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51章 给她打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51章 给她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寒风夹杂着雪花迎面吹来,月光无法穿透这漫飘雪,月亮在夜空中只是一个白点,照不亮前方道路,刘飞死死的瞪着眼睛,没用跑,却走得出奇的快,步伐虎虎生风,以至于旁边的二孩用跑的才能跟的上,他这身军大衣,手拿扎***上山打了一的猎没沾染到半点血迹,今晚注定得见红。    只有两人的街道看起来有些苍凉。    事实上,刘飞阳到现在脑中都嗡嗡作响,***这个两个字,即使在电视听到都会攥紧拳头咬牙大骂,从未想过能这样悄无声息的走进自己的世界,并且发生在自己最爱的人身上,刚才还能想到一些画面,现在已经空白一片,不是无法想象,而是不敢想象!    远处,高档住宅的灯光已经刺入刘飞阳眼中,风月中那里的灯光也显得摇摇曳曳,战战兢兢。    “第二个就是!”    二孩抬手指向前方。    刘飞阳听到这话,没来由的身体一颤,他并不是害怕,而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安然。    那个女孩现在究竟过得怎么样?她的精神状态是否良好。    不知不觉中,他眼前再次出现安然的画面,是头发松散、神情呆滞、衣衫不整的坐在床上,画面中好像是自己靠近,安然缓缓抬起头,眼睛已经不是哭出泪水,而是哭到流血。    一想到这,这犊子眼睛里密布***,看上去已经把瞳孔吞没,这是在他二十年的岁月中从未出现过得。    心情变得非常凌乱,步子也越迈越大,越走越快。    二孩跟他生活这几年,已经习惯了有事找阳哥,什么事只要阳哥出现,一定能解决,三虎子的***他不怕,***的***他更不怕。    刘飞阳走进区里,直奔***楼房,伸手拽开门,一股热浪袭来,然而他并没感受到温暖,而是在这空气中感受到安然身上的气息。    保姆扎着围裙,正在给刚刚从补习班归来的婷婷端饭端菜,看到有人突然进来,惊愕的问道。    “你们…”    在刘飞阳看来,一位面相慈善的帮凶,远远要比追杀猎物的饿虎可恶的多,他不是圣人,也不会时刻想着尊老爱幼,这一刻保姆的面庞在他眼中无疑丑话成容嬷嬷,走到保姆身边,伸手薅住衣领,再用些力气都快给她从地上提起来。    “安然呢?”    保姆看到这眼神,手里的盘子顿时掉到地上摔成八瓣,今下午来的七个人她没害怕,还能客观的评判队伍有些怪异,现在看到她眼神他心虚了,颤颤巍巍的道“不…不”    “然姐在楼上!”    二孩抢先一步道,他着,快步往楼上跑去。    刘飞阳把这可恶的保姆往旁边一甩,随后也快步向楼上跑去,他越走越心惊,原以为自从父母离开之后,这世界上在没有事能让他慌乱,现在他才自己到错的离谱,如果有什么能让时光倒流,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要保全安然完整。    “你别进,让我来”    走到二楼,空荡荡的,并没发现***的身影,看二孩奔正对面的房门走去,他赶紧开口喊道。二孩听见这话,有些不知所谓的站在原地,刘飞阳迈着沉重的步子,从他旁边走过,一手握住门把手,停顿了两秒,这才有又勇气拧动门锁,推门进去。    不可否认,这里安然存在过的气息越来越浓烈。    可打开门之后,并没看见安然的身影,房间里空空如也,唯有床上放着的衣服平静的躺在那里,这是安然的黑色高领毛衣,衬托她婀娜曲线的高领毛衣,旁边还放着裤子,刘飞阳看到这慕,几乎站立不稳。    像是有个巨棒在一下一下敲击他的灵盖。    “然姐,怎么了?”    后方的二孩,看到刘飞阳呆滞的背影,又要哭出来。    “憋回去!”    这犊子的眩晕瞬间转化为滔的愤怒,红眼转过身,这时二孩才看到大犊子眼中自己从未见过的另一面。    直到此时此刻,这犊子心里的想法已经很简单的了,就是要弄死***。已经完全没有理智可言,快步向楼下走去,楼梯下了几步,看到下方稚嫩的张婷婷,正纯真的抬头仰望他,可以这犊子不是人,他也确实没有***办法,走下楼梯,伸出胳膊把张婷婷四十几斤的身躯给夹起来,走到***旁边。    “给***打***!”    转头朝呆呆的保姆道。    “打***!”    没等保姆有反应,他再开口喊道。    保姆被吓得双腿一软,险些栽倒在地,她在这里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拿张腾的宝贝闺女事,以往有,也只是用话来威胁的,人不是横着抬出这里,就是爬着走出这里,她挪蹭到***跟前,手还在哆嗦,拨了两遍才准确的把号码播出去。    “喂”    ***里出现***的声音。    “把安然给我,我弄死你,不把安然给我,我弄死***!”    刘飞阳冰冷而直接,话里不容有半点质疑,这是他这么多年,第一次出如此决绝的话。    ***先是一愣,在***上走了这么多年威胁他的人不少,话语比刘飞阳狠毒的更是有很多,可他不知道为何,听对面那人话,感觉身上冷风习习忍不住打个寒颤,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旁边,这个如出水芙蓉般的女孩,虽现在脸上如棺材板般的麻木,可越是麻木,就越是能让人提起来征服的**。    为了今,他已经准备很长时间,断然不能放弃。    “明给你,今晚得陪着过夜!”    他完,立即把***挂断。    正如他所:我都过不好,婷婷又能怎么?我好了,她会更好。    刘飞阳听着***里传来嘟嘟的声音,眼睛瞬间向下,暴戾的扫到张婷婷的身上。    孩子是保姆从带到大的,其中的感情不必多,她看到刘飞阳的目光不对,没有半点犹豫的跪倒地上,哭求道“您大人有大量,跟张先生之间的过节,不要连累到孩子身上,我求求你了…”    “安老师,怎么了?”张婷婷用她的童真问道。    听到这声音,刘飞阳眼神少有的出现一丝松动。    突然,他想到一件事,自己兜里有张卡片,是柳青青的,常坐在***的后座,又是***的姘头,一定能找到他。    他伸手掏出那张黑色带有金纹的卡片,往茶几上一扔。    “给她打!”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