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92章 河谷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2章 河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河谷宽数百丈,深数千丈,正午时分,阳光才能探底。  现在不算太晚,但估计不出三个时辰,就会重新陷入一片黑暗。河谷最上游,位于大黑山脉祭月峰,也就是天幕传送阵的最北端。那里有个大坝,大坝归修真界最大的帝国龙城万里帝国管制。

    这个时节,河低中段仅有一条近乎干涸的清流。

    由于并不敢肯定唐烧香落入河谷,也不知道应该在哪片区域寻找,加之河谷大部分区域处于黑暗中,仅只中段能见度可以。所以,杨二姐等人,施展驭气飞行术或御剑飞行术,盘旋而下来到谷底中段上空,然后试探性地往黑暗深处飞了一段距离,便无奈地放弃。

    离开前,她们下到中段的溪流畔歇息了一阵。打算恢复体能后再飞往上空的租界。

    此刻,唐烧香也下到了谷底,由于环境太幽黯,不得不放弃,打算明天正午再来搜查一遍。

    杨二姐等人来到一块巨石旁,吃了一颗丹药后,盘膝而坐,眼眸微眯,指掐印结,调心养气。

    就在这帮女***全身心投入到体能恢复中时,巨石后侧,一小半张面孔,悄悄露了出来。他款款深情地注视着杨二姐,眸光似乎一刻也不曾离开。他看得如此着迷,如此投入,以至于脑后上空,一个人影,腾云驾雾般悄然靠近与降落,都没有丝毫察觉。

    他身后的这个人影,便是唐烧香,脚下暗藏着那双绣花鞋,除了破风声响外,悄无声息。

    通过衣着,唐烧香便辨认出这少年正是申公狂羽带来的“犬孩”,模样俊朗,但因为自小跟狼一窝,又是申氏家族的试验品,所以,语言系统还没恢复,几乎无法说话。跟人类的感情也较为生疏。显得很孤僻。

    一见到这个“犬孩”,唐烧香便回想起了那名猎户头子的话。不由得对这名犬孩心生一丝好感。

    这名犬孩终究没有惊扰杨二姐等人,直到她们中实力最强的杨二姐,最先恢复体能收功起身,方才将身子缩回到巨石后。但吃了丹药体能恢复的杨二姐,感应出了巨石后有一股异常的元力波动,遂拔出剑来,侧身倚靠着巨石,悄无声息地朝巨石后侧探去。

    就在她小心翼翼地探出半张脸,眸光掠过一个突起的岩石棱角时,不经意间与对面一小半张脸上的目光迎面碰在了一起。当见到对面是半张十分俊朗的面孔时,杨二姐方才舒了一口气,朝着对面淡淡一笑,那名犬孩也回以淡淡的笑。

    杨二姐没打算在谷底久待,当即转身,回到了姐妹们身边。

    其她女***先后从体能恢复中醒来,在杨二姐的带领下,运转修为,施展驭气飞行术,或御剑飞行术,朝着上界飞去。

    这期间,那名犬孩,一直仰望着天空,目送杨二姐等人的身影渐去渐远,直至彻底消失。他是如此专注,以至于唐烧香早已悄然来到巨石后,也没有觉察到。

    看到这一幕,唐烧香略感欣慰,他最担心犬孩被申公家族训练得血腥残忍,毫无人性。从储物袋内拍出那卷书信纸后,唐烧香悄悄将它留在了杨二姐等人刚才坐定的平坦石头上,然后指掐印结,操控绣花鞋,悄无声息地退出了数十米远。

    躲在远处,唐烧香看到那名犬孩最终现了书信纸,捧在手中反复端详,貌似不识字,不知哪一端是上,哪一端是下,颠来颠去,最后无奈地将之装进了储物袋中。

    随后,他掏出一面传送幡,挥了挥,虚空震荡间,现出一个凹陷的涡洞,从中现出一口丹鼎。将一抹元气灌入其中后,鼎内威芒一闪,自遍布鼎身的大小晶斑透射而出,俄而,鼎身上一颗与大唐东游门直系外院相对应的地域级晶斑,显亮而起,持续一阵后,鼎内传出嘭的一声闷响,紧而自鼎口尘扬而起一团金紫色粉屑,化形成一名手执白羽扇的青年来。

    见到犬孩后,青年开门见山道:“找到北方孓笑了没有?”

    犬孩摇了摇头,半晌憋出一个字:“黑!”

    申公狂羽明白他所说的意思,由于已经过了正午,谷底现在大部分处于黑暗状态,给人力搜索带来了极大困难。但犬孩这个借口还是让他颇为不悦,让他扩大范围搜寻一阵后,再回去。

    犬孩点了点头。但他并没有继续搜索,而是再次从储物袋内置的宝物盛中,拍出了那卷写有情诗的书信纸,反复端详,反复思索,不时抬头望了望杨二姐等人刚才离去的方向。

    过了一个多时辰后,谷底快要完全被黑暗吞没,他方才将书信纸重新卷起,小心翼翼地装进储物袋中,然而施展上乘***……

    施展***时,他通常变得十分谨慎。就在这时,突然觉察出远处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觉得颇为诡异,如果是北方孓笑,怎么可能会躲着他。他从修真界来,***有高等***,在租界这个地方,根本不用防备别人,只有别人防备他。

    疑惑间,他朝可疑地点寻去,现暗藏的身影正紧急后撤,遂运转修为,身形化作一道飞梭,朝着暗处的人影冲了上去。

    晃眼间便是落在了唐烧香跟前,此时的唐烧香,脸上的兽血已经洗净,但依旧是真气化的面庞,面庞上端依旧隐隐覆着那层天然纹彩。只是基本上处于透明化,在昏暗的环境下,肉眼几乎难辨。

    对面的神秘少年是申公无极痛恨的人,犬孩略微思索,便是大喝着朝唐烧香攻了上去。

    双方交手了几个回合,唐烧香暗呼对方的内劲了得,不愧是长年在狼窝里带待过的,受过体别训练的!

    唐烧香原本只是想与这名犬孩拉近关系,并不想与他结仇,加上对方的身手很强,所以没有与之纠缠,唐烧香当即指掐印结,操控暗藏在脚底的绣花鞋,朝着上界飞了上去。

    犬孩紧追不舍,但他的度,根本无法跟唐烧香脚下的绣花鞋相比。

    ……

    二人刚才的打斗声,隐隐传到了四五百米开外,那里,一名浑身是血的少年,挣扎着支起了极度虚弱的身躯……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