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69章 没有半点关系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69章 没有半点关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神仙送他一句话:在人们眼睛都健全的时候,眼睛大反而不知道装,是容易挨揍的,这些他也曾翻来覆去的琢磨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一味的装成个傻子,让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变成自己眼中的傻子,不失为一种乐趣。    可中水县城终究是瞎子的世界,并不是所谓双目健全人的世界。    这犊子绞尽脑汁想出了两个字:格局!    在这屁大的县城里,最大的人物也就是县委***、县长,吴中勉强能称得上一个,再想想柳青青好像也算,可这些人都加在一起,可能就是个孙红文的角色,貌似也称不上健全人,孙红文上面还有钱书德,钱书德上面还有省里的首富,还有那些上市公司老总,在然后的然后才是神仙。    神仙双目健全,不过那个圈子他终归是无法碰触到,至少现在来看是这样。    他也在思考,自己怎么就混到瞎子的世界里,并且还让连瞎子都称不上的人指手画脚,钱亮的高领毛衣,武手中的铁棍,出了事就知道张牙舞爪的叫嚷,像个原始人一样拿个工具,对着对手耀武扬威,只要对手屈服就会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整无所事事的给自己找所谓的乐子。    自己怎么会混到这样?    他想挣脱,可迟迟无法找到门路,囹圄,就是一座看不见的囹圄。    安然、二孩、武再加上他的三两个朋友,走在满是上班人群的路上,算不上一道靓丽风景,时不时有两个好心人对刘飞阳点点头,不过更多的是对武打招呼。    武没被薅住,却勤勤恳恳的在前面带路,他也不知为何,觉得后背一个劲的冒凉风,忍不住把他新买的羽绒服裹紧几分,可这种冷风并没消散,反而变得更加凛冽。    不是要回温了么?    安然走在刘飞阳旁边,她比一般女孩大度,可并不是钢筋铁骨密不透风,武的言语和那些人**裸的目光刺痛了她,很痛,这比她没了父亲没了母亲还要痛彻心扉,她在乎名声,所以脸色一直没缓过来,更不明白自己究竟做出了什么,会发展到今这种地步。    不得不承认,出水芙蓉的***除了与生俱来比寻常女人多了优势之外,更粗鄙的表达是:生就用来亵渎的。    漂亮很可能成为别人亵渎的对象,好比柳青青不知让多少男人半夜在老婆的被窝里爬出来,走到一处不算冰冷的地方,偷偷活动自己的某些部位。在这个海报最为流行的年代,不知有多少女星的海报被人扣破。    当女孩的美貌超脱***的心里容纳限度,就会发展成诋毁,现在的钱亮就毫不掩饰自己的污秽,来诋毁这个他做了十几年梦,最后投入别人怀中的女孩。    大犊子一路上默默不语,既然这座囹圄无法逃脱,那就只能熟悉里面的规则《肖申克的救赎》他没看过,如果得知这世界上还有安迪这号人物的时候,可能会产生共鸣。    活在监狱,玩转监狱,最后逃出监狱。    钱亮家是整个银矿区最有派头的房子,四间瓦房,墙面上镶嵌白瓷砖,看起来就要比安然家暖和很多,门前有高台,台子都是水泥面,很光滑。    钱亮右腿打着石膏,躺在炕头,头下枕着枕头,正兴致勃勃的看着电视。    他父亲干了半辈子副矿长,人不上有多睿智精明,可几十年的人员更迭也让他看透一些东西,包括所谓的人得势、君子不仁、明争暗斗等等,唯独研究不明白的就是自己怎么生出这么个***东西,脑子确实像,在过年送礼的时候言语得体情商也够,唯独爱做梦和斤斤计较这股劲,他从未在自己身上发现一分一毫。    坐在炕上,透过铝合金窗框看到以武为首的一行人走进院子。    没注意别人,一眼扫到那个心不在焉的犊子身上。    有些跟正常人不同,具体是哪里不同也不上来。    钱亮听到院子里有脚步声,坐起来一点,当看到刘飞阳脸色顿时黑下来,昨晚莫名其妙的被柳青青给踩在脚下,这股火不能对那个娘们儿发泄,就只能对他。    “爸,就是他,昨晚就是他我腿绊折的”    外面的孩子再不一样、再优秀终归不是自己的孩子,家里的犊子在不争气、再怎么挥霍,自己这四间白瓷砖瓦房也得是他继承,这是定律,血缘关系谁也改变不了。    故作严肃喝道“你消停点,好好在炕上呆着!”    “我能消停得了么?安然本来是我媳妇,自从他住进去之后什么都变了,现在又给我弄成这样,俗话打狗还得看主人,何况我是你儿子,不弄了他,我以后怎么在矿厂区抬头做人,你怎么退休!”    钱亮话音刚落,房门被打开,武最先走进来。    刘飞阳和老钱的注意力相同,钱亮再能蹦,终究是上不了台面,他第一眼就看到这个有些威严的男人身上,年近六旬,两鬓有些斑白。    “钱伯伯”    安然走进来,脸色终于恢复一些的问候道。    “然来了,你阿姨不在家,也就没什么好招呼你们的,随便坐”老钱点点头。    “然,你过来看我?”钱亮又蹭着往起坐了几分,眼神有几分炙热,十几年的爱意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断掉,他虽诋毁,可如果现在安然一句,我在家里等你,钱亮即使摔得头破血流也得跑过去。    “你还不知道吧?站在你旁边的就是个口是心非的人,他当你面看上去像个绵羊一样,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花花肠子,你看看我的腿,就是让他给我绊倒的!我昨在雪地里爬了半宿,最后如果不是武看到我,把我送医院,你今就不是在这看到我,而是在太平间,不是被痛死也是被冻死!”    “对,我昨晚打麻将回来正好看到亮哥,人都快冻昏过去了!”    武连忙在旁边附和。    安然对他们辞不屑一顾,转头看向老钱。    “钱伯伯,我能用我的人格发誓,这事绝对不是飞阳做的,昨晚飞阳没动手,并且我们走后,还能听到钱亮的喊声,那声音绝对不是腿折了能出发来的,况且如果他腿真的折掉应该是叫,而不是喊”    老钱对安然的据理力争不感兴趣,只是点点头。    相反,他倒很希望看到站在面前穿着毛衣的孩子什么让他眼前一亮的话,刚才在外面看的不太清,只知道跟正常人不一样,走进了一看,算不上石破惊,却也比矿场上这些称得上有祖辈庇佑的孩子,多了一分精气神,这是很难能可贵的。    刘飞阳不会看面相,也不懂医院拿回来的那些ct片,只是知道,如果唐唐一个年近六旬副矿长,帮着自己儿子欺瞒腿折的事,那就太落得下乘。    此时的钱亮腿折不是假的,而是真的。    足足沉默了两分钟,抬头迎上那沧桑的眼睛,开口道“钱伯伯,对于钱亮的受伤我深表遗憾,按理看望病人不应该空手来,可来的太匆忙,没准备那些,是我做的不妥当,昨晚确实绊了钱亮,他会摔倒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我对我的力度非常清楚”    他顿了下,随后道“但是,他腿断了跟我没关系!”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