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78章 天王老子管不了的事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78章 天王老子管不了的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如此敏感的时候,身为矿上千金的王琳自然得出现,虽他老子已经不在位很多年,但在场的这些所谓的领导干部,几乎都是她老子一手提拔起来的,时候这些逢年过节送礼,也会给她些压岁钱,毫不避讳的当面就拆开,有人给二十三十五十,看到给十块的直接张口大骂,素质这两个字在她眼中狗屁不值。    上次被刘飞阳把刀架在脖子上,成为这个从娇生惯养姐终身的痛,她坐在会议桌的外面一排,正前方就是瘦如竹竿沉默寡言的安涛,带着金丝边眼睛,手里拿着白瓷茶杯,喝着茶水。    他不是刻意沉默寡言,而是现在处于敏感时期,老矿长也处于退休阶段,矿上的大大事宜都是这几位副矿长伸手抓,他有权有位置,可万万不想干得罪人的勾当,遵循着能少话就少话的原则。    老钱也是副矿长,做在会议桌旁边,一屋子人吸烟吸的乌烟瘴气,这其中有谁是真帮着自己,有谁是虚情假意他心知肚明,可事情闹到这一步,二孩拎着菜刀招摇过市,想要息事宁人是不可能的,必须得闹出个结果,得有个定论。    会议桌一圈坐了十几人,外面一圈还坐了几位,站着的还有二十多人,男男***众口不一,屋里乱糟糟一片,埋汰一点讲就是唾沫星子满飞,位置尴尬的中层领导有发泄愤怒的渠道,夹***带棒的骂着二孩,处境敏感的高级干部时不时冷嘲热风的两句。    在任何场合都是,会咬人的狗不叫,所以蹦的最欢的都是处于下层的劳动阶层。    当事人二孩被五花大绑扔在讲台上,矿里安保人员比较多,这里也是会议室的设置,还有些类似教室,毕竟上世纪的产物,形态有些古板,黑板上还写着几个人名,都是今的值班人员。    被扔进讲台上倒没怎么挨揍,被两个妇女踹了两脚而已,嘴里被塞了一条抹布,只有呜呜的喊声却不出来。    “咯吱…”    房门被人毫无征兆的拽开,没了军大衣的犊子身形看起来不如以前那般敦实,却多了几分如标***的飒爽,在他把烟头扔掉的那一刻他就想明白,在有些时候,跪下不行装傻还不行,不是所有人都如神仙般睿智,能当机立断给他一张名片,遇到柳青青这样观察观察算是清醒,多数人都是愚昧的,自私的。    走进门,几十号人,原本乱哄哄的屋子声音戛然而止,近一百只眼睛掐刷刷的看到他身上,其中不乏恶毒目光。    这犊子开口就语出惊人的道“你们忙你们的,我带我弟弟走”    他着,在一片错愕目光中走上讲台,伸手扒拉开站在讲台边缘的一名汉子,到二孩旁边蹲下去。    “别怕,有哥在,啥事没有!”着伸手把二孩嘴里的抹布薅出来。    “阳哥…”二孩委屈的叫道,如果现在给他一把***,他能站在门口把屋里的人全都扫射掉,不会有半点犹豫,田淑芬的模样历历在目,他心里滴血的疼。    “别哭,男子汉大丈夫,眼泪憋回去”    他又要伸手把绳子解开。    下面的人面面相觑过后,哗然一片,声音来的异常突然,大有排山倒海之势,有些智者在心里嘀咕,自己在几十人面前上台讲个话都忍不住哆嗦,这人居然只身闯敌营,并且看起来还大义凛然,是个猛人,可嘴上又不敢讲出来。    旁边的壮汉终于反应过来,弯下腰,伸手要抓住刘飞阳肩膀,问问他是谁给他的勇气敢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并且还在这些人面前让自己下不来台,手刚刚搭到肩膀上,还没等有过多动作,就看见眼前的犊子瞬间站起来。    自诩为矿上的第一号猛人,对面前的犊子没有多少重视,还琢磨着队长要是升官了,副队长上一步,自己也能爬到副队长,可刚刚接触他就觉得情况不对,在下面的人眼中可能没什么,就是一招而已,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壮汉还没等有反应,手臂就被刘飞阳掰过去,强横的力道由不得他半点反抗。    “嘭…”    用电视上***抓偷的常见方式,把壮汉的脑袋死死摁在讲台上。    一切都在电火石光间,壮汉没反应,下面的也没反应,好似眨眼之间的事。    几十人的保卫处里声音再次戛然而止,气氛沉闷到极点,都呆呆的看着他,随后再次触电般反应过来,最外围的一行人把藏起来的保卫用具拎在手中,张牙舞爪的要上来。    “别动!”    刘飞阳突然爆喝一声,宛若平地惊雷,饿虎一般的眼神麻木的看着前方,他的手已经不再是摁,而是扣到壮汉锁骨里,这种滋味让壮汉非常难受,连大气都不敢喘。    要冲上来的人,看他手里有人质,一时之间还真不敢乱动,只好僵硬的站在原地。    “放开他!”    老钱终于站起来,他是主要当事人,理所应当的开口。    “钱矿长,我就问你,你要是要粗暴解决,还是咱们协商着来!”    刘飞阳仍旧摁住装看,掷地有声的问道。    老钱微微仰头,道“粗暴着解决怎么解决?协商又怎么来?”    “如果粗暴,我现在就走,这个犊子十五岁死了爹妈,跟我在一起混了三年,按理早就应该让寒风冻死,就他妈是贱命一条,要杀要剐随你便!我也是贱命一条,夏洗澡在河套里没淹死,冬上山没让熊瞎子给舔了,没享过啥福,就是命大!活到现在也够本,多了话我不,你就看,我会不会再回来就完事了”    他顿了下又道“如果协商着来,我现在就把他放了,咱们心平息和的谈,一是一,二是二,我就不信没有不通的话,讲不通的理!”    现在房间里虽是寂静无声,可眼神交流从未断过,几十号人在二者之间来回巡视。    老钱微微蹙眉,现在不仅是对刘飞阳的考验,更是对他的考验,处理重了会给人留下话柄,处理轻了会让人软弱无能,他必须得拿出该有的态度。    冰冷道“你在威胁我?”    “不敢,我从来不威胁人,在场的这么多人,我最应该道歉的就是你,所以咱们之间怎么交流,都是平等”刘飞阳不卑不亢的喊道。    下面人听到这话,都开始暗自诽腹,这犊子的话是指一棵桑树,骂的一片杨树林,就是告诉他们,谁敢做出头鸟,就打谁!    恰恰是,现在的矛盾点都在老钱身上,他们无论开口什么,都不合时宜。    老钱心里咯噔一下,对眼前的犊子越来越心惊,年纪有如此城府都是被生活给磨出来的,他现在粗暴解决,就相当于吧所有人都装在里面,如果过后真的发生恶性/事件,都得指着鼻子骂他。    相比较而言,刘飞阳给他指了一条迎合所有人的好路。    板着脸道“你把他放了,咱们可以谈谈!”    刘飞阳这次没有犹豫,顺手松开壮汉,他本想站直身体给刘飞阳个下马威,可发现自己想骂,几十号眼睛都看在这里,虽不是看自己,但也有些心虚,见刘飞阳已经走下台,向会议桌走去,犹豫半晌,也退下讲台。    堵在前方的人,本想用肢体抗争一下,不给让路,可发现第一个被推开的人,最尴尬的是他本身,也就乖乖的让开。    他没有半点怯场,能让农民怯场的只有闹了灾害,地里颗粒无收,换句话,即使是装,也不能在气势上落了下风。    站到坐在长条会议桌的最后方,凳子上这人见他就站在自己身后,不开口也不话,只要头皮僵硬的站起来,这犊子把凳子往后一拉,坐在上面。    再次语出惊人道“事情是因为田姐引起的,大家也都知道,我打算这次回去,就张罗他俩结婚,所以你们也不用三道四的,轮不到!”    “你还要不要点脸?他俩能结婚?张嘴闭嘴叫姐,那是长辈,是婶子!”    一名连毛胡子的中年顿时拍案而起,看起来有几分正气,实则内心窥觑田淑芬已久,今听到自己的梦中情人被娃娃给睡了,气的险些挥刀自宫,暗骂没用的东西。    “对,这属于乱/伦,差了辈分!”    “对,他俩不能在一起”    有一个开头的,群情激奋,都开始指责。    深谙人情世故的王琳并没开口,她知道有自己父亲在才能收到红包,没了前面的保护,自己皮毛不值,她在等,等待个机会,要狠狠的咬他一口。    刘飞阳也静静的等待着,一圈一圈的看着张嘴怒骂的人,他知道自己一个人肯定不过这么多张嘴,所以不急不缓,脸上停留不到一秒就换到下一个人,他也不开口不回答,甚至还拿起刚才那人喝水的茶杯,拿起来喝一口。    这些人足足喊叫五分钟,这才渐渐停下来,因为发现自自话索然无趣。    “完了?”    刘飞阳缓缓放下茶杯,嘴里带有嘲讽的笑了笑。    “进来”他开口喊道。    “咯吱…”门再次被拽开,就看田淑芬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来的路上刘飞阳就知道她在后面跟着,只不过一直没多言。    田淑芬在哭,当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发生在现实,她无法抵抗,身上已经穿好衣服,血迹还有依然蓬头垢面,如一滩烂肉般低头哭泣。    刚刚收嘴的人们看到她,顿时抬起手,指着她鼻子用最污秽的言语开始攻击,群情激奋,好似自己儿女发生不道德的事一样。    田淑芬越哭越剧烈,捂住脸,身子像是被骂软了一样,腿部有些弯曲,随时都要栽倒下去。    正在这时“嘭”的一声。    刘飞阳猛然一拍桌子,巨大的响声让人为之一愣。    “田姐,你过来!”刘飞阳黑脸喊道。    田淑芬闻言,哭泣声了一点,挪蹭着两条腿走到刘飞阳身边。    “在场的你就叫爹妈,我看看谁敢答应!”他略显暴躁的喊道,田淑芬闻言一愣,剩下的几十号人也面面相觑,不明白什么意思。    “叫!”    “爹…妈!”田淑芬吓得把这两个字脱口问出,哭泣声也停止。    这两声过后,寂静无比针落可闻。    刘飞阳扫了一圈,随后冷声道“没人吧?我告诉你们,封建***已经灭了一百多年,即使她爹妈在这,想要跟志高结婚,谁也管不了!就结婚,男女这点事还用背着人?你去,把你家爷们扶起来!”    “啊…”田淑芬又是一愣,随后看见那稳如泰山坐在凳子上的身影,不知为何也不慌了,跟着坚定起来,这是找到靠山的感觉。抬手把脸上带血的眼泪擦干,咬牙扭过头,走到讲台上把二孩扶起来。    “这…这…咱们矿上这么多年都是明星企业,他俩相差近二十岁,传出去让别人看笑话啊…”    一名已经退休的老头,听见消息后拄着拐杖过来看戏,话颤颤巍巍,眼神迷茫到有些看不懂***,摊着手左右张望。    刘飞阳听见这话,把头往前一探,语气没有咄咄逼人,反倒多了几分诚心的。    “大爷,你也别我不尊重你,我就想问问,我让志高和田姐结婚,法律都管不了的事,你是干啥的?”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