人是盘腿坐在炕上,后背靠在墙上的张寡妇,她脸上血迹已经擦下去,只留下两道不算很深的口子。二孩躺在她大腿上,确实像个孩子一样在寻求安慰,鼻青脸肿,眼睛也哭肿了。    二人听见刘飞阳声音,瞬间触电般的分开,眼中都难以掩饰的出现一丝慌乱。    “我让你出来听见没有,还等我进去?”刘飞阳压低声音。    他不太懂得怎么教育,也不知道人养成习惯需要二十一的大道理,却知道一次懒惰,下次可能还会,学好可能十年,学坏也就一,所以他允许二孩在他手里变成那些好吃懒做的***闲散人员。    听到东屋里嘭嘭的下地声,二孩没穿鞋,光着脚跑出来。    “阳哥,阳哥…然姐被人抓走了”    这犊子委屈的情绪瞬间迸发出来,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下来。    刘飞阳看他的模样,脑袋嗡的一声,再看他脸上的伤势,隐隐有种这是错觉的感觉。    “你什么?”    他空灵的喊出一声,绕过二孩往屋里看一眼,见是正在穿鞋的张寡妇。    “让***抓走了,他***了然姐,阳哥,你快去救他,我没打过…”二孩疯了一般的嚎叫。    “人在哪!”    这大犊子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他不懂什么叫女神,只知道安然是他心中圣洁的雪莲,这朵雪莲不容许任何人玷污。    “在***家里,他有***!”    “有***多他麻辣隔壁”    刘飞阳觉得浑身都要炸裂一般,已经不能单纯的用愤怒和暴躁来形容,准确的讲,他发起火来会做出什么事,自己都无法确定!    “穿鞋,带路”    眼中不由自主的闪过安然求救和挣扎的样子,那脸上生无可恋的表情,那撕心裂肺的呼救,让他心头在滴血,一滴一滴的溅落。    “咯吱…”房门被人拽开。    钱亮的身影出现,他回到家里就知道,这辈子可能和安然不会再有交集,但他又无法忘记那个让自己做了二十多年梦的女孩,他想来看看,看看安然回没回来。    刚一进门,看到气势汹汹的刘飞阳,呆愣一下。    “***还有脸来”二孩刚刚穿上鞋,看到钱亮,疯了一般要冲过去,脸上的伤多数都是拜他所赐,这股火一直憋在心里。    “滚犊子”    钱亮看他模样就知道,安然一定是没回来,烦躁的骂一句,随后给二孩推到一边。    “你也知道?没去救?”刘飞阳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这目光没让钱亮没来由的一阵胆战心惊。    “他去救了,还让***跟然姐睡觉,你看他头上的伤,就是给***磕头磕的!”二孩指着钱亮的鼻子,噘着嘴喊道。    “他的是真的?”    刘飞阳声音都开始颤抖,听起来像随时要爆发一样。    钱亮瞥了一眼,他是从骨子里瞧不上刘飞阳,再加上听他的口气,变得越来越烦躁,瞪眼喊道“你知道个屁啊,***是***大哥,他手里有***,你让我怎么办?跟他去干么?我还就把话撂这了,你要是信我的,也别去,去了就是送死…也得”    “嘭”    钱亮的话还没等完,刘飞阳一拳抡过去,直接打到脸上。    力量恐怖如斯,钱亮没有反应,身体瞬间砸在地上,没有挣扎也没有话,因为已经昏死过去。    站在东屋门口的张寡妇呆若木鸡,瞪大双眼,整个人已经蒙了,难道这是平时笑眯眯的那个犊子?    “保护不了女人,你就是个***!所有的帐,我们以后慢慢算”    刘飞阳一脚从钱亮身上迈过去。    “带路,走!”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