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55章 安然美的让人死亡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55章 安然美的让人死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张晓娥坐在床上,房间里只有她自己,没有开花板上的欧式水晶吊灯,而是简简单单的开了个床头灯,已经洗完澡很长时间,脸上的妆也是后补上的,比今下午还要淡一点,看起来断然不会让人想到,她是能一棒子敲死松鼠的女孩。对于即将要发生什么,她心知肚明,有些紧张还隐隐有些激动。    给了钱书德总比在柳青青的***之下,交给那个***好的多。    一想到刘飞阳,她又有些作呕,如此良辰美景想起那个***还真有些大煞风景,现在还忍不住骂下午哪只老虎是个怂蛋玩意,食物送到嘴边都不敢咬一口。    再想到一个怂蛋老虎,和一个叫他老公的女孩在别人床榻承欢,却只能露出个幽怨眼神的傻子,也倒是能的过去。    她自然不懂什么叫下山虎,什么叫上山虎,也不会精力旺盛到研究一个只能在自己脚下仰望自己的傻子。    现在想到的是,只能那门外客厅里交谈的声音,什么时候结束?自己又应该摆成什么姿势?她不禁捏了捏自己的***。    钱书德看上去还比较满意的坐在沙发上,喝着狮峰龙井,脚尖有规律的点着地,这么多年来,肮脏龌龊的事他没少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写成档案也得一米多高,他从不把自己定义为单纯的商人,或者成为道貌岸然的企业家,在他看来那些都是虚的,钱已经够他几辈子都花不完,现在追求的是一种境界。    刘禹锡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认识一个人,能把他生活层次拉高一个甚至几个档次,称之为贵人!在他看来神仙这种住在上的人物,无疑就是自己的贵人。要今晚收获大不大,他会:我成功的把***向沙发里蹭进去三公分!    什么时候能在神仙面前把***着实,那也就得道成仙了。    嘴里饶有兴致的哼着京剧选段《故乡是北京》    敲门声的不期响起也没让他把曲调停了,悠然自得晃着脑袋哼着,如果不出意外门外是那芙蓉山庄的总经理来汇报工作,这是个产业,算上去也就是他手下的经理,不值得重视。    旁边的孙红文静悄悄的站起来,穿着整齐看起来精心打扮过,向门口走去的步伐还有几分喜鹊在窗边叫的喜悦,伸手打开门,见是丁永强瞬间一愣,没敢看后面都有谁,赶紧把脑袋压低下去一点。    “老吴啊,今晚做的饭菜不错,值得表扬,就是那野乌龟下次需要注意点,火候有点过,口感没有原来的细腻”    钱书德笑眯眯的一句。    “如果我没猜错,你想到的有三个人,我、老钱还有孙,对吧?”丁永强见门打开,回头对刘飞阳问道。    这犊子点点头,并没回话,在开门的一刻,他并没闻到安然的气息,反倒是闻到些许张晓娥身上那股有些燥人的***气息,已经大致断定安然不在这里。    钱书德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能听见神仙的声,触电般的睁开眼睛,随后拿出洞房花烛那冲***的速度站起来。    然而丁永强对他这幅举动并没有多大热心,平淡的抬手往下压了压,又转过头道“你的第一反应应该是来找我,然后是老钱,至于孙在你脑中想都没想对吧?”    刘飞阳微微一愣,随后再次点点头,这神仙身上好似有股魔力,原本的狂躁被他三言两语给压下来,虽还谈不上心平气和的在听,至少称得上耳清目明的观察周围,男人都在这里,如果真出事,那也已经出完事了,如果没出事,那就是还没出事。    神仙向前走到沙发边上,又抬手示意钱书德坐下。    事实上,现在钱书德已经蒙了,他弄不懂神仙现在的究竟是什么?跟自己又关系么?还有那个穿军大衣的傻狍子是来干什么的?    倒是孙红文变得有些战战兢兢,女孩、安然这两个字让他发觉苗头不对,好像是奔自己来的。    “还记得我今下午跟你过的话么?”他仍旧很平淡,没有指点江山的颐指气使,也没有俯视蝼蚁的高高在上,像是住在张寡妇旁边的老王头似的,和蔼道“这个***看到的远远要比你知道的讽刺的多,安然,你心中高高在上的仙子,可她,也只是被送来给孙的”    “嘭”孙红文听到这,吓得腿一软,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钱书德到现在才发现是什么情况,原来是自己的秘书做了让神仙不高兴的事,顿时变得提心吊胆,有人在场他不好表现出来,只能恶狠狠的看孙红文一眼,后者原本想求助,可看到目光,吓得一缩脖,颤抖的幅度更大。    “我要找安然!”    这犊子耿直的出一句,他不否认神仙的很有道理,也确实和今提点自己的话,在某种程度上相契合,但他实在无法深入咀嚼,不找到安然,心里像是有块石头没有落地。    “呵呵,去吧”    刘飞阳回过头,深吸一口气,盯着地上颤抖的孙红文,当得知安然是被送给他的,心里确实一惊,要知道如果把钱书德比作神仙的一条狗,那么孙红文是什么?最多算快骨头!但就是这块骨头,能让县里的老炮不惜抢人送他,并且那个人是自己的仙子。    那么在这一道一道的食物链中,自己算得了什么?    他现在没时间自怨自艾,刚走出两步,就听后面又道。    “孩子,我再送你一句话,保护自己的女人,和保护心中的猛虎一样,松了紧了,都不行!”    他背影一怔,随后咬咬牙,一如既往符合他虎犊子作风的薅起孙红文,硬拖着给拖出门口。    孙红文怕了,他想尿,可某些部位又不受控制,绝望的看着自己的老板。    在神仙面前的钱书德确实是一条狗,不让他叫是断然不敢把嘴张开,像是没看见一样把头撇向一边。    走到门口,这犊子用一只手,硬生生给他抬起来。    盯了两秒,才敢颤颤巍巍的问道“动她没?”    孙红文看到这眼神,吓得又想蹲下,他先是摇摇头,随后重重的点点头。    看到他的样子,刘飞阳嘴角一阵抽搐,他无法平静,心如刀割。    “哪间屋子?”    又问道。    孙红文抬手指了指前方,刘飞阳眼神顿时变得涣散的看过去,那房门关着,门把手安静的放着,这一刻,他多希望那扇门从未被人打开过?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站稳,站直!”    这犊子突然之间平静,还学着今下午神仙的样子拍了拍孙红文的肩膀,低头叹了口气,向后退一步。    孙红文有些懵,他不知道怎么了,还呆呆的站着。    随即就看,刘飞阳面目突然变得狰狞,好似今下午那头满脸是血的猛虎一般。    他瞪起眼,张嘴咆哮着“***你麻辣隔壁”    声音震彻视野,让花板上的吊灯摇摇欲坠。    然而,比着更迅猛的是他出脚的速度,宛如直拳的一脚踹在孙红文肚子上,就看孙红文整个人倒飞出去,随后重重砸在地上,滚了两个圈,恰好落在房门口。    “开门!”    他又咆哮一声,走过去薅起孙红文的衣领,硬生生给拽起来。    孙红文脸色已经变色,白色冒着虚汗,眼睛已经睁不开,可他还能听得到这犊子的话,从兜里掏出房卡,哆哆嗦嗦的对准门锁,把门打开。    “嘭…”    刘飞阳暴躁至极,没用拳头,而是一头顶过去,就看,孙红文两眼一翻,直挺挺砸到地上。    听到声,坐在旁边屋子里的神仙微微笑了笑,钱书德身体一抖,张晓娥心里嘀咕着,怎么好像有那个***的声音?    唯独一层门板之隔,躺在床上的安然,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这个不属于自己的虚幻世界,想着,应该能回家了吧?    她在等,可那门迟迟没被推开。    外面的犊子已经石化了,他不敢动,也知道怎么动,因为他最心爱的女人被人给偷走了,憋屈、委屈、愤怒、慌乱所有负面情绪在他心里交织着,犹如万箭穿心。    足足十分钟过去。    “阳…阳哥…然姐在里面!”    后方的二孩,终于有话的机会。    听到这声,这犊子才回过神,他也才发现,原来从那门缝里流出来的空气,里面掺杂着浓密的安然气息。    他一手搭在门上。    “咯吱…”    门发出恼人的响声,门缝越来越大,气息也越来越浓,最开始映在眼前的是蚕丝被,鼓起来的。    “哒”    他向里走一步,已经能看床中间,被子下面,是安然躯体的轮廓,旁边,是褪去的***校服。    “哒”    他又向前一步,看了到安然,她仍旧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看到刘飞阳,眼睛笑了笑,咬着嘴唇问道“你来了!”    “我来了”    “出去等我吧,我穿衣服”    “好”    这犊子一如既往的木讷,也没从还能放在被子上的衣服发现端倪,转过头,双脚发软的走出去。    安然看他出去,这才坐起来,把被子掀开,拿起衣服一件一件穿在身上,等她穿好,又是那长发飘飘,抱着书本走在梧桐树下的,清纯女同学。    她不回头的走出门,只留下空荡荡的房间。    那被掀开的被子下的白色床单好像预示着什么。    也在表达什么。    更在感叹红颜是祸水,美不是罪,美的让人忘记死亡就是罪过了。    要不然,为什么孙红文不惜惹怒满脸是血的猛虎,不顾死活的从满是继续的山坡俯冲而下,就是为了想要一次,**上没完成的,精神上的愉悦?    恢复些意识的孙红文,抬手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如果上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先去服侍那万恶的资本家,他如是的想着。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