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71章 水枪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71章 水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二孩还在愤愤不平,村霸三虎子没能把阳哥怎么样,***大哥***也被阳哥三拳***,从始至终在他心里都是神的存在,却在这个地方栽了跟头,让他想不通也想不明白,如果不是安然在旁边拽着,就要把兜里的尖头筷子拿出来,怼在炕上那***的眼睛里。    安然还算冷静,她听到那响声时心里也跟着一颤,打脸,已经不仅仅是疼那么简单,进来的时候叫声钱伯伯,走的时候一声没坑,能让温文尔雅的女孩如此不注重礼貌,看起来也是纯粹愤怒了。    她能理解老钱要给刘飞阳一嘴巴,毕竟现在外界的都认为是他把钱亮弄成这样,往好了点想,一个嘴巴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不为别的,只是把外人嘴堵住,可这也不耽误她把姓钱的放在对里面,她是女孩,能做的不多,为了那个犊子再见面形同陌路罢了。    老钱并没立即回到屋里,而是坐在沙发上,拿出在这个时代非常少见的芙蓉王香烟,一支接一支的抽着,凡事都是面子里子的问题,现在的刘飞阳就是个人物,能把这点事摸的炉火纯青,最后的那个嘴巴大大超乎他的预料。    外人看到刘飞阳肿着脸走出自己家门,自己并没有***追究,不准还会在背后自己大度,可这种大度让老钱来的寒冷,他受之有愧。    尤其是那犊子撂下刘飞阳三个字,转身就走的决绝神情,更让他胆战心惊,因为嘴巴都已经打完,没必要再把自己的峥嵘漏出来,可他却实实在在的做了。是傻么?绝对不是!    十年后,二十年后,这犊子会发展成什么样?老钱连续吸了三支烟也没推测出来,最后得出四个字:不可估量。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太大的话老钱不敢,在中水县城他认识的这些晚辈中,包括县委***那个现在已经升为科长的儿子,想必都差了一点!如果不出意外,中水是***不住他的发展,在惠北市登堂入室的几率很大。    这样的年轻人,钱亮交不下,至少不能让他与之为敌。    老钱把还剩半截的芙蓉王奢侈的摁在烟灰缸里,推门走进屋,看坐在炕上嘀嘀咕咕不知密谋什么的两人,没好气的道“武,你先回家,我跟他点事!”    看完刘飞阳,再看钱亮身边***的这一帮朋友,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虽以前也有不满,奈何长辈影响深远,这些人和在一起也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就好比相扶走过几十年的夫妻,是有爱情谈不上,有感情也不准确,有亲情听上去像是强词夺理,检验是否完好的标准是:出轨!如果出轨一次心怀愧疚感,明还有药可救,出轨一次在罪恶感的同时,还幻想着下次出轨对象,所谓的婚姻也就是两颗寂寞的心相互慰藉。    我恰好需要,你恰好满足,仅此而已。    老钱恨,为什么儿子的圈子中没有一位能像刘飞阳那么出类拔萃的人,哪怕稍稍强出一点也行。    “那,我就先走…”    武很怕老钱,可钱亮交代的事又不能不办,有些恋恋不舍的问道。    “走吧!”    钱亮简洁回道,实则他心里也有些不舒服,自己设计的好好的,并且事情还没有完全败露,不懂老钱为什么给刘飞阳放走,还是打一个嘴巴那么简单。    老钱看他模样,已经把他心思看的透彻,叹了口气,为什么自己的孩子还停留在与同龄人打闹的阶段,而那个孩子已经在跟自己博弈?    “亮,我要跟你的话不多,就一句,但是你要听仔细了,还得记到心里,以后看到飞阳绕道走,即使碰到一起也得先开口打招呼,最不济擦身而过也不能惹他!”    “为啥啊?”    钱亮眼睛一瞪。    曹武庙那么精明的人,都没能发现刘飞阳这犊子身上的美,以钱亮的榆木脑袋,怕是再有三年五载也琢磨不透。    事实上,刘飞阳这犊子还在走去上班的路上,只穿个毛衣有点冷,肿起来的脸很疼,好在是自己打的不至于心里那么别扭,老钱这点事没放在心上,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能反复研究,因为他发现人越是钻牛角尖就越容易陷进去。    但是有件事,让他不得不深入去想。    钱亮的腿确实断了,他能作假,老钱不可能作假!    和钱亮接触的不算很多,对他这个人却有大致了解,他有能给自己腿打断的狠心,刘飞阳是万万不相信,要是武挥棒子打断,后者也没有那个胆量。    想来想去,能让钱亮的腿断,一定是在不可抗拒的前提下发生,有人要打断钱亮的狗腿,恰好又能推到自己头上。    刘飞阳微微蹙眉,看了眼前方的路,身上有些不自在,按在这个思路想下去,问题就变得更复杂,假如真的有这个人的存在。    他究竟因为什么打断钱亮的腿?什么人能有这股魄力?为什么钱亮不把他的名字出来?钱亮是自己弄得,究竟是畏惧那个人不敢出来,还是那个人想栽赃自己?    走了五分钟左右,往前看已经能看到食杂店,门口停着一辆半截货车,上面有些家具,还能看到曹武庙那个笨重的身子在往下搬东西,累的身子矮下去半截。    他突然间就释然了,无论背后有没有这个人,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只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好,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也不能让人吓死。    魑魅魍魉再厉害也只是鬼,终归上不了台面。    这犊子赶紧把步伐加快,当下能给自己饭吃的是谁,主要精力应该放在谁身上他非常清楚,曹武庙那个老东西虽不怎么人道,抢他饭盒还时不时给他安排点工作之外的活,但人不是什么坏人,太大的坏事也干不出来。    “犊子,知道今搬旅店还来这么晚,我***大爷,扣工资扣工资!”    曹武庙看他远远跑过来,非但没有这是工作之外,刘飞阳不应该伸手的觉悟,还一副理所应当的瞪眼咒骂。    “嘿嘿”    刘飞阳一笑,如同老黄牛般任劳任怨,走到车边上背过去,微微弯腰,双手向后抱,近二百斤的大衣柜倾斜到他背上,他健步如飞,背起来很自然的向旅店里走去。    曹武庙还想发泄式的骂两句,可看到这幕,话到嘴边硬生生给咽回去,只能咬牙叹一句“这犊子是真有劲啊”    常言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在老钱的口中刘飞阳确实心细如发,但难免有漏洞。    如果把钱亮比作一个大坝闸口,打断他腿的人是大坝那边的洪流,刘飞阳是站在大坝这边闲庭信步,那么在他现在的潜意识里,已经认定即使闸口全开也无法变成洪水猛兽,通过钱亮这个渠道宣泄出来,终归就是涓涓细流。    然而,没有学过物理的犊子并不知道一个名词:压力!    在压力足够大的时候,涓涓细流也会一泻千里,水流打在身上,并不是要淹死人,而是要把人打疼、打穿!    此时此刻,那边的洪水猛兽正在蓄力,时时刻刻窥觑着他。    准备一击毙命。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