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杀鸡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杀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侧福晋这话就不对了,福晋是主,咱们是仆,是矣,遇事不论对错,先应该以主子的命令为先。?  ?? ?”朱氏上前一步,一字一句地说道。

    婉兮眉头微挑,目光冷冷地看向朱氏,她倒是没有想到只是这么一错眼,沉寂多时的朱氏倒是会钻空子,竟跟董鄂氏连成了一条线。

    也对,上一世她是没注意,以为个个都跟她一样,而世她看得清楚,这后院,除了她自己,***人都是敌人。如此,,这些人会连在一起狼狈为奸,也不奇怪。

    “既然知道主和仆,那朱氏,你说说,你是主,还是我是主?”婉兮眼神冰寒地盯着朱氏,很直接地要个***。

    一个两个的还都插手别人的事情上瘾了,东一句,西一句的,把谁当傻子呢!

    “这……”朱氏这脸被打得啪啪作响,她刚指责过婉兮,却忘了依两人的身份,她就是个不能插嘴的仆。

    “不会说话就不说话,真论起,这府里只有爷才是主子,***人都是为了侍候好爷才存在的。若真依你的话来说,岂不是说爷的话不如福晋的管用。”婉兮单手撑着下鄂,语气冷凝地道。

    朱氏抿了抿唇,只觉得嘴唇很干,她心知这一下子是真的把婉兮给得罪了,想到这里,不由地抬头看了董鄂氏一眼,似乎是想让她来解个围。

    董鄂氏倒是不可惜朱氏,她可惜的是自己没有抓着机会治婉兮的罪。眼瞧着这一触即的场面,终还是董鄂氏了妥协,她慢慢地放下手,坐直身子,目光静静地盯着神情惬意悠闲的婉兮。话说到这份上了,她不作罢,难不成还跟胤比个高低,看谁尊贵。

    今日这一场所谓的兴师问罪注定是不欢而散,董鄂氏倒是想找茬,可惜婉兮并不好欺负,再者这一群侍妾,有几个是愿意帮忙的,都看着她的笑话。

    “行了,没事,就散了吧!”董鄂氏挥了挥手,闭上双眼,靠在椅背上,也不再看婉兮一眼。此时的她只觉得脑仁疼得厉害,且只要看到婉兮那张脸,她这心就跟刀割一般,难受得慌。

    婉兮瞧着董鄂氏这模样,也不玩什么乘胜追击的把戏,很干脆地扭着纤腰,摇曳生姿地在众人的目光下,往外走去。屋里的***人瞧着婉兮的战斗力,心里都有些犯怵,只是谁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拉开和朱氏的距离。

    此情此景,谁还有胆子招惹婉兮。

    朱氏看着婉兮离去的背影,再看董鄂氏那狼狈的模样,心里不禁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话。可后悔有什么用,已经得罪一个了,她不能因为后悔就再得罪另外一个。

    正院门外,婉兮慢慢地走着,脚步缓慢,似赏景又像是在等什么人。

    朱氏虽然有些恍神,却也不至于瞧不见人,眼见婉兮在离她不远处的前方婉兮身上的打扮异常的娇艳,同她平日里在清漪院的清爽打扮颇有些出入,不过却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对比,犹如玫瑰和兰花一个,一个热烈,一个清幽。

    高嬷嬷瞧见婉兮那精神奕奕,笑语嫣嫣的模样,心里也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先前婉兮带着听竹和听雨去正院,她心里就有些担心。毕竟前不久这福晋可是一声不吭,暗地里差点就害得婉兮一尸两命。

    这一次,谁能想到董鄂氏又玩什么样的花样,反正就福晋那点心思,肯定不会有好事找婉兮。

    她一边想着,一边领着几个小丫鬟上前,听雨见状,很自然地后退一步,让高嬷嬷扶着婉兮往院里走。朱氏站在婉兮身后,看着满院的丫鬟对着婉兮行礼,心里不由‘咯噔’一下,紧张起来。这后院,除了地位、宠爱和子嗣,还有主子对奴才的控制权,否则连自己身边的奴才都管不好,何谈***。

    可冷眼瞧着这清漪院里人,对婉兮的态度却是十分严谨的,可以说每个人都严阵以待,只为让她满意。仅冲着这一点,婉兮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就变得高大了许多,至少不比董鄂氏来得简单。

    “上茶。”进了大厅,婉兮轻轻挥了挥手,让一旁的小丫鬟去倒茶,她则自然而然地坐到了主位上。

    朱氏着贴身丫鬟也了进来,婉兮抬眼扫了一下,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几分淡漠的神色来。

    “本侧福晋听爷说朱妹妹最是喜欢吃点心,那今儿个,本侧福晋也不小气,自是要让朱妹妹吃得开心,用得满意。”婉兮这口气还算和善,可说出来的话却透着一股子算计。

    朱氏站在厅内,听到婉兮的话,脸上不由露出几分尴尬羞愤的神色来,她真心没有想到爷私下里竟会跟婉兮说这些事。当初她自以为抓住了机会,想借邀宠,一来打婉兮的脸,二来证明自己在爷心目中的地位,却没想乘兴而去,狼狈而归。

    原以为爷敲打了她,就不再借此说事,却不想爷竟将此事告知眼前的婉兮,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一般,无处躲藏。

    “侧福晋说笑了,婢妾虽喜欢点心,却也只是闲暇时,吃得玩,尝个味道。”朱氏冲着婉兮行礼,脸上带几分羞愤的神色,语气极基小心谨慎,甚至带着几分推脱和谦逊,似生怕说错点什么,又把婉兮给惹怒了,到时候她怕是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昔日在胤书房被撑得差点吐出来的情形历历在目,回去之后,她可是养了好久才缓过来,现在再来一次,她怕自己日后看见点心都会吐。

    婉兮闻言,眉头微挑,随后收敛起脸上的笑意,一脸不悦地盯着她,冷声质问道:“是吗?只吃得玩,尝个味道,朱妹妹的意思到底是说爷骗了本侧福晋,还是说你对爷撒了谎,恩?”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