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61章 天仙地仙囹圄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61章 天仙地仙囹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丁永强是大地方的神仙,吴中是这个地方的神仙,对于刘飞阳来,前者遥不可及后者同样遥不可及,能坐在一起吃饭并不代表身份地位一样,他一口一口的喝着,听着吴中口中讲的大道理,都是些完全没有营养价值的话,类比起来和农村妇女坐在炕头上嗑着瓜子扯家常,并无半点区别。    曹武庙站在一旁,用媳妇受气的哀怨眼神看着,让人觉得有些好笑,开始时插了两句嘴,可吴中没有顺着他话往下的意思,也只好悻悻的闭上嘴,心里是又愤又怨。我唐唐食杂店老板,居然能站在旁边当看客?好吧,这也没什么,可炕上坐的是穿军大衣的犊子,他有何德何能跟我比?    又忍不住猜想,这犊子先是引来了那些陪酒姑娘,又是张晓娥那个浪/货过来发贱,现在是吴中坐这跟他喝酒,难道他身上有什么魔力?    他自认为自己头脑还行,旁边房子刚租出去的时候,要开旅店自己嗤之以鼻,也能稳定的收点房租,现在旅店走上正轨,自己把房子收回来,前期投入没有了,客流也稳定了,属于坐收渔翁之利的买卖,放眼中水县谁能比我精明?    他偷偷瞟了眼傻乎乎的犊子,得出的结论还是:傻人有傻福!    像自己这样精明的人注定要独立奋斗。    事实上,谁心里有苦谁知道,刘飞阳心里是叫苦不迭,如果能把杯里的酒让出去,他会加根香肠送给曹武庙。吴中嘴上没有正经话,可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窥觑自己身上有什么过人之处。    他不相信吴中能透过皮囊看到自己骨子里的美,换句话,当吴中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一脚把自己踢开。    在他和柳青青之间,刘飞阳选择的无疑是后者,怕的就是步入张腾的后尘,飞阳变了刘。    “***走了,痛心啊!”    吴中抿了口酒,口中带点惋惜的道,他属于怎么喝脸都不变脸色的那种,现在也看不出什么变化,话的同时,仔细观察刘飞阳的反应。    “***?”    “***?”刘飞阳刚刚出个问号,旁边憋得直放屁的曹武庙终于开口了,又瞪着眼睛呆萌的问道“***哥去哪了?上外地发财去了?”    吴中心里暗骂该死,刚刚道正题就被这老家伙打断,在看对面的犊子面色已经恢复如初,只能拿出自己的好脾气,道“人没了,跳楼***了,前几的事”    “哎呀…人活的好好的怎么能***呢?桑塔纳开着,金链子戴着,挺潇洒的啊”曹武庙喋喋不休的问,显然还出于震惊之中,饶是他精明的脑袋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刚才刘飞阳就打算装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现在自然也不会答复,也像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话题,眨眼等待***。    “哎”吴中叹了口气,一拍大腿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他心里是咋想的谁知道,可能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呗,就是可怜婷婷了,那孩子才几岁,没了妈又没了爹”    曹武庙现在算是发现新***,也可以这个消息让他震惊,把他在没生炉子之前才会坐的板凳搬过来,坐到二人中间,瞪着眼睛又问。    “我前两还看到他开车过去呢,人活的好好的,穿个中山装挺立正的,没就没了,还跳楼!不应该想不开啊”    吴中主要目的是来试探刘飞阳,虽没试探出来什么,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没想着今就能把所有看透,如果这样,这个人也不值得重视。    他又万万不愿意和曹武庙这个老东西费口舌,抬起手拍拍曹武庙的肩膀“是啊,谁能想到人没就没了,跟做梦似的,活着的好好活着吧,你们先忙,我还有点事,先走”    他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到火炕上,随后不留痕迹的对刘飞阳点点头,迈步出去。    “慢走啊…”    曹武庙抬起还没坐热的***,给他送到门口,回过头看刘飞阳还在炕上坐着,也忘记刚才那股愤愤不平的劲,年纪一大就看不惯生离死别的事,况且这人还是名人,物伤其类的坐到刚才吴中的位置上,习惯性把钱收起来踹到自己兜里。    没管吴中的嘴干不干净,拿起那还有一两酒的杯子,喝了一口,仍旧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花板,眼里还有点水雾“人这一辈子啊,真不能想明,没就没了,还啥啊,喝酒吧…”    抿了一口之后见刘飞阳没有任何回应,也不再暴躁的动手动脚,缓缓又道“你还太,理解不上去!***虽然比我,但他混的好,想当年要开龙腾酒吧的时候才多大了,三十岁左右,就在食杂店门口啊,一个人砍翻十几个,马路上都是血,就咱们食杂店玻璃上都溅上血了,猛,真的猛,号称中水第一猛人,放在古代也是张飞那种,能喝断长坂坡”    “呵呵…”    刘飞阳闻言摇头笑了笑,作为成功者,他对***的勇猛都是道听途,至少在动手的时候,他没看出来***有开辟地的架势,寥寥两拳也就那样,不过这簧砩稀nbsp;   如果,孙红文能再次站起来,来屁大的中水县,自己得怎么应对?    吴中是地仙,今是第一次出现,绝对不是最后一次,他亲近自己代表着有期望,当有一期望变成失望,他这个人会不会做出什么事,也很难判断。如果把自己像个鸡肋似的扔到一边算好的,万一这犊子失望至极,对自己做点过分的事。    自己手上是摸血还是摸屎?    这个神仙的出现看似对他没有什么直接影响,可是想想,好像让他深陷囹圄,没有高墙铁只存在于黑暗中的囹圄。    变了,一切都在变。    有些头疼的抬手挠了挠头。    这个平淡的举动看在正滔滔不绝的曹武庙嘴里显然不对,刚才他的话也不知到哪里,此时指着刘飞阳的鼻子,开口讥讽道“你想不明白,就你那榆木疙瘩脑袋也不可能想明白,***那是神一般的存在,战神!其实吧,那个叫婷婷的我倒没见过,也不在乎,就是那柳大美人以后咋办啊?”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