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76章 冰冷的声音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76章 冰冷的声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个衣服上满是血迹,捂着耳朵慌张跑路的武。一个脸上都是凝固血液,手里拎着菜刀的二孩,无疑成为矿厂区下班时最大的风景,骑自行车的人忍不住停下来看,路过的人不禁靠到马路边躲得远远的,面色惊恐中带着不解神色。    前者是傻子,后者是疯子,在人们眼中同样可笑。    只不过,二者之间相差甚远的距离,让人们在猜测的同时,更多了一些看戏的兴奋劲。    武平时骑个自行车跟在钱亮后面,也能拎个钢管打架斗殴做些流氓的行径,但他这个人很惜命,在胡同口堵刘飞阳这种角色,他能身先士卒,遇到***的时候,他绝对不会第一个动手,这人很惜命,非常惜命,所以从田淑芬家出来就一路奔着医院跑,血流的太多,他怕死掉。    二孩不知道这些,等他走出门的时候,武已经无影无踪,找不到武,却能找到武的顶头大哥钱亮,在他眼里这些人都是一丘之貉,再者前几阳哥被扇嘴巴的事到现在还没解决,既然要疯,那就大家一起完蛋。    对既定路线没有半点偏移,直接奔着钱亮家走去。    马路两边的房子里亮灯的不少,灯光透过玻璃斜射在路面上,像是一个个格子,把从他现在的位置到前两家的距离规划的非常清楚,他每走过一个格子,距离那里就会近一点。    手中的菜刀时而反射出灯光,时而反射出月光。    事实上,如果这是一场战争的话,二孩就是杂牌军,并且还是那种手里拿着系红绳大砍刀的杂牌军,而他要面对的是***充足装备精良的正规部队,的难听点,就是给人当活靶子用。    神仙告诉刘飞阳把眼睛眯起来装。    二孩却不知道把手里的菜刀收起来装弱。    现实就是现实,永远不会出现青蛙王子的故事,这也正解释了为什么孩看童话故事,而大人喜欢看新闻,莽夫在这个***中除了锒铛入狱之外,另一种结局就是跳楼***。    远远看去,已经能看到钱亮家的白瓷砖瓦房,奢华,用后来的话就是高大上。    二孩到现在还没有犹豫,已经打定注意了先从钱亮口中套出武家在哪,然后砍他两刀,死了活了就看他的造化,然后再去武家把那个狗东西碎尸万段。    大门是开着的,他直接走进去,里面开着灯,却没能透过玻璃看见里面都有什么人,几前走上的那几级台阶没有任何变化,走上去,伸手拽开门。    看到客厅里的一幕,让他一愣。    里面有手拿盾牌的、叉子的,还有拿着他没见过的东西。    老钱站在队伍最后方,蹙着眉打量满脸是血的犊子,拖油瓶,他早已对刘飞阳过这话,实则当时还想告诉刘飞阳,心身边的人托你后退,想来想去没。    他到现在不知因为什么,可这并不妨碍有人打***向他报告,二孩拎着菜刀在矿厂区走,更不妨碍他,打个***就能把整个矿场的保卫处都叫来。    权利,是种好东西。    钱亮坐在新买的纯钢轮椅上微笑着,他早就想找茬,奈何父亲一直压着,安然是***的话不好明目张胆的传递,现在倒好,有人乖乖送上门。    “把…把菜刀放下!”    保安队长一开口竟然有些哆嗦,他在位十几年,现在也是四十多岁的人,这十几年来做过的最繁琐的工作就是想着下午喝什么茶,明去哪家馆子,做过的最复杂工作也就是市里有领导考察,维护秩序,见血这类活,如果需要亲力亲为,还要下面的人干什么。    “我放你大爷…”    这一句话,成为二孩被摁倒在地的最后一句。    十几人把他死死摁在地上,有人提议报警,有人就应该给这犊子活活打死,对于他们的话,老钱不表态,钱亮看父亲这幅表情,也不敢乱叫,等待结果就好,只是时不时调戏一下地上的二孩。    看着地上的犊子,老钱点起一支芙蓉王,莫欺少年穷这话老钱已经没必要出来,他到现在还是很希望看到刘飞阳的未来是什么样,对于各种提议,他也不理会,有自己的独立判断。    吸了两口之后问道“你为什么来这?”    “呸,让我出去,我杀***”    二孩的强硬换来的只是一顿拳打脚踢。    安然很难想象,平时算得上注重妆容的张婶,就这么狼狈的出现在墙的那边,并且上半身***更让她呆若木鸡,听见喊声石破惊,没等把盘子放到柜子上走出来,然后这个盘子命运悲催的掉到地上摔碎。    娴静似水的安然更没想到,只有在书里的见过的跨越年龄的爱情,真切发生在眼前,还发生在自己亲弟弟身上。    听到二孩拎着菜刀出去,脑袋像是被人重击一下,她来不及多想,顾不上淑女举止文明,撒腿跑出去。    在安然心里,这是豁出去命救她的弟弟,为了他,也能豁出去命。    田淑芬看安然出去,赶紧转头回屋里往身上穿衣服,事情闹到这一步,已经不是事情漏不漏的事,而是一定会漏,当务之急是别闹出人命。    下午还躺在炕上翻云覆雨,现在有可能阴阳两隔,一想到这,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二孩去了哪不难打听,安然跑到街道上就听见有人那个犊子往东边走,安然就顺着东边追,等跑出二百米再问,听人好像进入钱亮家,来不及细问,向钱亮家跑去,等她赶到钱亮家的时候,家里就剩坐在轮椅上的***。    他见安然进来,笑眯眯的看着,眼里和武一般不怀好意,在言语上的诋毁只是追求精神上的满足,并不能转化为实质的受用,根据能量守恒定律来看,得到一些东西,就必定要付出一些东西。    他想得到安然,也必须得有一些筹码。    “二孩呢?”    安然扫了一圈,并没看见。    “你亲我一口,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钱亮向后一靠,还有几分安稳的架势。    “你不?”    现在从钱亮口中出任何话安然都不会意外,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没人所谓的道德底线。    “亲我两下我告诉你”钱亮又在笑,伸手转动轮椅往前动了动,到安然边上又道“如果你要肯跟我上炕滚一滚的话,我更有可能想办法把二孩捞出来!”    “送***局了?”    安然顿时愕然“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亲我啊”    钱亮非常耿直的龇牙一笑,也是吃定安然的表情,他不着急,等待着,看安然什么时候把嘴唇主动凑过来。    正在这时,门突然被人拽开,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我他妈想扇你!”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