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86章 神仙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86章 神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幅巨幅山水画,画上有斗笠渔翁、白鹤亮翅、高山流水,还写有四个大字:江山如画。山水画正下方是从深山老宅拆下来的房梁,剥开陈旧的外衣之后就是刺眼的金色纹路,整根金丝楠木房梁被切开,做成长四米三、宽一米二的办公桌,桌子上放着一杯钱书德舍不得喝得野茶。    这并不是神仙的办公室,而是的一处休假地,他每年三月份都会来这里休息一个礼拜,按照二十四节气走,过了惊蛰才会从这里离开,按他的话,只要吃五谷杂粮就是**凡胎,除了平时的修身养性之外,更要注重精神放松。    有人曾粗鄙的分析过: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风霜雨雪这么多年,只要是人就不可能存在常胜将军,生意场上斗不过,那就要在寿命上活过,至少保持自己的良好心态,看着对手一个个倒在时间面前。    别人可能信了他这些鬼话,寸步不离的齐青钢知道,神仙每次到这里都会在辟谷状态下,思考接下来一年的问题,放松存在,纯粹的放松不存在。    北国还承受着倒春寒,这里已经春意盎然。    丁永强穿着浅灰色太极服做完收势动作,闭眼凝神静气,脚下是青青草地,旁边密林中鸟语花香。齐青钢标***一般站在旁边,见他缓缓睁开眼睛,转身往身后的走,这才迈步跟在后方走进房里。    门旁边放着一个红铜盆,看起来有些年月,里面盛满清水,丁永强拿起架子上的毛巾,放在清水里浸湿,拧到恰到好处擦了擦脸,这才转身往那办公桌旁走,这房里清一色的中华古典装饰,他不喜欢欧洲风格,认为看起来华而不实。    办公桌旁的交椅是从某个拍卖行拍下来,据是清朝某个穿蟒最喜欢的交椅,倒不是奢侈,走到今的位置也已经不能用金钱这种附加东西来衡量,而是对中华传承非常感兴趣。    坐上去,见齐青钢久久未动,问道。    “有事?”    自从在芙蓉山庄与刘飞阳对过一拳之后,那张脸已经深深印在他脑子里,尤其是丁永强交代他给寄一张名片,他就把眼睛撒出去,盯着中水县的一举一动。    人物不值得重视,那张名片分量非凡。    开口道“不知您还记不记得上个月,去惠北市?”    “钱书德、孙红文、吴中、柳青青还有个叫刘飞阳的孩”他几乎没用思考,那几个主要人物脱口而出。    “对,问题在刘飞阳身上,两前只身闯入县里的银矿救人,算得上有惊无险,最后柳青青出手道德绑架,把他绑到酒吧”    丁永强有秘书,并且有很多,生活秘书、办公室秘书还有专门起草发言稿的秘书,但他出行身边自带齐青钢一人。    他端起茶杯没开口应声,继续等待下文。    齐青钢知道这是可以继续下去的意思,开口又道“原以为他会拿着名片到市里寻求帮助,没想到最后一人过去,称得上浑身是胆,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有个叫钱亮的孩双腿被人打断,想把这件事栽赃给他,要利用父辈的愤怒对他进行打击,目前也称得上有惊无险,但,有人在暗中搞他…”    丁永强把茶杯放下,报纸上的新闻对某些人是新闻,对有些人来就是故事,他这里每都会送来报纸,但从来不看。知道后者为什么把如此的事搬到台面上来,不需要猜,只需要问就可以。    “钱书德?”    “不像”齐青钢摇摇头“他最近正一门心思研究***问题,在短期内不会把注意力放在刘飞阳身上,应该是中水县里的人做的,具体是谁现在还没查出来,不过问问那个叫钱亮的孩就能知道”    “不用问”    他抬手否决,能走到今的位置,一部分是家族传承下来的底蕴,另一部分也是从那些大人物眼中的人物堆里慢慢爬出来,非常明白出人头地这四个字写出来有多难,十几二十年也曾为了一个现在看起来不起眼的项目喝到胃出血,这些都是磨难。    当初在芙蓉山庄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伏笔,他一味的打压钱书德,势必会让后者起到逆反心理,不敢对他,却能捏死刘飞阳。    脑中那个孩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其实他也很好奇刘飞阳能走到哪步,不过心里并没有太多期待,伟人都是站在时代的大平台上成长起来,不是战争年代出不了平头将军,也不是开放初期的遍地黄金,能吃苦就会攒下一份丰厚的身价。    这个时代,有机遇、有贵人、有能力,缺一不可。    “柳青青…”丁永强嘴里缓缓念叨出这个名字,脑中柳青青的样子也渐渐清晰。    在起初见到那个一颦一笑都拿捏到恰到好***子的时候,还有些吃惊,中水县城不过巴掌大的地方还有此等奇女子。    当然,这种吃惊是在一定程度上的,他二十岁时喜欢年纪大一点御姐,三十岁时喜欢清纯一点的少女,来到四十岁也庸俗的***一个在荧屏上出现的戏子,等到五十岁时更看重那些能察言观色的名媛。    时至今日已经超脱到两性关系之外,返璞归真,追求的是一份感觉。    陪自己身边的女人可以庸俗但不能愚昧,可以势利但不能市侩。    齐青钢还在旁边等待,让他诧异的另一个事情是,那个犊子这次没寻求帮助也就算了,难道不知道那个名片的重量?只要拿出去到任何一个有萱华园品牌存在的城市,当地的以及周边的萱华园带来的能量,都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他,经济、人脉等等。    远远不至于窝在中水县里管中规豹,井底望。    丁永强知道齐青钢还在站着是什么意思,道“多看看,在他受到性命威胁的时候救他一命,顺便把名片收回来销毁掉”    “明白”齐青钢点点头,他知道神仙嘴里不会出:寺庙无法禁足朱元璋,溪流无法圈养蛟龙这类精神作用的话,务实,是每个成功者最基本的特性。    耳熏目然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应该干什么,不过他这次有些拿不准,开口问道“我把柳姐请过来?”    “明是惊蛰?”    他没接这个话,又拿起茶杯浅酌一口,不得不,这个野茶比那些所谓的***香茗要更多了份特质,不浓、不淡、却醇正,有丝丝入口的野性。    “对”    齐青钢知道这个话题也结束,所以简洁的点点头。    “当下啊,经济利益要屈服于***利益,不出去了”    他言语中带有些许无奈的感慨一句。    齐青钢想了想,觉得丁永强的思维已经过渡到另一层面,自己也没有在旁边的必要,缓缓退出去,心里开始暗暗猜想那张名片什么时候可能发挥作用,又得是什么样‘不值一提’的事情。    路过门口时看了眼那红铜盆子,在盆的外延有几个字:强者自救,圣者渡人。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