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56章 我能死了么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56章 我能死了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飞阳有气无力的靠在走廊墙上,抬手从兜里拿出铁盒,里面是旱烟卷,把旱烟放在嘴里,掏出火柴点着,重重的裹了一口,不仅仅是手有微微颤抖,就连吐出来的烟雾也在跟着颤抖,深受传统思想毒害的他,到现在还无法接受已经发生的事,也不知道,张晓娥的开放只是县城的缩影,放眼市里、省城、京城早就已经进入到全民性狂欢的时代,如果只是拉拉手,亲亲嘴,已经不叫恋爱。    绿色的军大衣与芙蓉山庄格格不入,他嘴上在这短短时间内已经出现青色的胡茬,烟雾不是吸到肺里,而是挤到肺里,因为嗓子已经发炎红肿。    安然走到门口,看了眼地上的孙红文,这个险些就要成为她生命中唯一一个男人的人。没有冷漠到嗤之以鼻,也没有多停留两秒到留恋态度,她很平静的转头看向那犊子的侧脸,眼睛依旧宛若秋水清澈透明。    心思聪敏的她怎能看不出来是因为什么,但她没打算解释,原因无外乎她想看看在刘飞阳眼中破败的身子,能再次得到他的眷顾。    所谓的爱,是否能冲破一切思想壁垒。    “二孩,带你然姐先回去,我还有点事”    刘飞阳用沙哑的声音吩咐一句,重重的裹了口烟,发现烟头已经着起火苗,他用吐出来的烟雾把火苗熄灭,转过头看向那总能让他如沐春风的脸蛋。    “没事的,我们不还得活着么?”    他确实是在问,他担心安然想不开一时冲动做出傻事,眼神从未有过如此般渴望。    “得活着!”    安然看着他眼睛会心的做出个笑脸,此时此刻他发现,这个世界上的男人不只是都像父亲那样,喝一口纯粮酿造的烧酒,粗犷的道一声爽快,原来男人也有温柔的一面,也正是因为侠骨柔情才越发像个男人。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刘飞阳像个孩子一样点点头,再次吸了口烟,烟火已经到最末尾,他在吸的同时听到滋拉一声,火苗烫到手上。    “走吧,注意安全”    把军大衣脱下来递过去,没敢继续看,他还有很多事要做,比如***,自己刚才没把他怎么样,并不代表这事就过去了,这口浊气憋在他心里,在亮之前无论如何都要解决掉。    安然把军大衣披在身上,很长,已经没过膝盖。    身上的清香气味儿从他眼前飘过,仍旧那般清香怡人,余光中的影子越来越远,等影子快消失的时候,转过头看向安然那没有留恋的背影,又是宛如刀割。    安然迈着她固有的步伐走着,她不是柳青青那种高高在上的女王,也不是张晓娥那种费心专营的女孩,对自己的定义从来都是找个自己爱的人并且爱自己的人,相濡以沫相伴一生,日子不需要有多富有,也不需要受多少人膜拜。    两个人的事,只要两个人幸福就够了。    以后再要个孩子,如果条件允许最好是两个,一子一女,这样才能凑成一个好字,在清晨的阳光中把他们抚养***,在落日的红光中渐渐老去。    平淡一生未尝不可。    她也从来不认为自己长得漂亮是种罪过或者可以高人一等,也从未用自己的姿色谋取便捷途径,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美貌会化为累赘,姿色会成为束缚生活的枷锁,如果今没有那个犊子出现,明又会是什么样的生活?    走出大门,起风了。    安然不禁拽了拽衣服,把自己包裹的更严实,踏上刘飞阳一路杀过来的甬道,她不傻,能把知识灌输到稚嫩孩童脑中的教师,怎么会是傻子?知道刘飞阳留在那里会有危险,却更知道,自己不应该成为他的累赘。    一步一步向大门外走去。    远处的***已经从地上站起来,谈不算完全恢复,至少不用别人搀扶,***老炮这四个字绝对不是挂在嘴上那么简单,没骨子里的彪悍和浸透神经的坚持,绝对无法在几十年的腥风血雨中浸淫出来。    “我败了”    “你败了”    他的声音和柳青青的声音几乎一起飘荡出来,二人都是风月场合的老手,看女人身上的细微变化,比自己明拉什么屎还清楚,看安然从远处一步步走过来,步伐并无半点改变,就知道孙红文并没有把这份贺礼收入囊中,不收礼就办事?在这物欲横流的***显然不现实。    ***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直响,松动的槽牙险些被他咬下来。    攥紧拳头道“青青,可是我不甘心啊!”    “你做什么,我挺你!”    柳青青手里夹着万宝路,她好似重新化了妆,嘴唇红艳到诡异,眼影漆黑到神秘,声音空灵到瞬间融入夜空。    “哎…”***重重的点头,虽脸上已经被刘飞阳打到没有人形,可声音没有半点变化,踟蹰过后抬起腿,向芙蓉山庄里面走去,柳青青平静如水的跟在旁边,路过安然身边他没有动,这种事一次不成就不可能有第二次,安然即使是嫦娥下凡,孙红文也没有胆敢继续碰。    四个人擦身而过,只有二孩用恶狠狠的眼神看了看,但他没动,知道阳哥还在里面。    芙蓉山庄这场闹剧,显然要到了收尾的时候。    ***准确无误的走到三楼,原本站在走廊里的犊子已经进入钱书德的房间,他正站在钱书德面前,昏迷的孙红文也被拖进来,在地上躺着。    他挺直腰杆道“我这人不傻,知道挨打要立正,做错得认罚,今闯进芙蓉山庄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是我不对,如果跪下有用,我现在给你磕头!”    钱书德听到这话面色一紧,神仙正笑眯眯的坐在旁边,他不敢表态,并且在刚进门时,神仙对刘飞阳话而不是对自己,是什么意思他心里清楚。    在自己的地盘,被人砸场子还让人打伤秘书,传出去对他这个首富来是奇耻大辱,可又不得不打碎牙咽肚子里,憋屈的点点头道〉淖笸弱呦氯ァnbsp;   一脚。    “咔”骨头断掉。    抡洋镐刨地,下盘何其稳也!    原本昏迷祝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