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后宫动向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一章 后宫动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德妃僵着一张笑脸让安嬷嬷将李德全送了出去,待人一走,她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阴沉起来。 自打皇上指定她塞外随驾后,德妃就清楚地知道,她这禁足就算现在没解,实际上也算是解了。宫里的嫔妃有多不满,她心里清楚,也格外得意,她们不是阻着她东山再起么?可她还偏偏人就起给他们看。

    “娘娘,皇上这是何意?”安嬷嬷从殿外进来,脸上着一丝担忧,生怕一个不小心,皇上又收回了之前的旨意。

    冷清了许久的永和宫,因着塞外伴驾的事再度热闹起来,作为德妃的人,安嬷嬷自然是希望德妃好的,但是德妃的心思太大,她这心里难免会觉得忐忑不安。之前种种,她觉得心安的同时又不满足于现状,毕竟这宫里捧高踩低是常事,过惯了以往风光的日子,谁也不想再回到被别人冷眼相待的日子。

    德妃心思深沉,手段毒辣,即便作为心腹的安嬷嬷,心里也颇为忌惮,为了不像这永和宫里那些被送走的奴才一样落得一死无全尸的下场,她只能盼着德妃好,德妃心情愉悦中,而非现在这样阴气沉沉的,好似随时会要人性命。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可今儿个看着,应该是又上了宜妃娘娘的当,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出。

    德妃摆弄着手指上的珐琅錾花护甲,一脸的若有所思。之前宜妃没有举动,她还防着会出事,现在想想,依着宜妃的性子,如何能凭白无故地看着她风光。

    “皇上这是拿本宫在敲打后宫里的***人,这次是本宫大意了。”德妃一脸的了然,她凭参汤重得宠爱,其人效仿,皇上自然只能训斥她来堵别人的嘴。

    安嬷嬷见德妃如此淡定,不如地愣了一下,她本以为德妃会大雷霆来着,却不想她丝毫不为所动。

    “行了,参汤什么的以后不用再送了。”反正她的目的不过是借此让康熙心软,现在目的已经达到,***的就由着别人去折腾吧!

    眼见德妃被训斥,居然没对她们这些下人脾气,安嬷嬷是彻底惊了。往常一点不顺心,德妃必然会作一番,今日这般平和反而让她有些不习惯了。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暗自想着:娘娘怕是已经在心里琢磨出了还击的法子吧!

    安嬷嬷心里虽然觉得讶意,却也知道这后宫纷争,历来不断,除非真的淘汰出局,否则即便是为了活着也不得不争。

    “哎哟,吓死个人了!玉娆,你这个鬼丫头,不在殿里侍候,跑出来干什么!”安嬷嬷整个心绪都还在德妃为什么没怒这事上,谁知才出殿门不远,突然就冒出个人来。

    玉娆见安嬷嬷吓得不清,立马讨好地帮着安嬷嬷拍着胸脯道:“嬷嬷,奴婢可不是故意的,奴婢就是想来问问,娘娘的心情如何?”

    安嬷嬷瞧着她一脸不安的模样,了然地点点头,她们这些做奴才的怕得可不就是主子的心情不好么,“好了,这事也怪不你,是我这想事情太入神了。”

    “谢嬷嬷不怪。”玉娆见安嬷嬷没生气,心里也松了口气。

    安嬷嬷见她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又想了想德妃今日怪异的举动,道:“今日的事,娘娘心里怕是憋着一口气,你和玉心多注意一点。”

    做奴才的万般不由己,安嬷嬷也好,玉娆玉心也罢,即便是德妃的心腹,也没少吃德妃的挂落,所以大家相互之间即便有自己的小心思,可该提点的还是要提点,毕竟谁也没有信心保证主子会信任自己一辈子。

    玉娆闻言,脸上的笑意不由地勉强了几分,“谢嬷嬷提点,玉娆明白。”

    这娘娘风光了,她们的日子虽然忙碌却危险;娘娘不风光了,她们的日子看似清闲,实则比从前更为难过,而且时不时地还要承受娘娘的怒火,一个小心,指不定,这小命就没了。

    安嬷嬷看着玉娆这小心谨慎的模样,心里颇有种感同身受之感。

    御书房里,李德全躬着身子进到殿内,眼见康熙拿着折子,眉头紧锁,想必也是遇上了什么棘手的事,而这些事一般不是跟太子有关,就是跟诸位阿哥有关。

    “皇上,奴才回来了。”李德全冲着康熙行了一礼,轻轻压低嗓音说道。

    康熙放下手中的折子,目光落在李德全身上,原本阴沉的面容瞬间缓和了不少,想必在他看来‘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不管好坏,对方都就接受,而不是心生埋怨,“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难不成是遇到了什么情况?”

    康熙的声音平静无波,语调没有起伏,听着与往常无异,可李德全就是从里面听到一丝不满。

    “回皇上,德妃娘娘很是平静接了旨。”至于心里怎么想,那就只有德妃自己清楚了。

    “平静?倒像是她会做的事。”康熙眉头微皱,对于德妃早已不如往日,此番会顺势放她出来,一半是为了老四他们着想,另一半么,也是想看在以往的情分上,给德妃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李德全垂着敛目,并不附合,在她看来,德妃那张笑脸僵硬的厉害,想必心里也不平静,只是碍于他这个康熙的传声筒在,这才忍下这口气来。

    不过,这种事与他无关,他同德妃之间少有交情,甚至心里对于德妃还有不少的埋怨,谁让德妃太能惹事呢!

    她作死,他们买单,这种事搁谁身上都受不了,所以但凡抓到机会,李德全也是会给她上上眼药的。

    康熙却不知道这些,现在最为烦恼的就是儿子之间的事情,权势、感情、利益……太多太多的东西交杂在一起,得失轻重,他都得顾及。

    “行了,你退下吧!让朕一个人静一静。”康熙的目光落在一旁的堆成堆的折子上,抬手的挥了挥。

    李德全见状,也不敢多说,退出去的瞬间,不自觉地抬头看了一眼,见康熙面色阴沉,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他就知道皇上定是多想了。也罢,德妃一个奴才出身,却摆着比谁都高出一等的架子,也该被人挫挫锐气。

    康熙真心的想法如何,众人然是无法猜到的。不过训斥德妃的事还是成功地给后宫的妃嫔们敲了一记警钟。对于皇上,众人都不敢有埋怨,可是对于得了全部好处的德妃,众人心里自有算计,毕竟这么多人同送参汤,只她一人风光,谁能心服。

    宫里,康熙敲打了众妃嫔之后,再无人去御膳房送汤送点心,但是本冷清的永和宫,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这种热闹并非是指有多少人去拜访,而是原本已经不再搭理德妃的众妃嫔有致一同地开始给德妃添堵。

    清漪院里,婉兮坐在炕上,弘正在给她念书,而弘昭和雅利奇正撅着小***在一旁玩绣球,两个小家伙你来我往,玩得倒也高兴。

    这两天宫里的消息6续传到婉兮耳里,好的,不好的,各种各样的消息,虽然略显杂乱,却不难看出后宫现在的局势。

    朝上的事情,婉兮一般很少打听,除非胤主动提及,否则她是不会碰触的。婉兮就算活了两世,骨子里她依旧是那个以夫为天的女子,所以在某些事情上,她还是很守规矩的。

    听竹和听荷负责护着弘昭和雅利奇,以免他们玩得意忘形的从炕上摔下来,高嬷嬷、听兰和听雪要管理婉兮每天所用的各种物品和膳食,听雨和听琴,则一个负责打探消息,一个则负责管理院里的***下人。这分工明确,各思其职,是以婉兮这小小的清漪院被打理的井井有条,丝毫不乱。

    “额娘,弟弟乖乖。”弘将今天所学的课文念了三遍,这才凑到婉兮身边,小手放在她隆起的小腹上,轻声说话,好似怕声音大点就会吓到肚子里的小宝宝一样。

    听雨转头的瞬间见弘伸手,吓了一跳,好在弘的动作很轻柔,否则她定是要惊叫出声的。即便如此,听雨的视线却再也不敢离开婉兮,生怕另外两位小主子也跟着凑热闹。

    婉兮嘴角噙着一丝温柔的笑意,对于弘的亲近并不觉得担心,相反地她很有耐心地引导几个孩子相处,即便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还没有出世,她也会下意识地培养他们兄弟姐妹几个之间的感情。

    “因为弟弟知道弘是兄长。”婉兮握着弘的小手,一脸笑意地道。

    “真的吗?”弘脸上透着惊喜,很显然对婉兮的这个回答很喜欢。

    “当然。额娘的孩子额娘自然了解。”几个孩子虽然各有各的小脾气,但是对于婉兮的话却是十分听从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以《孝经》启蒙的关系。

    弘得到夸奖,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淡淡的喜悦和羞涩,看得婉兮忍不住抱着他亲了又亲,一旁的弘昭和雅利奇见状,纷纷跑过来凑热闹,吓得一旁的听竹和听荷连忙抱起两人。

    “哎哟,小阿哥(小格格),你们不能直接往侧福晋身上扑。”听竹和听荷抱着两人,虽然两人动作够快,婉兮也没事,但是她们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婉兮瞧着挣扎的一双小儿女,笑了笑,示意听竹和听荷把他们放到自己身边。两个孩子的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好好说,他们也是能理解的。

    “额娘,弘昭和妹妹也乖乖,像哥哥一样乖乖。”弘昭小胸脯挺得高高的,一脸小大人的模样,惹得婉兮莞尔一笑,眼里满是宠溺。

    婉兮低头亲亲他们的小脸,又摸摸他们的小手,安抚地道:“对,额娘的弘昭和雅利奇和哥哥一样乖,都是额娘的心肝宝贝。”

    “都在笑什么,说来让爷也听听。”胤突然出现在屋里,惹和得众人纷纷行礼。

    婉兮并没有起身,而是笑着道:“在说弘他们都是妾身的心肝宝贝。”

    胤看着婉兮一脸自在惬意的模样,嘴角含笑,举步走到她身边,待坐到她身旁,这才凑到她耳边,低声问道:“那爷是你的什么?”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