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倚仗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八十三章 倚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侧福晋英明,是奴婢想差了。?  ”

    整个清漪院的人,不,应该是整个九阿哥府里的人都知道婉兮和几位小主子之于胤是何等重要的存在,现在董鄂氏对他们动手,胤即便不能立马废了董鄂氏,也会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但是胤有顾虑,而这个顾虑正好就是皇上,有皇上压着,他即便想要报复董鄂氏,也驻难以到周全。

    “不,你没想差。”婉兮知道听竹这般只是因为关心她,这才有些急躁了,“只是对付福晋不急于一时,福晋毕竟是皇上亲赐的儿媳,要动她,没有十足的证据,这一时半会的肯定不行,但为了防着她再起心思,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她所倚仗的一切统统消失。”婉兮语带讥诮,目光却十分温柔地看着怀里吃饱喝足的小儿子,小心翼翼伸手拍拍他的背,等他打出一个奶嗝,才将他的身子怀怀里拢了拢。

    董鄂一族的背景的确深厚,虽然展史让人颇为唾弃,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董鄂妃的运作之下,整个董鄂一族都慢慢起来了。作为族长,董鄂?七十以及妻女自然能享受到族里最好的资源,否则们如何能在胤的严防死守之下买通接生嬷嬷对婉兮动手。

    这一次若不是尹嬷嬷她们警醒,婉兮自己警惕,指不定就已经让董鄂氏她们母女给得逞了。

    听竹闻言,稍稍思索了一下,才一脸恍然大悟地道:“还是侧福晋想得周到,奴婢只想着反击,却忘了皇上的颜面。”

    婉兮低头看着眯着双眼的小儿子一副快要睡着的可爱模样,不由冷笑地道:“听竹,我从来都不是那种以德报怨的人,董鄂氏既然有心想要我和孩子的命,那我也不会对她客气。这几年,董鄂氏看似老实,私下里小动作不断,碍于皇上和爷的颜面,我多番忍让。可惜董鄂氏不明白,她以为我让着她就是怕了她,心里反而有些飘飘然了。也罢,她若不动,我又怎么有机会抓她的把柄呢!”

    听竹看着婉兮淡然的模样,不由笑道:“侧福晋说得是,主子爷和福晋之间有矛盾,不管是大还是小,皇上心里责怪的肯定是福晋而不是主子爷。”

    “皇上是何想法,本侧福晋是不知道,但是爷的心思我还是了解几分的。”婉兮轻笑一声,有些得意地道:“董鄂氏不是自得于自己是皇上亲赐的嫡福晋吗?那就让爷亲自对付她,最后是废了她,反正这皇家作死被废的从来不只她一个。”

    当初大福晋之死,对外都传是生病去逝,可实际上是为了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大阿哥和太子之争越地激烈,明明是男人之间的问题,康熙却把气出在了大福晋身上。这不,一碗药下去,大福晋是没了,可大阿哥和太子之间的争斗并没有因为大福晋的死而消失,相反地越地激烈了。由此可见,这女人不管地位多高,只要上位者一句话,是生是死,都由不得自己作主。

    不管大福晋死得冤不冤,但是婉兮心里清楚,当胤和董鄂氏闹得不可开交时,康熙能为大阿哥和太子牺牲一个大福晋,那么就能为了一个九阿哥牺牲一个九福晋。

    听竹伸手从婉兮怀里接过熟睡的小阿哥,轻巧地放在一边的摇床上,不由地笑道:“侧福晋说得是,有些事只要安排妥当,的确大有可为。”

    婉兮整了整胸前显得有些凌乱的衣襟,语带不屑地道:“有道是不作死就不会死,董鄂氏一心以为我是奔着她那个福晋之位去的,可她却从未想过,她喜欢我未必在意,而我在意的她未必知道。只要爷心里有我,是侍妾是侧福晋,还是所谓的福晋,其实并没有区别。”

    地位对于女人而言,的确是很重要的存在,但是男人的宠爱也很重要,否则只有地位而无宠爱,这日子也不一定过得舒坦,毕竟女人与女人之间,涉及利益,就免不了争斗。

    “可是侧福晋说不想,福晋也不会相信。”

    “她当然不会相信,她把所有的人想得都跟她一样,她以为她想要什么别人就想抢什么,是矣,这后院,不论是我还是***人,她都容不下,之所以没有下手,只是因为爷盯得紧,而我们这些人也不是丝毫手段都没有。”婉兮想着上一世的种种,再想现在的种种,就知道这一世太多太多的改变已经磨去了董鄂氏的耐心,否则尹嬷嬷等人的手段和心计,别说她了,就是后院的女人再有本事,也不得不夹着尾巴过日子。

    听竹思索了一下,觉得还真是,别看这后院的女人都一副老老实实的模样,可是私下里你争我夺的,手段频现,若是一点本事没有,怕是很难在这个后院里生存。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不知道下一刻笑得春风得意的人究竟是谁。

    “那侧福晋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我只是不想再让董鄂氏再有机会对付我和我的孩子。”双眼微眯,婉兮低声道:“有的时候,人过于自信,是因为他们自己倚仗着什么。董鄂氏也一样,她清楚,即便没有的宠爱,她还有娘家可以依靠,有额娘帮着打算,但是一旦她的娘家失去现在的优势,我倒是董鄂?七十是否也能像伊尔根觉罗氏那般,为了一个女儿舍弃一切。”

    “还能是什么反应?福晋能这般风光,除了嫡福晋的身份,就是董鄂家的支持,若失去董鄂家的支持,又失去了主子爷的信任和放纵,她自然没有能力再为难于侧福晋。”听竹一脸高兴地道。

    “这……怕是不能吧!”听竹有些犹豫地道。

    自古男尊女卑,即便女子再得宠爱,家族也不会为其倾其所有,除非坐上那个位置,且能带领家族走向辉煌,否则很难达到婉兮所说的这个舍弃一切的地步。

    “的确不能,但是却能给我增添不少的麻烦。”婉兮冷冷一笑,明显对董鄂氏已经很不耐烦了。

    听竹闻言,面色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心疼,婉兮受宠,她们看在里,婉兮为难她们亦看在眼里,可有些事,并不是退让就能解决的。有的时候,退让意味着别人在前进,一步一步又一步,只会让自己陷入绝境。

    “侧福晋,既然福晋这般,那咱们也不需要太客气。”董鄂氏不仁,自然也休要怪她们不义。

    “听竹,让听雨先去打探,至于我额娘,怕是早有打算了。”婉兮想着昨日的种种,便知,这事她即便不说,她额娘也会帮着想法对付董鄂家的。

    完颜一族的底蕴并不比董鄂家差,只可惜他们家是分枝,不是嫡枝,即便话语权相较从前大了不少,但是却不能左右整个完颜家的势力为其所用。说到底,他们要对付董鄂家,凭得只能是他们自己,而不是整个完颜家。

    “奴婢明白。”听竹见婉兮已经有了自己的决断,也不再多说,反正只要婉兮过得好,她们就觉得好,毕竟奴婢的一生荣辱,全部都系在主子身上。

    在听雨接到消息了跑出去打听的时候,胤也派人将婉兮顺利生下一子的消息送进宫,这孩子出生,不管男女,不管结果,都得跟宫里送个消息,还得给宗族打个招呼。

    胤倒是想立马处理婉兮被害之事,但是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他就算是皇子阿哥,也不可能轻易对董鄂氏动手,毕竟董鄂氏代表着康熙和董鄂家的颜面,轻易出手,只会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局面,但是有了真凭实据,不管是康熙还是董鄂家,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动手。

    宫里,康熙也好,太后也罢,接到婉兮再生一子的消息,都显得十分高兴,不仅赏赐丰厚,就连宜妃也因为婉兮的关系被康熙和太后夸赞了好几次。一时间,宫里那些因为康熙宠爱而冒头的新进嫔妃,又不自觉地缩起了脖子,轻易不敢放肆。

    佟贵妃心里虽酸,不过因着没有子嗣的关系,也不过就是酸上几句;荣妃和惠妃因着同宜妃有合作,再加上她们儿子的子嗣也算不错,倒也没有什么嫉妒之心;只有德妃,心中愤慨,犹如刀割。

    为了恢复往日荣光,德妃可谓是费尽心思,虽然她因着自己和完颜家之间的龃龉对十四福晋不满,也不喜她所生的孩子,但是自己儿子府里有喜事,德妃纵使排斥,这心里还是为自己儿子高兴的。

    但是她高兴,皇上的表情却平常,除了依例赏赐外,什么都没有,可是老九的儿子出生,就这般重视,不只是赏赐,就宜妃那春风得意的模样,都无时无刻不在刺她的眼。可即便这样,她还得同***人一起给宜妃贺喜。

    凭什么?

    凭什么上天如此不公?

    她乌雅氏一路走到现在,付出了多少,这一步一步都含着她的血泪。明明一切都如她所想,可为什么中途却出了这么多的问题,以至于她落得今天这个地步?明明她该像宜妃这般,有权有宠,可是一场忙碌,最终却落得现在这般,无权无宠,只依靠着康熙心里一点旧时情分过日子。

    不,她不就此消沉,她得奋力反击,不管是为了自己日后的风光,还是为了儿子的前程,她都要展手中的势力,挽回皇上的宠爱,最好在恰当的时机,还能一举将老四那个白眼狼和老九那般狼崽子给了结了。

    “郭络罗氏,咱们走着瞧。”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