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秘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章 背着几十件法器逛街的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整间商店充斥着混乱的气场,这种混乱的气场至少有二十多道,这是在老者进来之后生的。?  

    普通人也许感觉不出来,但肖涛和曲清盈作为秘境中人,***的就是气场,对气场最为敏感,那这些混乱气场的出处,正是那老者背着的行囊。

    “把那匹丝绸给我看看。”老者指着货柜上面的一匹黑色丝绸,沙哑的对售货员说道。

    等售货员取下黑丝绸,老者摸了摸丝绸的质量,才满意的点点头:“包起来,我买了。”

    老者付了款之后,也没多逗留,直接提着包裹好的丝绸走了。

    肖涛朝曲清盈打了个眼色,也急急把丝绸手帕的钱给付了,跟着走出去。

    走出商店门口,就见到那老者正往一个方向走,走了不远,就有两个中年人迎了上去,然后默不作声,跟在那老者身后走着,两个中年人和老者一样,都背着一个黑色的行囊。

    黑色行囊,黑色丝绸,一切与黑色有关。

    虽然那个老者看上去与普通人无疑,但肖涛一眼就看出老者是玄门中人,而且收敛了气息,没有把实力显示出来,一般行走江湖的高手都会这么干,平时逛个街还要把实力露出来,那也过于招摇了,只有菜鸟才会这么显摆。

    当然,让肖涛感兴趣的不是老者的实力,而是老者的行囊散复杂的气场,毫无疑问,老者的行囊肯定有几十件法器,平时逛个街也要带一大堆法器就让人心生疑惑了。

    肖涛的法器也不少,有尚元老道传给他的九星罗盘和七赤铜钱,有从万东林手中买来的观音吊坠,有从岑文辉手上夺来的蕴灵宝塔,也有左明君拜师时所送的墨玉戒指,还有曲家帮忙制作的赤砂虎牙,再加上认主法器剑灵,一共有七件极品以上的法器。

    观音吊坠已经送给韩伊雪,肖涛需要观音吊坠为韩伊雪驱邪护身,九星罗盘只有去堪舆风水时才会携带,而蕴灵宝塔是淬炼灵识和锻炼神魂才使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带在身上的,

    以前,肖涛随身携带的只有七赤铜钱和墨玉戒指,也足以应付许多突情况,甚至可以跟暗劲颠峰的武技高手一战,因为墨玉戒指的千军之力可以杀戮人体身上的煞气。

    当然,现在多了赤砂虎牙和剑灵,绝对是要携带在身上的,这四件法器是肖涛的四件底牌,而且一件比一件强。

    赤砂虎牙拥有至刚至阳的虎威之力,是极之难得的攻击型至阳法器,可以克制某些玄门秘术。

    而剑灵就更不用说,神品法器的威力无需怀疑的,只不过肖涛是刚刚获得这件法器,只知道剑灵可以克制凶物的阴煞,不知道剑灵在对敌方面会有如何功效。

    尽管如此,身上有四件法器,肖涛的实力已经比同境界的人强得不少,但那个老者一下子携带几十件法器,绝对不寻常,携带那么多法器也不可能天下无敌,法器始终是辅助性工具,只要自身的实力足够强大,都不怎么需要用法器了。

    不仅那个老者,还有另外两个中年人也是背着同样的行囊,两个中年人的行囊同样散着杂乱的气场,不用说行囊里面都是法器,而且行囊里的法器品质都很高,因为气场相当强大。

    这三个人很显然是江湖中人,不像是那种法器贩子,他们高调把这么多法器带到大街上,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又有什么目的?肖涛一时之间想不起来,陷进了沉思。

    “只要用阴阳土加在黑色丝绸上面,是可以用来屏蔽法器的气场的。”曲清盈不愧是法器世家出身,见识众广,一言就道出了那老者买黑色丝绸的原因,“那几个人都是法器的大行家,不会不屏蔽法器的气场而出来逛街的,估计是出了什么意外,他们法器的气场才没有屏蔽掉,要不然也不会来买黑色丝绸。”

    “曲姑娘,这些人是何门何派的?”肖涛问。

    “在江湖中,除了我曲家是制造法器的***世家,还有一个门派也是制造法器的***行家,我曲家与那个门派的制造法器实力是可以媲美的。”曲清盈看了肖涛一眼,卖了个关子。

    “我知道了,是神音门的御器一脉,在制造法器的领域上,只有御器者才可以与曲家齐名。”经过曲清盈一提醒,肖涛的眼睛就睐了起来,已经知道那三个人的来历了,是御器一脉的***。

    尚元真人曾经独闯神音门,一人打败神音门三脉高手,对神音门三脉的秘术都有了解,他把这些事告诉了肖涛,肖涛也自然知晓御器者的一些情况。

    御器者***的方法很独特,使用秘术也很独特,施展不同的秘术就用不同的法器,所以身上通常携带许多法器。

    御器者每次施展秘术就使用对口的法器,这是有利有弊的,弊端就是转换秘术时比较麻烦,要更换对口的法器才能施展,浪费时间,也给对方留下了空隙,这个弊端相当致命。

    有利的是,以专用法器施展出来的秘术威力强大,比不是专用法器施展出来的秘术强了不止一倍,所以御器者在攻击时,往往是雷霆一击,一招致人于死地,威力非常非同小可。

    “肖先生,你跟御器一脉有过节?”肖涛猜出老者是什么门派的人,曲清盈更是猜得出,同时也现肖涛的神色不对,就开口问。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肖涛只是感慨了一声,就没说下去了。

    肖涛也不知怎么跟曲清盈解释,他私人跟御器一脉目前还没有过节,不过很快就有了。

    但是,要说从来没有过节也不是可能的,那也是师辈与御器一脉的过节,当年尚元真人为了追杀不肖徒弟,杀得神音门三脉毫无还手之力,当时御器一脉的领头人伤在尚元真人手上,这个过节大了去了,只不过这个事,肖涛是没必要告诉曲清盈的。

    既然知道老者几个人的来历,肖涛也心中有数了,现在他不可能去理会这些人。

    一来,那老者虽然收敛气息,但境界有多高,肖涛与老者有近距离的接触,还是有所察觉的,至少是灵识化形的高手,不是肖涛可以出手对付的;二来,肖涛还有一些琐碎的事情要办。

    曲清盈不可能在林州呆下去的,她今天就要回丰州向曲月天复命,肖涛当然要抓紧时间带她到处走走,主要是带她视察一下酒店装修的情况,她可是股东之一啊。尽管曲清盈是甩手掌柜,好歹也要让她知道酒店的情况吧,人家可是真金白银投资了两千万的。

    在肖涛带曲清盈去南华街的酒店的时侯,那老者正带着那两名中年男人匆匆走进了一家酒店,来到其中一间豪华客房,取出黑色丝绸,放在茶几上裁剪,剪出大小不同的形状。

    两名中年男人各取出一个瓶子,往那些裁剪好的黑色丝绸上撒下一些黑色粉末,撕完之后,中年人就站在一旁,看老者结起手印,在那些黑色丝绸上面布阵。

    片刻之后,老者等三人就从各自的行囊中取出一件件法器,再用那些黑色丝绸包裹起来,如果肖涛和曲清盈在现场的话,肯定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肖涛没有猜错,老者这三个人正是御器一脉的***,也正如曲清盈所猜测的一样,他们来到山阳市出了点意外,布置在行囊里的阻隔法器气场的布阵失了效。所以,他们要急着买黑色丝绸来布置别一个气场阻隔阵法,否则行囊里的法器会散复杂的强大气场,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山阳可是林州省省会,玄门高手还是挺多的,老者来山阳是有任务的,不是来招惹麻烦的,所以必须阻隔那些法器的气场,然后低调行事。

    “大师兄,所有法器的气场都阻隔起来了,不用担心出去会被会别人察觉了。”一个中年男子对老者说道。

    “大师兄,我们要不要马上行事?”另一个中年男子问。

    那老者目光精湛,一副干练的模样,他哼了一声道:“急什么,大白天行事,难免有顾忌,咱们还是养精蓄锐,等到晚上,嘿嘿,给他们来一个一网打尽。”

    老者三人就一直呆在房里休息,直到傍晚才到酒店的餐厅,包了个厢房吃晚饭,吃到晚上八点才结束。他们三人也没回房间,直接退房走人,搭了一辆出租车,在市区悠转半个小时,才来到一条街道下了车。

    老者三人下车之后什么也没干,就在附近找了小公园呆着,直到差不到12点的时侯,才从小公园里走出来,直接来到一栋独立的别墅外面的围墙边上。

    “我先跃过去。”一个中年男人望了望五米高的围墙,右脚一蹬,整个人跃到了半空。

    “别跃,上面有法阵。”老者连忙伸手一抓,就把中年男人从半空中拉了下来,然后铁青着脸看着那个中年男人,低声责骂道,“别鲁莽,要是让人跑了,你十个脑袋都不够砍。”
玄门秘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