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64章 是一个人么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64章 是一个人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飞阳第一次见到曹武庙嘴里的臭婆娘,也就是他的贱内,长得和普通妇女并无两样,脸上也没有引人注目的焦点,和田淑芬不同,岁月好似没有眷顾她,该有的皱纹一道不少,可能是担心家里的“产业”就过来看看,起初对刘飞阳还有些客气,接触两个时之后就原形毕露。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她除了言语刻薄一点之外,并没有干大事的坏心,坐在炕上,曹武庙又是端茶又是倒水完全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有些过于甜蜜的话刘飞阳听着都臊的慌,可却真真实实在老东西口中出来。    臭婆娘也没有他嘴里的那么不堪,被他逗得时不时会笑的前仰后合,偶尔也会关心的店里的东西该吃就吃,别饿到自己,煤该烧就烧,别冻坏了身体。    刘飞阳看他俩秀恩爱除了羡慕之外还有些唏嘘,看来男人只要把家里的女人哄明白,就可以在外面为所欲为,如果臭婆娘知道自己的丈夫,在她背后是偷偷蹲门口听声的角色不知该作何感慨。    漫长的下午过去,转眼间已经黑下来。    她没走,相比较曹武庙而言算得上大方点,可那也是对自己,拿了两袋方便饭用热水泡开,两人一人一袋,坐在火炕上吃起来,懒得对刘飞阳多问一句。进来的顾客都认识她,笑着调侃两句:是不是怕你家老头子去对面找姐之类的,然后拿啤酒坐在火炕上开始喝,一切都平淡无奇。    阿甘: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得到什么。    对于现在的刘飞阳来也是这样,每六点半左右都会有人给他来送饭,有时候是二孩自己,有时候安然跟着一起来,当然,刘飞阳都倔强的供饭,然后饭菜被曹武庙那个老东西抢了去,他也总在想,今安然会不会跟着一起过来。    至于饭菜是谁做的这个问题,也就在第一次送饭的时候安然让二孩特意强调了下,从那以后,刘飞阳不问,安然不,二孩这个犊子也不知道亲近闭口不谈,从未透露半点风声。    他坐在椅子上,心里估摸着时间,正对面的墙上挂着个老式时钟,有钟摆的那种,每到半点敲击一下,每到整点敲击整数,也就十几年的历史。    “叮…”    时钟发出一声响。    “嘎吱…”    已经有些生锈的铁门发出一声响,准确无误的被人打开。    在炕上喝啤酒吃香肠的这些牲口口中,安然的地位俨然能和柳青青、张晓娥相提并论,甚至还传出一句顺口溜:大乔的青、乔的娥、赛西施的美人送饭盒,由于没在作风方面诋毁,刘飞阳也就懒得和他们争执。    每次安然的出现,势必会引起短时间的时间凝固。    安然虽是家碧玉,却也不像古人那样被几个人看就会羞涩的低下头,不敢直视别人,她每次都会落落大方的点头回应。    “就你自己?”    刘飞阳看安然手里拎着饭盒独自走进来一愣,并且门关上之后并没被再次打开。    “二孩下午出门摔了一下,腿好像撞到哪了,趴炕上下不来”安然先应一句,手上带着手套,头上戴着帽子,唯独脸色冻得有些红。    把饭盒放到柜台上,开口又道“你赶紧吃吧,趁现在还热乎,今晚上做的酸菜,有肉,如果时间长汤凝住就不好吃了”    刘飞阳往前拽了拽,没有吃的打算,他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以二孩的性格,腿瘸了看旁边有野鸡也得蹦出二里地,属于轻伤不下火线,看安然话谈吐并没有多严重,那就明这犊子并不是来不了,而是不愿意过来。    他不留痕迹的蹙了蹙眉,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能让安然一个人走夜路,可这犊子竟然没出现,心里琢磨着晚上该用什么手法抚摸二孩的伤口。    他那里知道,现在的二孩是有苦不出,初经人事恨不得把之前十八年的都找补回来,如饥似渴的忙了一下午身上像是要散架一般,每个骨头缝都松开了,要严重,田淑芬现在都已经睡着,有些半昏迷状态,这是她三年以来睡的最踏实的一晚。    “严重么?”    他还是象征性问一句。    “没有明显的外伤,应该是抻到筋了,你不用担心,我在来的时候路过诊所跟大夫问一下,像这种情况就是短时间的,三两就能好,也不会留下后遗症”安然莞尔一笑,自从山庄回来,她就拿二孩当亲弟弟,生活起居无微不至。    刘飞阳点点头,算是了解。    “刘,对象啊,长得真漂亮”    曹武庙的老婆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模样,忍不住张嘴问道。    “别乱弹琴,这犊子祖坟上冒青烟也不可能娶到这样的媳妇,朋友,以前给送饭的是他弟弟,没听那子受伤了么”    曹武庙还有点不高兴的开口,他心里深处想什么不好揣测,最浅显的一点是,吃了方便面心疼,再加上今刘飞阳饭盒里有肉,有臭婆娘在这不好抢夺。    “呵呵”    刘飞阳不可置否的笑了笑,有安然在,他笑的没有那么憨厚。    安然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在笑,片刻后道“饭菜给你送过来我就走了,家里还有衣服得洗…”    “等会儿”刘飞阳看她转身,赶紧道。    “还有事?”    安然转过头,仅仅是这一个动作,又让旁边的炕上的抠脚大汉目瞪口呆,有人已经把啤酒喷的满地都是。    每个人的性格都能找到与之对应的比喻,比如柳青青是毒蛇。    那么每个女孩,尤其是***都能找到最符合其气质的姿势,只要做对,就是锦上添花,类似于拍照要摆姿势一样。    柳青青是抱着肩膀,手里夹着一只万宝路,霸气、高冷。    张晓娥是拿着麦克风,微闭着眼睛轻声吟唱,颓废、忧桑。    那么安然无疑是回眸一笑最为百媚生,她眼睛大、清澈,再配上她几分墨香气质,使得看人比较真诚,真诚到无法让人生起一丝恶念,只想欣赏这朵雪莲。    “咳咳…”刘飞阳也被这眼神复活,尴尬的抬手放在嘴边清了清嗓子,随后目光越过安然,对火炕上的曹武庙道“曹哥,我今想跟你请个假,家里弟弟病了,回去看看,今晚的费用从我工资里扣”    曹武庙眼睛转了转,这个臭婆娘在这,有人顶替,可他万万不愿意对这张皱纹满布的脸,等会有陪酒姑娘进来,眼睛都不能往***上看,这是种折磨。    故作苦口婆心道“我听不就是抻到筋了?没多大个事,其实吧,咱们扣不扣工资都无所谓,主要是工作态度问题,你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三打鱼两晒可不行啊,得把性子定下来”    “要不然算了吧”    安然没提二孩,轻轻一句,眼睛愈发真诚的看着眼前的犊子。    刘飞阳不知道曹武庙是真傻还是假傻,他是打定主意务必要陪安然一起回去,夜路太黑,又道“曹哥,前两你还跟我,跟嫂子没有相遇时间,你回家时嫂子睡着了,你来时嫂子多数时候都上班走了,觉得亏欠的。今正好嫂子也在这,咱们这里一过了十点人就少,也能让你俩过二人世界”    “哈哈”    刘飞阳把这话完,引起哄堂大笑,主要还是他的太过真诚,弄的都以为曹武庙想媳妇,是不是有某些勾当一直没完成。    “你…”    “也行,这么漂亮的姑娘一个人走夜路还不妥当,你跟着一起回去,路上也有个照应”没等曹武庙完,婆娘开口道,她有三分之一的好心,三分之一是被刘飞阳高兴了,更有三分之一是确实想和自己的丈夫多呆一会。    “哎,谢谢嫂子”    刘飞阳不给曹武庙在话机会,已经从柜台里绕出来,跟着安然往出走。    曹武庙听到关门声还暗骂,这个犊子一点眼力没有,把自己留下面对这个臭婆娘,明一定要狠狠踹他两脚。与此同时,他也忍不住腹诽,这犊子还挺会话,自己当他面从来没过坐在火炕上婆娘的好话,至于所谓的亏欠根本不存在,不骂她八辈祖宗就很好了。    他想到这,忍不住抬手默默下巴,又想门口看去。    刚才走的那人与自己眼中的犊子,是一个人么?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