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二九八节 悲剧的维塔拉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九八节 悲剧的维塔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巨盾!

    坚若城墙!!

    没有亲眼看到的人,永远无法想象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巨盾,什么样的防御!没有花哨的装饰与光芒。就仅仅一面黑色的盾面,就仿佛永远也无法打破的堡垒。地狱骑士的烈焰在这面堡垒前退去,乌迪亚斯的巨剑也穿透不了它的防御。它就默默的伫立在那里,用身躯保护着下面的玛莎,以及那个突如其来的身影。

    火花四溅,巨剑与盾牌间发出令人颤栗的金属摩擦音。然后滑到了一旁。巨盾这才微微展开,露出下面的两人。

    有些娇小的玛莎,和一个魁梧的男人。

    这个男人秃头,身材壮硕,虽然没有乌迪亚斯那样庞大,却也肌腱鼓起,健壮惊人。一身金属的铠甲将他严严实实的包括在其中,却没有戴头盔。望着近在咫尺的地狱骑士和乌迪亚斯,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嘿,大家好。”

    “申特!”洛肯在后面惊喜叫道。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说起来他对申特并不陌生,作为陈岩小队最坚实的盾,申特的力量也一直是洛肯所关注的。只是和玛莎不同,申特行事太低调了,以至于在他的评估里,申特可能只属于普通的队员一级,战斗力并不出彩。

    可是他错了,申特的攻击力或者如他判断,可他不知道的却是申特根本就不是为了攻击而生的,他几乎将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防御之中。对他来说如何***敌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护!

    他要将所有伤害挡在身前,为队友撑起最坚实的墙!

    如此,就算没有锋利的爪牙又怎样?就算在地下隐忍那么久又怎样?只要在最合适的时间出现在最合适的地点,将最需要的队友保护在背后,那胸膛上的伤疤,就是他的荣耀!

    “你怎么会在这里?”洛肯问道。

    “我一直都在。”申特摸了摸秃头,憨厚的一笑。“这是队长吩咐的。”

    “陈岩?”洛肯眼中精光一闪。对陈岩感觉高深莫测。居然在所有人都未发觉的时候做下了如此布局。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让你来的,那修呢?”

    “嘿嘿……”申特没有说话,但远处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一直被众人忽视,被狄俄尼索斯锁入幻境的维塔拉倒了下去。只见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双眼却快速的转动,哪里还有半点被迷惑的样子?原来他早就悄悄的摆脱了狄俄尼索斯的幻境,却一直装作被迷惑,只等着机会暴起发难。

    洛肯顿时出了一身冷汗,维塔拉的厉害他是亲眼见识到的,如果让这个阴险的家伙躲在一边,那么战局就可想而知了。

    只是他没想到维塔拉既然已经苏醒了,为什么又会倒下?

    这时候一个身影在维塔拉的影子中缓缓浮现,那冰冷的眼神,沉默寡言的气质,可不正是修?

    一段时间没见,修显得更加的冷酷了,下半身还沉没在阴影中,手上却突然闪过一柄***,猛的划过了维塔拉的脖子。噗嗤一声闷响,鲜血和腐肉喷溅而出。溅的他一头一脸,他却仿佛感觉不到似的,紧跟着就一刀插入了维塔拉的胸膛,将心脏挖了出来。

    “啊!”维塔拉突然发出更凄厉的惨叫,比他被割喉的时候更凄惨,更恐怖。紧跟着身体剧烈颤抖,浑身上下冒出大量的黑烟。

    原来这才是他的弱点!

    洛肯的眼睛猛然瞪大,想起维塔拉多次身受重伤却恍若无事的样子。原来那具身体根本就不重要,只有他的心脏受伤,他本人才会受伤。

    可问题在于,维塔拉的身体最初是敞开的,整个内部都暴露在外。修是如何找到他的心脏,并且知道那是弱点?

    洛肯的脑海中又闪过陈岩的影子,以及那些寂静的夜晚,他伏在桌前默默阅读大量资料的样子。对了,他不仅仅是猎魔人,还是一个大旅师,恶魔密码的破译者,使用者。他本身就积累的大量的恶魔学识,当然有可能知道维塔拉的弱点。

    不知不觉中,洛肯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更觉得陈岩高深莫测了……

    在他眼中,陈岩的神秘已然上升到一种威胁,甚至比眼前的魔人更可怕。

    这个男人,这个低层界域上俩的猎魔人,到底在想什么?到底在计划什么?

    难道,他真的只想得到灵能熔炉的力量?

    还是对整个界域……

    洛肯不敢在想下去,因为他突然觉得,如何陈岩真是一个野心家,那么当他的计划完全实现之后,真的有可能统治这个界域!他的力量,他队友的力量已经足够强大,再加上他现在占据的灵能熔炉,魔人地狱骑士无法完成的恐怖,他却可以做到。如果他想,他甚至可以入地狱骑士一样,对整个风浊域进行生命灭绝!

    毕竟那意味着无法计算的灵能,意味着无限可能的进化!

    “陈岩!你要干什么!?”想到这里洛肯再也忍不住,对上方喝问道。金色的发丝随着烈焰与狂风舞动,宛如他的心情。

    不过他却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只有那铺天盖地的灵能带遮蔽了他的目光。反而是下面的修,在抓出维塔拉的心脏后直接没入了阴影,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一个隐藏在阴影中的刺客,绝对比暴露在外的***更可怕。更危险。

    “救我……救救我……”

    远处,维塔拉还在地下挣扎,鲜血与腐肉不断从体内流淌出现,胸膛上的大洞触目惊心。虽然他的喉咙被切断了,心脏也消失了,可他却仍然不肯死去,那种澎湃的生命力让人惊叹。

    在火焰与岩浆中,他一点点爬到了地狱骑士的脚下,对地狱骑士伸出手。

    “主人,救我……”

    “求你……”

    地狱骑士低下头,眼眶中的火团摇曳,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如此过了一会,他才俯下身,握住了维塔拉伸出的手。

    “谢谢……您……主人……”

    维塔拉丑陋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知道,只有强大如地狱骑士这样的魔人,才能挽回他的生命。

    可下一刻,他的笑容却凝固在了脸上。

    因为地狱骑士居然一用力,将他剩下的身躯扔上了天空。

    “桀桀桀桀……伟大的事业,不需要弱者……”

    “去死吧!”

    “不!主人!!”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