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一百七十章 所有权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章 所有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一天傍晚,细雨纷纷,胤骑马回府,身上难免被淋湿。  换作以往,胤肯定是要先去书房洗漱一番,换了衣服才去清漪院的,但是今天例外,若不是听说婉兮让人请了御医,他也不会这般匆忙地赶回来。

    婉兮这一胎一直都让胤觉得挂心,这段时间虽然没再出什么事,但是他心里一直觉得有些愧疚,觉得婉兮和孩子会受罪都是因为他太过疏忽的关系,所以对婉兮这胎,他格外的关注,是矣,一听婉让人请了御医,他便接赶回来了。

    到了清漪院,正好赶上高嬷嬷送御医离开,胤问了几句,知道婉兮没事,只是例行诊脉,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婉兮从屋里出来,看着浑身湿漉漉的,不由地一声惊呼,“爷,你怎么浑身都湿了!听竹,快,让人觉得热水,侍候爷沐浴换衣。”婉兮一见胤这样,唯恐他受凉生病,挺着个肚子,就开始张落。

    “没事。爷身子好着呢!倒是你,先先坐下。”胤一见婉兮急得,立马上前两步,扶着她到炕上坐好。

    婉兮轻轻一偏头,便瞧见胤眼里的关切和温柔,心里一阵暖意。她知道胤是担心她的身体,可是她同样也担心胤的身体。

    就在这个时候,听竹从外面走了过来,说是热水都已经准备好了。婉兮自然不肯再让胤这样陪着,立马催促他去沐浴。

    “行,爷自己去就成,让她们在屋里侍候你,有什么事吩咐她们去做就成,别累着自己。”胤拉着她的手,仔细嘱咐几句,这才放心地出了内室。

    清漪院花园的角落里,绿柳躲在角落里,看着人来人往的院子,就是没有看到胤出来,不由急得直跺脚。她刚才可是打听到了,九阿哥回来了,而且身上都淋湿了,这可不就是她的机会么?

    低着头,绿柳心里琢磨着自己应该只要把握机会,今天之后,她也是这府的女主子之一了。

    绿柳想得无比美好,却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听琴的监视之下,有的时候,***还不到家就老实一点,再不,低调一点,别一副全天下就自己聪明别人傻的想法,否则,怎么死的不知道。

    “如何?”听雨守在门口,见听琴过来,立马迎了上去。

    “已经动了,只是这样算计主子爷,咱俩能脱身吗?”别看听琴平日里做什么都利索,但是心里对于胤还是十分畏惧的,谁让这种畏惧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怎么也消不掉。

    听琴和听雨之前只是想到了时间便把绿柳以及几个不合格的小丫鬟送走,谁知绿柳上蹿下跳的,折腾个没完,几天都等不得不说,还算计到了胤的头上。原本听琴和听雨是不敢算计胤的,但是为了震慑府里那些心思浮动的人,这才顺着绿柳的心思,让她一步一步地走到现在。

    都说清漪院被婉兮围得跟铁桶的似的,若是随随便便一个小丫鬟起了心思就能达到目的,那婉兮也不可能顺顺当当地生了一个又一个孩子,并且护着他们健健康康地长大。当然,能有今日的局面,胤的维护是必不可少的,跟几个大丫鬟的忠心为主也是分不开的。

    听雨低着头,眼神里闪过几分阴冷,语气颇为讥诮地道:“脱不了身,我直接将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

    “什么让你揽在身上,这事一看就是我负责的,到时若主子爷要追究,你直接闭嘴。”听琴虎着一张脸,很是不悦地道。

    同听竹她们不一样,听雨和听琴始终觉得自己能有今日,都是婉兮给的。即便她们依旧听命于胤,却愿意为婉兮舍命。

    “哎呀!咱俩现在谁都不要争,因为我们自己都不确定主子爷会不会怀疑,要知道这次的事情咱们做得很严密,里里外外可谓是一点痕迹都不留,至多那小丫鬟是你负责的,到时要挨板子我不跟你抢,我侍候你。”听雨的话说得难听,却不难听出她和听琴之间的感情。

    “好。”听琴抿唇微笑,然后爽快地应声。

    两人絮叨了一会儿,可这一会儿,就让绿柳摸到了胤沐浴的地方。

    平常,胤沐浴不是在书房那边,就是在内室的净房,今天会用这外面这间,也不过是顺势而为,不想让婉兮太过担心。

    整个人泡在热水之中,胤轻舒一口气,先没觉得冷,现在泡在水里才现之前不是不觉得冷,而是太过担心婉兮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这才忽略了自身的感觉。

    净房外,林初九尽职地守在门外,有他在,除非胤叫人进去,或者婉兮过来,否则是不可能轻易让人去的。

    胤的脾气,别说九阿哥府,怕是整个四九城的人都知道他不好惹。要知道比之***阿哥,胤做事唱果断不假,对付起得罪他的人来,那真真是戳心窝子,而且一戳一个准。

    不远处的绿柳看着杵在门口的林初九,贝齿轻咬嘴唇,一脸的焦急,她本以为机会近在眼前,只要她过来就必定能成功,现在瞧着似乎一切都都同她想得不一样。

    正想着,绿柳一抬头,竟看见守在门前的林初九突然朝另一边走去,心中一喜,她立马整理一下衣裙,悄悄地靠近净房,一副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样子,却不知的所作所为早就被不远处叫走林初九的听雨瞧了个正着。

    净房里,雾气缭绕,绿柳小脸微红,心情更是激动,想着以后锦衣玉食的日子,她的心不禁‘怦怦怦’地跳个不停,且越来越快。

    背对着屏风的胤倚着浴桶闭目养神,听到声音,只以为是林初九进来了,并没有睁开双眼,而是低声吩咐道:“林初九,过来给爷按按肩。”

    绿柳越过屏风,看着裸着上身的胤,小脸顿时羞红,她再有想法,再有野心,她也不过就是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第一次见到男人的身体,难免会有些不适应。

    就在绿柳伸出双手,想要帮胤捏捏肩膀时,胤猛地睁开双眼,转头望去,见身后的人不是林初九,而是一个陌生的丫鬟,一双狭长的凤目不由微微眯起。

    “奴婢绿柳给主子爷请安,主子爷吉祥。”绿柳被胤突如其来的动吓了一跳,眼见胤的目光落在她脸上,脸上不由地带着些许娇羞,曲身行礼时那垂间的一抹温柔倒是给她增加了几分风情。

    “谁让你进来的?”胤声音冷厉,语气透着一丝不悦。

    “回主子爷的话,是侧福晋。”绿柳见胤面色冷凝,心里不禁有些害怕,所以张嘴的瞬间便将责任全部推到了婉兮身上。

    胤瞧着绿柳的作派,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眼里带着恼怒,眼神也透着一丝冷厉。依胤对婉兮的了解,心知这后院谁都有可能给他安排女人,只有婉兮不会,他的娇娇心眼可不大,别人安排女人给他尚且不高兴,何谈她自己安排。

    眼前的小丫鬟明显在撒谎,只是不知道是这个小丫鬟自己有野心,还是别人的有心安排?

    “林初九。”胤低喝一声,守在门外的林初九立马躬着身子走了进来。

    “主子爷,可是要***……主子爷息怒。”林初九本以为胤是沐浴完毕要***,谁知一抬头便看见浴桶边上瑟瑟抖的绿柳,双腿一软,不由地跪在地上,直接请罪。

    “把人拖出去,要怎么做,不用爷教你吧!”胤眼神阴冷,语气更是冷得掉冰碴。

    绿柳眼角含泪,纵使心有不甘,却也明白自己的小命全在胤的一念之间,此时胤将她交由林初九处置,那是生是死,全然不知。一时间,绿柳不由地跪倒在地,“求主子爷开恩,饶奴婢这一次吧!”

    胤看向绿柳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死人,完全没有丝毫的怜惜,反而是看向林初九道:“还愣着干什么,要爷教你怎么做事吗?”

    林初九被胤说得一抖,回过神,立马起身将绿柳往外拖,见她叫嚷,直接拿了帕子塞她嘴里,唯恐动作慢了,下下个倒霉的就是自己。

    胤见人都出去了,再无泡澡的兴致,直接起身,也不用人服侍,拿着布巾随意擦拭几下,换上干爽的衣服,出了净房,便直接往内室走去。

    婉兮一见胤过来,立马起身迎了上去,一双小手握着他的大掌,就是不肯松开。

    胤见她小嘴微撅,便知刚才在净房的事情她肯定是知道了,不由地笑着用手指刮了刮她的俏鼻道:“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人惹爷的娇娇生气了?”

    婉兮对上胤温柔的眼眸,思及有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玩花样,脸上还是难以***地过几分恼怒,显然她心里对于刚才的事情还是十分在意的。

    “妾身的确是生气了。”婉兮双手拉着他的大掌,轻轻摇了几下,一脸委屈地道:“妾身本以为妾身这个清漪院里够太平,现在瞧着,倒是妾身想得太过理所当然了。”

    胤听了她的话,先是微微一怔,转而像是听到什么笑的事情一般,伸手捏了捏她娇嫩的脸颊,笑道:“傻丫头,爷尚且不能保证府里的太平,你一个小女子又如何做到尽善尽美。”

    胤会恼怒,只是因为那个小丫鬟打了婉兮的名号,至于爬床这种事,太过寻常,有那敢于作死的,那便直接送她去死便是,不需为此多费心思。

    “可是妾身不喜欢有人打爷的主意,爷都说了,爷是妾身一个人的。”婉兮双手搂着他坚实的腰,略显孩子气地宣示自己的所有权。

    胤瞧着她这般孩子气的模样,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娇娇这是在让爷给你出气。”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