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59章 咋还不来呢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59章 咋还不来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有人曾过人类有三大梦想是:飞翔、长生不老和预知未来,最后一项换句话是普通人的梦想,并无法代表大多数,真正的牛人根本不用预知,而是在创造。萱华园是个品牌,拥有者丁永强既然能被人称之为神仙,也就有他独到的过人之处。    清晨阳光刚刚照射在东方卢浮宫的院子里,丁永强穿着太极服,已经打到收势,头上是青松,旁边是石台,只不过在这寒冬里不能休息憩,可这并不耽误喜鹊蹄鸣和山林间鸟语,齐青钢站在三米远外,手里抱着外套,看神仙动作越来越行云流水,钱书德站在另一旁,嘴上咧出开心的笑,看都打完拍手鼓掌。    “行如流水,动如微风,妙,确实妙,***年上了一次当午山,看上面的太极宗师打太极,也有如此风格,堪称臻入化境”    钱书德顶着两个熊猫眼,作为首富已经不能单单的用资产金钱来衡量,更多的时起到标杆作用,镁光灯前镜头下,哪个不是年近五十还意气风华的钱书德?也就是在神仙的压力下,已经让他顾不得这些浮夸的东西。    昨夜的犊子给他带来震撼绝对不亚于原子/弹,在这原子/弹后面就是神仙一万吨当量的核弹,让他爬***骑在张晓娥身上,是万万不能的,作为首富他还像个色中饿鬼那样就落了下乘,思考了一夜,也在沙发上坐了一夜。仍然没想通为什么神仙会对那个犊子有如此态度。    此时此刻的钱书德很憋闷,这口气憋在心中,可又不能发泄出来,他想知道因为什么。    齐青钢快步走过来,每早陪着打太极是必修课,手上拿着发热的热水袋放在衣服下面,也是必然,他把衣服披在神仙身上,向后退去,站直如青松一般。    “当午山的赵宗师?”    丁永强嘴里反问一句,迈着步子不急不缓的往前走,打太极动作不急,这堪称寒冷,却让他头上出现一层汗珠,没用钱书德回答,又道“上次去当午山还是三年前,赵宗师刚刚坐上掌门人之位,现在这些所谓的武林啊,越来越商业化,还弄出个剪彩的节目”    钱书德落后半步的跟在旁边,对神仙的话不敢反驳,点头应承道“确实,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已经没有任何事物能脱离经济体制之外独立运行,开宗立派需要举行大典,举行势必要花钱,还有每年的大典,都需要用经济来维持,不过赵宗师的太极确实堪称宗师风范,不愧是赵氏的第三十,在夏季满是蚊虫的时候,在某领导家蹲守两两夜,身上被咬了不下三十个红包,也愣是没叫一声苦,过程不重要,结果很重要。    “青钢,机票订完了?”    丁永强放下筷子,把嘴擦干净之后问道。    齐青钢永远守候在他旁边,听见问话,微微弯腰道“上午十点二十的飞机”    钱书德听见这话蒙了,按照计划今还有一,怎么突然改变?    “强哥,有事啊?”他把手中的包子放下,硬着头皮问道。    “临时有点变化”    丁永强回答的异常简洁,他也不用跟钱书德解释什么,完之后站起来。    “哎…您有事您忙,改***看您”    钱书德也不敢有过多挽留,多了反而会让人心生厌烦。    市里萱华园酒店的迎宾车恰到好处停在门口,丁永强含笑道一句好,随后走出门,钱书德目送着上车,离开,人还像做梦一般,刚才抬起的手臂没放下,太过突然,没给他一点反应机会。    放眼市里,有谁敢跟他这样?生意场上那些人都的求着他,也就是市里为数不多的两个头头,敢在极端情况下对他蹙眉,过后还得一句:老钱啊,不都是为了gdp么,有争论是好事,有争论才能进步嘛。    再走回大厅里,好似神仙仍旧坐着吃饭,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等他接受这一切,脸色顿时变得没有那么和善,阴沉着脸,对于神仙他不敢有半点埋怨,这并不代表他就是圣人,心里还有口气没出,至于神仙因为什么离开,想必责任在那穿军大衣的犊子身上!    没了神仙,这富丽堂皇的芙蓉山庄也就是儿科的建筑,不能给他半点温暖,抬手朝旁边的***服务员道“备车,回市里”    丁永强坐在后座,闭目养神,没心思欣赏周遭风景。    齐青钢坐在副驾驶,他站在旁观者清的角度自然能看的全面,也能想的全面,像钱书德这种老板见的多了,自然不值得一提,让他想不通的是,那个看起来有点没脑子的犊子,居然能得到老板的赏识,绝对是祖坟上冒青烟。    同时他也为能打麻自己手臂的犊子暗暗担心,上地下的悬殊位置,就好比一个在地上爬的乞丐,一个是坐在高铁上切牛排的绅士,绅士好心想让乞丐也尝尝牛排是什么味道,可高速运行的列车并停不下来,只能顺窗户牛排扔下去,如果乞丐接住,能吃饱站起来,并且油水够他饿个三五,可如果接不住,更容易被惯性带来的冲击力砸死!    是福是祸,不好分辨。    后面的神仙像是看透齐青钢在想什么,没睁眼的道“这个世界上有野心的人很多,比如曹操,有能力的人也很多,比如孙权,什么都没有只靠着巧舌如簧掉几滴眼泪能笼络人才的也有,比如刘备,可他们到最后都没能统一中原”    他到这突然停下来。    齐青钢不能开口,但是他的惯性思维使他不得不想:难道这犊子是司马懿?    后座的丁永强好像笑了笑,没再继续话。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昨夜还人声鼎沸的芙蓉山庄,此时此刻像是被人遗落在荒郊野岭的孤僻建筑一样,荒废很久的那种,蜘蛛满布。    山里没了神仙注定成不了名山,山庄里没了老板,员工又都开始百无聊赖的混日子,各个无精打采垂头丧气。    唯独有一人,仍旧生机勃勃,心中信念坚定的憧憬明。    这人就是全身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张晓娥,还在坐在床边,困得眼睛已经睁不开,摇摇晃晃,如果后背挨到床上,立刻会睡过去。    昨夜发生什么她大致能知道一些,外面话声了一点,她就全然不知,那些零星拼凑起来的信息并不足以支撑她得出最正确的结论,她固有思维是,柳青青上面是***,***上面是孙红文,孙红文上面才是钱书德,自己只要跟他睡了,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因为有窗帘挡着,她并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保持了一夜的姿势让她身形有些僵住,她确实挺不住了,一个人的等待太过无聊,能坚持到现在也是奇迹,用尽全力把眼皮抬起,露出茫然无措的眼神看着紧闭的房门,嘴里缓缓呢喃“你咋还不来呢”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