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七章 暗涌不断(二更求支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日子在指缝间悄悄流走,一转眼便到了康熙起程去塞外的日子,宫里宫外都因为康熙出行的事情而忙碌。 ? 一直未能正式解禁的德妃此时也风风光光地出现在人前,瞧着德妃一脸得意的模样,不少嫔妃都撕了手中的锦帕,砸了手中的茶盏。

    宜妃靠在美人榻上,听着高嬷嬷说这件事时,轻哼一声,便没了动作。想来早在决定促成此事时,宜妃心里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现在德妃解禁,亦在她意料之中,并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倒是那十四阿哥,这些天够风光够得意的,德妃还没解禁就上蹿下跳的,德妃解禁了还不飞到天上去。此情此景,让人看了只觉得好笑。

    没有宫权,没有康熙的宠爱,只有表面的荣光,越是显摆,死得越快。

    昔日的德妃看似老实,私下里却四处逢迎,再加上心机颇深,手段毒辣,又有康熙相护,在宫里着实风光了不少年。但是现在的德妃,难有往日的辉煌,单单只是她就不会再放任德妃的势力再起,何况是***人。

    “娘娘,东西都准备好了。”宜妃此次也要随行伴驾,圣旨已经下来,高嬷嬷自然是要吩咐明心、明语她们好好收拾了。

    “如此便好。”宜妃睁开双眼,目光扫视一圈,眼神淡然无波,面上却镇定苦,让人信服。

    这次塞外之行,她并没有跟德妃争锋的意思,若是情况允许,她肯定会在后面推波助澜,帮着德妃恢复表面的风光。有道是爬得越高跌得越重,德妃***就是看不透这个才会栽了一个大跟头。只是他们并没有学乖,行事比起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就不知道此番作派,还够不够皇上再宽恕他们一次的。

    高嬷嬷见宜妃闭上双眼,便知此事再无争议。也对,凡事得一步一步的来,德妃这才刚解禁,不管是她算计人,还是人算计她,叫得有个过程,何况德妃现的势力可不比从前。

    永和宫里,德妃志得意满地指挥宫人收拾东西,好不容易解禁,她定然是要挽回自己在康熙心目中的地位。即便再不可能像从前一样,至少不能让康熙再将她禁足。

    有的时候越是落魄越是想要保住曾拥有的一切,现在的德妃就是这样,习惯了高高在上、养尊处优的生活,便再也接受不了像之前被禁足时那备受冷落的生活。若非如此,德妃又何必拼了命地想翻身,为得还不是那风光无限的过去。

    “娘娘,宫里各处都有动静,唯有翊坤宫没有。”安嬷嬷从外面进来,冲着德妃见过礼后,便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

    德妃闻言,不由地冷笑一声,一脸淡然地道:“没有动静就对了,宜妃那样的人若真那般沉不住气,也由不得她坐上这四妃之位,且直到今日还能保持宠爱的四妃中可只她一个。”磨着后槽牙,德妃就算是不想承认也得承认,从前她与宜妃之间,即便她有康熙偏心,却也只是伯仲之间,现在她在康熙心中的地位直线下降,别说宜妃,怕是连惠妃、荣妃都不如。

    “娘娘,翊坤宫那边可还要继续盯着?”安嬷嬷试探地问了一句,脸上的神色却依旧处变不惊,似早就习惯了。

    德妃扫了她一眼,脸上露出几分笑意来,“盯着,怎么能不盯着,要知道这宜妃的手段可一点都不比本宫来得逊色。”

    “怎么会,宜妃即便现在得宠,却也不能和娘娘相提并论。”安嬷嬷一脸恭维地望着她道。

    “不,太过小看她是会吃亏的,一如上一次,本宫就是太过小看她们才会落得差点万劫不复的地步。”把玩着手中的指甲套,德妃面上笑着,眼神却整个都变得阴冷起来。

    安嬷嬷对上德妃阴冷的目光,心里猛地一惊,了解德妃的人都知道她极其善变,变脸比翻书还快,整治人的手段更是狠辣至极。现在她这副表情,她再熟悉不过的,只是不知道她在算计谁,又或者她是想借机铲除谁?

    “娘娘的意思是……”安嬷嬷瞅着德妃,是想知道她的意思。

    “本宫没什么意思,本宫就是夸宜妃有手段有谋略。”德妃转身走到上坐下,整个人一副柔弱无依的模样,心却比谁来得硬。

    安嬷嬷闻言,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只要算计的人不是她,***人如何,安嬷嬷还真不在乎。

    德妃单手撑着脸颊,双眼微眯,隐去眼里的冷光,面上一片笑意,心里却琢磨着此次塞外之行,她该如何避开宜妃讨得康熙的欢心。

    她对康熙颇为了解,知道他最在乎什么,也知道他的底线在哪,只是架不住利益的***,才越了雷池。只是德妃并不觉得自己有错,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的老十四不比任何人来得差,只是晚出生几年,凭什么未来就得对人卑躬屈膝。

    罢了,这次不成,下次她便做得再隐秘些,她就不信,自己还次次都被人揪出来。

    相较宫中的暗潮涌动,清漪院里就显得平静多了。一般只要没人主动上门来找麻烦,婉兮大多都是自得其乐的,至于外面的是是非非,她好奇归好奇,但凡不涉及自己和她在乎的人,她都是把外面的各式消息当成故事来听的。

    胤也由着她,甚至为了讨她欢心,专门让人收集各式新出的话本子,故事虽然千篇一律,但是婉兮最喜欢的不是故事的内容,而是找故事的漏洞,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吐槽。当然,这些她并不知道,还乐此不疲。

    “给侧福晋请安。”听雨抱着一堆新出的话本子从胤书房出来,半点不耽搁,直接就回了清漪院。

    “起吧!想必新出的话本子,你比本侧福晋还想一睹为快吧!”婉兮一脸是笑非笑地看着听雨,瞧着她那副抓耳挠腮,恨不能立马打开话本子的模样,不由地出言打趣她道。

    听雨是个心大的,之前在宫里,因着规矩,为了生存,不得不压抑自己的性子。跟了婉兮之后,婉兮不曾刻意压抑她的性子,只要她忠心,对她和听竹没有例外,久而久之,那不安的心慢慢地也就安定了,听雨压抑的活泼本性慢慢也放开了。

    这不,她现在不只是战斗力惊人,就连八卦的本事也大了不少,举凡外面有的消息,她这里从无漏掉的,只有婉兮不想知道的。

    “奴婢倒是想看来着,但是这不得先让侧福晋看看有那些嘛!”听雨难得地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模样,看得听竹等人都忍不住笑了。

    “你这丫头,自己喜欢八卦也就罢了,张嘴却把八卦说得这般可歌可泣的也就只有你。”婉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向听雨的眼神里着一丝纵容。

    对于身边的丫鬟,婉兮的要求并不多,只要她们别无二心,私下里她还是很放纵她们的,甚至在她们的亲事上,也是先行征求她们自己的意见,而不是她觉得好便直接做主给定下了。

    上一世的遗憾太多了,这一世婉兮并不想留有太多的遗憾,所以不管是对她自己还是对她身边的人,她都尽量做到不留遗憾。

    “侧福晋……”眼见婉兮打趣自己,听雨不由扭着身子***。

    “好了好了,这话本子你留两本在这,***的都先拿去看吧!”婉兮这一胎虽不安稳,肚子里的孩子却十分听话,自打怀孕到现在,都没折腾过她一下。

    “谢侧福晋。”听雨冲着婉兮行了个礼,随后依言留下两本话本子,高高兴兴地走了。

    听竹看着高高兴兴地离开的听雨,再看榻上一脸慵懒如猫的婉兮,嘴角也带着一丝笑意。当奴才的,命不由己,能遇上一个明事理又大度的主子是她们前生修来的福气,而正因为如此,她们几个都不想嫁出去,而是想寻府里的管事或者侍卫嫁了,以后还能留在婉兮身边侍候。

    这年头,虽说人分三六九等,但并非自由之身就个个都能过个安生日子,像听竹她们这些自小被买进府或者从家生子里挑出来的贴身丫鬟,要求虽然十分严格,却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个顶个的娇贵,一般人家哪里养得起。可能就是这样,心大的丫鬟想爬床,心小的丫鬟便想着由主子做主嫁个管事之内的,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

    “侧福晋尽惯着奴婢几个,日后都惯坏了,看侧福晋怎么办?”听竹打小就在婉兮身边,是以说话比起***人都来得随意几分。

    婉兮歪在美人榻上,一脸的慵懒惬意,像只等着人来顺毛的猫咪,“都是小事,不必计较。”

    听竹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反正听雨这也不算什么过错,而且都是在清漪院里,就是主子纵容再过,也容不到别人来多嘴。

    只是婉兮再好,总有顾不到的地方,比如清漪院里新到的小丫鬟,规矩还没学周全,私下里就开始打起小算盘了,若不是表现还不错,恐怕早就让听琴给揪出来了。

    “都是这清漪院是福窝窝,我瞧着也就这样?”小丫鬟长相明媚,身着小丫鬟们统一配的蓝色衣裙,年纪不大,看着十二三岁的样子,仅一双眼睛微微上挑,眼神略显飘忽不说,语气还着几分嘲弄,一看就知道是那不好相与的。

    “这还不是福窝窝,那什么是福窝窝?”开口的小丫鬟样貌清秀,圆圆的小脸着一丝还未褪去的婴儿肥,很容易让人生出几分好感来。

    “桃叶,怎么哪都有你,我说不好就不好,关你什么事,让你多嘴。”长相明媚的小丫鬟一脸恼羞成怒地瞪着名叫桃叶的小丫鬟,若不是有人拦着,怕是都要冲过去挠人了。

    “绿柳,你这是心虚吗?什么不是福窝窝,说得好像在福窝窝里呆过一样。”桃叶看着张牙舞爪的绿柳,根本不惧,她就讨厌绿柳这不知足的样子,明明这里吃饱穿暖,还不用挨打,个个都觉得满足,就她频频在这里抱怨,今天说这不好,明天说那不好,没得膈应人,“哼,真要觉得不好,你跟听琴姐姐说一声,你走啊!”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