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81章 坐在炕头的安然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81章 坐在炕头的安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十二辆幸福牌摩托,嘲讽一点是幸福二五零,码成两排停在矿场门口,车旁都站在着虎背熊腰的东北大汉,如此队伍在中水县里算是罕见,上次出现还是在五六年前,***称王称霸的时候,为首的一人号称***手下第一***,妥妥的***。    最近经营一家制作胶合板的工厂,***出来之后想拉起他重新入伙,他回答:你是我大哥永远不变,可我现在有家了。    此时他能重新出山,预示着柳青青身上有***所不能比拟的地方,也可以这个女人恐怖的地方就在于在***的同时,永远基于***的基础之上,而不会把自己摆在***的尴尬位置,如果刚才她在里面受到半点危险,外面这些人都能拿出十几年前血流成河的那股劲冲进去。    别是人看到害怕,即使有所谓的女鬼路过,也会瑟瑟发抖。    他们看到柳青青完整无损的出来,也都把提着的心放回肚子里,为首的汉子把嘴里烟头扔掉,狠狠的抿碎,抬手砸了砸保卫室的玻璃,里面吓得瑟瑟发抖的保安,赶紧把门打开。    当初保安看到路上出现一排车灯,还以为领导来视察,等看清这些人才发现,原来凶神恶煞在上演阴兵借路。    壮汉走上前迎过去,对年纪比他一轮的柳青青顾忌,开口就道“青姐,出来了,如果在等五分钟不出来,我就要把这奄奄一息的厂子直接摁死,正好我家需要扩大规模,没有建设基地”    柳青青没在言语上客气,她也不需要客气,轻点头道“用不上,一群穿的西装革履的***,加上三五个精明的废柴,永远成不了大气,这破厂子就是奄奄一息,等下届领导选举那个姓安的上位,三把火之后这厂子也就不剩什么了”    “嘿嘿,的也对,做生意就怕自己人骑自己人”    壮汉嘿嘿一笑,眼睛终于明目张胆的看在刘飞阳身上,他倒没有***的想柳青青跟眼前犊子有一腿,不过能让柳青青挽住胳膊的人,从任何角度来看都应该是自己巴结的对象,主动伸出手道“你好,你好,我叫张…”    “什么时候你也学会阿谀奉承了?”    壮汉的手还没等和刘飞阳的手接触上,柳青青就毫不留情的打断“你啊,就是越老越专营,身上少了那股子年轻时的锐气,多了商人的铜臭味,我看用不了多久你就快赶上吴中了,实话告诉你吧,他叫刘飞阳,现在什么也不是,但不代表以后也会这样,所以你要巴结他,就得趁现在,不准还会有雪中送炭的效果”    “嘿嘿”    壮汉闻言又是一笑,悻悻的把手收回来,脸上没有尴尬的表情,还挺受用“青姐啊,毕竟不能人人都是你,开心了就笑,不开心了就哭,那心情不好也能孜然一身的来场走就走的旅行,可我不同,就是个凡人,还得食人间烟火啊”    “算了吧,我算哪门子不食人间烟火,我庸俗,庸俗的很”柳青青也是一笑,笑靥如花在黑夜中绽放,收住笑声,转头看一眼旁边的犊子,挑衅问道“你对么?”    刘飞阳还不能很好的接受现在的状态,虽让柳青青难耐到难以自持是他一直以来追求的目标,可在如此极端的情况下,他在柳青青身上没有享受到酣畅淋漓的***,反而有种被人灌了**药之后抢拖上船的错觉。    “等我骑上你那,我再告诉你!”    这犊子愤愤不平,咬牙切齿的回道。    “我等着,早点哦”    柳青青挑逗似的眨了眨眼,玫瑰盛开出新的花蕊,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给壮汉看的目瞪口呆,这犊子居然敢这么话,以为柳青青是那些陪酒姑娘?然而柳青青鬼使神差的居然是受用的表情,不可往深了想,也不敢往深了想。    “妖精!”这犊子又咒骂一句,他不是那种喜欢在女人身上发泄,趁着愤怒就在女人身上占便宜的人,可也被她撩拨的想在那皮裤下面的***蛋/子上,狠狠的抓两把。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柳青青恰到好处的转移话题,她断然不会给旁边的犊子一丝想入非非的机会,扭头看向后方,田淑芬正搀扶着二孩,身形有些颓废,脸上却是劫后余生的表情“他叫赵志高,有个仇人在医院,叫什么武,你带上他去医院检查检查,顺便把那个崽子收拾了,尺度按照他的做就可以…”    “明白!”壮汉点点头。    “跟着去,哥挺你!”刘飞阳也转过头。    “阳哥…”二孩在这一瞬间还想流泪,虽年纪已经跨入成年人序列,可在刘飞阳把他当儿子的“娇生惯养”下,终究是差了些***阅历。    刘飞阳只是回头这么一句,随后扭过头,直到现在他突然发现,怕什么来什么,二孩终究是会长大,也应该让他独立面对很多事情,具体该怎么做,就看他自己拿捏。    “走吧”    刘飞阳完,迈步离开。    柳青青开着桑塔纳,副驾驶上坐着刘飞阳,后座上坐着田淑芬,二孩则是坐在幸福摩托车后面,跟着壮汉一起去了医院。    “担心?”柳青青轻飘飘的问道。    “是死是活,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我闲的***?”    简单一句对话之后,车上重归于平静,坐在后面的田淑芬有些急促不安,手指胡乱波动,有种丑媳妇见家长的感觉,虽已经不是第一次闺女出阁,可也没有勇气面对板着脸的公公,刚才在会议室里的下跪发誓,可以归纳为冲动过后的产物。    柳青青把车停在胡同口,用万宝路代替茶杯,起到端茶送客的意思。    胡同太窄车进不去,刘飞阳这犊子没有感谢的话,直接推门下去,田淑芳倒是了一句谢谢,然后才推门下车,柳青青这个娘们没有把车灯打开,已经过了正月十五,月亮一比一,靠着一点点月光终归照不亮漆黑的胡同。    他走在前面,田淑芬忐忑的跟在后面,她现在可以不在乎***人的目光,却生怕从前面那犊子嘴里出一丝一毫反对的话,在会议室里的表态,一半是形势逼人,另一半是没有***选择,她不会傻到完全相信。    步伐不知不觉中慢了很多,看拉开距离,又赶紧迈着碎步跟上。    她紧张着希望听到刘飞阳点什么,可又担心点什么之后,自己无法接受,路过家门的时候,犹豫不到一秒,没进去,而是继续向里走。    安然坐在东屋的炕头上,衣服没脱甚至还穿着鞋,窗台那本被擦得干干净净的书安静放着,已经不能让她心思平静下来,侧面墙上挂着绿色的军大衣,上面有她亲手缝上的线,她就看着拿军大衣,仿佛能想起主人一样。    不骄、不躁、永远保持恬静。    不愤、不恼、始终是朵雪莲。    在安然漫长的二十一年生涯中,上除了眷顾给她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让她永远保持不施粉黛的还能水芙蓉之外,好像就剩下磨难了,生活这把无情刻刀在她身上一层一层的刮,刮的她遍体鳞伤。    第一次披上那军大衣心暖了,第二次披上军大衣,心又化了。    在没有人的时候,她也会克制自己的担心,因为她母亲在世时常:然呐,咱得笑,笑着就会有好运。    父亲走了、母亲病了、母亲又走了,好似是对这句话最大的讽刺,然而她不改初心倔强的笑着,笑着,笑就会有好运,算是为那个犊子的祈祷。    “咯吱”    外面的房门终于被人拽开,随后听到那熟悉的脚步落地声,脸上终于笑的更盛,以往这脚步总是在半夜响起,今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早了。    “咯吱”    刘飞阳又把内屋门推开,目光迎上了惊艳他世界的笑容。    他看着她春暖花开,她看着他心花怒放。    “回来了?”安然率先开口道。    “回来了”刘飞阳点点头。    “二孩呢”    “去医院了”    “张…田姐呢?”    “在我身后”    “进来坐,我给你倒杯热水?”安然要动。    “我可能还得出去”刘飞阳看她起来,随即道。    “哦”安然点点头,还是站起来“先喝一口,暖暖身子,出去把大衣穿上,冷”    安然辛勤的劳动着,走到柜子上拿起暖壶,拧下盖子,先是把壶里的热水倒进盖子里,随后用嘴吹着热气倒进杯子,一手抓着杯子的边缘,一手托着杯子底给送到刘飞阳面前。    “水还热,你慢点喝”    “是个女人”刘飞阳接过杯子道。    “今我回来时烧的水,呵呵”安然一笑。    “她能帮我”刘飞阳又道一声。    “你吹吹再喝”安然站到对面。    刘飞阳没在话,而是把水杯送到嘴边,没有试探,安然吹过的热水再热都不会烫到,扬起脖一饮而尽,把水杯递给安然道“我走了”    “嗯…”安然仍旧平淡不惊,在看到这犊子转身的一刻,看着背影道“刘飞阳”    他停住脚步,却没回头,如果这一刻安然让他回来,他会毫不犹豫。    “你记住了,我不需要你解释,永远都不需要你解释,我安然是个女人,也没有大能耐,但我会永远坐在炕头,等你回来”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