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算计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九章 算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天胤从九阿哥府离开后,没过几天,胤又以生意的事为名,将胤、胤俄和胤祥三人约了出来。? 虽然外面的谣言对于胤确有影响,但是只要康熙和胤相信他,这些都无关痛痒,但是该算得账还是得算。

    之前他母妃就曾提过,德妃近来一直憋着一股劲想讨皇阿玛的欢心,皇阿玛的态度比起先前软了不少,因此,德妃和胤祯的态度也逐渐嚣张起来,就胤所知,这段时间,这对***可没少给四哥脸色瞧。

    哼,就不该惯着他们,否则现在是给脸色瞧,之后想必又何从前一般,予取予求。

    胤俄心里面是压着一团火,要不是胤祥拦着,他肯定要冲到八阿哥府去找胤他们两口子好好理论理论。他们兄弟是有那点对不起他们,让他们这般嫉恨。

    “九哥,八哥他们没良心不是实诚人,咱们以后还是离他们远一点,没事就算计,一点念想也不给人留。”胤俄一进包厢,抬手灌了自己一杯茶,就嚷嚷开了。

    他就是个直脾气,人家对他三分好,他还人家十分好,何况胤对他,从来是十分好,他又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胤吃亏而不吱声。

    “十哥,这事只要皇阿玛心里有数,咱们哥几个心里有数就成,那些墙边草,任他们自己想去。”胤祥之前也曾担心过,不过在胤跟他谈过之后,他也就把自己的那点小心思给收敛起来了。

    人与人之间都是相互的,即便胤对胤他们仍有保留,可他的保留只是想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从来没有损害过谁的利益,从这一点上,不难看出胤对们的心意。可能就是因为这个,胤才会在胤遇事时给胤找理由。

    “这事先就这样,今天找你们来是有他事情。”胤伸手敲敲桌子,示意他们安静一点。

    “九哥,到底什么事啊?”胤俄和胤祥对视一眼,见对方不明白的样子,不由地看向胤,眼见胤也摇头,这才把目光投向胤。

    胤瞧着他们这个样子,长了一口气道:“行了,都先坐下,咱们边吃边聊。”话音刚落,胤身边的林初九便自觉地出去吩咐小二上菜了。

    等菜上齐,林初九等人便去了门外守着,胤等人是留在包厢里,边吃边谈事情,毕竟胤今天把人请出来,并非只是想续续旧。

    几杯酒下肚,胤这才开口说道:“母妃前天找我过去说了一些事情,四哥应该也感觉到了,德妃娘娘和十四弟这段时间可是非常得意呢!”

    胤闻言,不由地将面前的一杯酒直接灌进了嘴里,原本微微上扬的嘴唇也瞬间抿成一条线。他可不仅仅只是感觉,他是深刻地感受到了。都是一个母妃生的,可是待遇却千差地别,他都已经放弃这份所谓的***之情了,可德妃却不肯罢休,似乎真的只有他死了,德妃能罢休。

    “九弟这话是客气了,德母妃想必是希望我这个碍眼的人能永远消失。”胤眼里闪过一丝黯然,即便下定决心要放弃,可心里也不是一点都不在意。

    “四哥,该消失的人是们不是你。”只要遇上有关于胤的事,一向爽朗侠义的胤祥就会变得有些冲动。

    胤俄的性子比胤祥还冲动,虽然有些成算,可比之他兄弟,却差得远了,“四哥,这种母妃和兄弟,有还不如没有,而且九哥之所以提这件事,肯定是有成算的,你不必太过忧心。”

    “四哥,老十说得对,这事弟弟的确有些打算。”胤拿着酒壶给众人一一倒上酒后,又道:“之前我母妃就曾说过,与其一直受德妃的摆布和算计,不如彻底地划开界线。”

    “九哥,你的意思是说……”胤祥思及前段时间们提过的过继之事,眼睛一亮。

    这事他们之前就有打算,只是德妃作死被禁足,他们倒是有想法,无奈德妃人都不能出永和宫了,他们就是有千般算计,也用不到她身上去。本以为有了这样的教训,德妃就算不改邪归正,也该有所收敛,谁知不过才一两个月的时间,便又故态复萌了。

    胤见他们都反应过来,不由地点点头道:“现在虽然不是好时机,皇阿玛和太子之间的矛盾让现在的时局显得分地紧张,八哥和十四弟倒是想混水摸鱼。可能走进这个局的人,谁也不傻,是矣,过继之事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能达成的,不过若是让德妃被罚,被降过德嫔或者德贵人,想必日后她就是有心想找四哥的麻烦,也得掂量着自己的身份。”

    在这后宫,向来以身份为尊,否则就德妃一个包衣出身的妃嫔,凭什么立于众嫔妃之上,又凭什么对别人指手划脚,还不是因为她位列四妃之一。

    之前德妃的所作所为,碍于胤,胤只得暗暗憋着,可实际上他心里早就开始盘算着怎么对付她了。

    德妃此时还思量着如何恢复往日的荣光,如何报之前的一箭之仇,却不想,在她暗自筹谋的候,别人早已将她算计在内了。

    “这也是个不错的办法。”胤祥一脸赞同地点点头,反正依着他们的计划,胤迟早都是要记在佟皇后名下,如此,德妃是妃,还是嫔,又或者是贵人,对他们来说都毫无区别。

    胤心里虽然稍显犹豫,可只要一想到近段时间德妃和胤祯的所作所为,胤心中的那点犹豫也就散了,“九弟是担心我有想法吗?”

    “德妃被降,四哥若是还未过继,肯定是有影响的。”胤看了胤一眼,实话实说。

    胤闻言,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有影响,难不成还能比现在更差不成,“九弟不必顾虑,有些事我早就想通了,而且局势再差也不可能比现在更差。”

    胤他们对看一眼,觉得还真是这么事,有母妃等于没母妃,有兄弟等于没兄弟,他们过得再好也与他无关,相反地还要时时受他们算计,与其一直纵容他们,还不如给他们找点事做,以免总是这般恶心人。

    “既然四哥不介意,那弟弟便回了母妃,让母妃看着办了。”宫里的事情,胤能让宜妃出面,毕竟宜妃和德妃斗了这么多年,对德妃甚是了解,动起手来自然也得更为俐落一些。

    “九弟不必因为顾及我而吃亏,只要留他们一条性命,***的都无所谓。”胤虽然对德妃***的所作所为心寒,却从未想过要他们的的命。

    “既然如此,那四哥就等着吧!”胤双眼微眯,嘴角含笑,明明是一副俊美无俦的模样,偏偏却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得到胤的应允,胤动起手来也没了顾忌,以往是担心胤还没真正放下,现在好了,只要胤没意见,那他也不在乎是不是把德妃***给得罪死,反正他们之间早就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待到入冬时,眼瞧着婉兮就要临盆了,用了让婉兮安心,也为了让自己安心,胤不只是将接生嬷嬷重新一遍,还专程将婉兮的额娘齐佳氏给接了过来。

    齐佳氏对于婉兮这胎也相当地关心,之前两胎,因着怀孕期间一直没什么问题,她也不操心,可这一胎却是不一样,刚怀上便那般凶险,虽然现在情况尚算稳定,可她心里一直担心女儿生产。这女子生产本就是一脚踏进鬼门关的事,不小心一点不行,何况这周边还有不少人虎视眈眈地盯着。

    德妃的事情冷眼瞧着是过去了,这后院里的妻妾看似老实了,实际上这些人暗地里都盯着,就好比缩着爪子的猫,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人来了那么一下。

    “额娘,不必如此紧张,别的地方女儿没信心,可这清漪院,女儿还是有些信心的。”婉兮瞧着坐立不安的齐佳氏,开始有些后悔将人接来了。

    “兮儿,不要小看这后院的女人,女人一旦狠起来,比男人更可怕,各种手段频出不说,那些害人的法子更是无孔不入。”齐佳氏越是担心自然就越是小心,小心过度就像她现在这样,显得有些疑神疑鬼。

    婉兮伸手轻抚自己圆鼓鼓的肚皮,感觉肚子里的孩子突然踢了她一下,不由地一愣,随后笑了笑道:“额娘,有事话女儿不多说,但是额娘要对女儿有信心,一如从前,女儿也从未想过会有今天。”

    齐佳氏闻言,表情微怔,随后回过神来,轻笑道:“对对对,兮儿从来都是有福的。”

    要说婉兮没福,齐佳氏也不信,自打选秀之后,她自己一跃从侍妾成为侧福晋不说,还连生两子一女,其中一胎更是皇室第一对龙凤胎,这不仅奠定了婉兮在九阿哥府里的地位,也成就了整个完颜一族的女儿家。

    虽说完颜是大姓,可是这并不表示完颜一族的女子就个个都有好运道,自打婉兮之后,族里的女子不管选秀结果如何,都嫁得不错,这一点也让他们家得了不少的好处,至少现在的完颜家再不会被边缘化,遇上各种事情,还有言权。

    婉兮见齐佳氏的神情平静不少,心里不由地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她原本不紧张的,可一见齐佳氏紧张,她这心里也不由自主地觉得紧张。好在把人给劝好了,不然真到了生产时,这情绪不对,也是很危险的。

    正想着,婉兮感觉下身传来一阵阵疼痛,一时忍不住,不由地惊呼出声。

    “兮儿,你这是怎么了?可是要生了?”一听婉兮惊呼出声,不只是齐佳氏,就是高嬷嬷她们也不由地围了上来。

    婉兮已经生过两胎了,对于生产还是有一定经验的,像这种生产前不规律的疼痛和宫缩,临近生产,都会出现,只是这两天频繁了些,是矣,婉兮便吩咐高嬷嬷,让清漪院里的人把东西都准备好。此时,婉兮疼过一阵,正想说没事,却感觉有一股热流从身下涌出,一时间,婉兮不由地抓紧齐佳氏的手道:“额娘,我要生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