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88章 辞职可没工资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88章 辞职可没工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好、鸟鸣、喜鹊飞,这些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人,但绝对不会在本质上改变,想要真的好,还得是由内而外的心情好。一声飞阳把这个犊子叫的心花怒放,从床上触电般的翻滚起来,如百灵鸟般悦耳的声音仿佛犹在耳畔,他像是做贼似的眨巴着眼睛看着房门。    这门上的玻璃没有帘子挡着,能直接看到外边,寻寻觅觅也没见到声音主人,甚至让他有种做梦的错觉,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脚踩到地上才想起来,经过一夜的发酵,两人的关系好像有些变化。    正想着是不是往脸上拍点大宝再出去,散发点香气。    “咯吱…”    房门被安然推开,以前是她落落大方的看着刘飞阳,现在反而变得有几分害羞,微微低着头从旁边路过,到炕边上,抓起还没叠的被子道“我听见你下地进来的,水弄好了,你先去刷牙洗脸,我把被子叠完咱们就吃饭”    她声音颤颤巍巍有几分不自信,从来没做过别人的女朋友,也不知道这个角色该怎么扮演,只能学着电视里的女人,从洗衣做饭开始,虽是背对着刘飞阳,可她没听见脚步声,知道没走。    变得更加不自然,抬手把散落在眼前的头发顺到耳后,脸色红扑扑的又道“早上吃馒头还有咸菜,学校给孩子订的豆奶粉,作为福利也给我发了两袋,用热水冲了当粥喝,刚才我没来的及弄,你先洗,洗完了我也弄完了”    “你别动,我来!”    他一撅***,像极了村里黄大仙下凡的模样,瞪着眼睛,神神叨叨的又道“你呆着吧,这些都我来!”    他完,迅速转身“嘭”的一声,撞到门上。    额头撞出一道红印,不疼,心里是暖的,随后就赶紧跑出去到厕所尿了泼尿,还原某些部位最原始状态。    初恋,对于任何人来都是甜蜜的,可无奈的是两人都是初恋,刘飞阳也从未扮演过男朋友的角色,有些不知所措,他知道村里那套相中谁家姑娘,就上山背榛秆往她家院子里堆那套不管用,可又不会别的。    两人坐在饭桌上,几乎都不敢正式对方,低着头给对方夹咸菜,虽是粗茶淡饭,但也是相濡以沫,坐的近在咫尺,却不敢有过分动作,让二孩看到得急死,他会没大没的对着刘飞阳***上就是一脚,然后断断续续的:***玩意,你就,安然,我要跟你…一起看会电视!    二孩对张寡妇能直接,哪怕是教刘飞阳也不敢出睡觉这两个字,有些女孩漂亮是用来欣赏的,在欣赏之中掺杂些别的思想就会显得污秽,玷污了雪莲。    安然穿的是白色毛衣,还是几年前母亲给织的,一束晨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恰好照射到安然脸上,透红的脸蛋变得更加***动人。    “你别给我夹了,自己吃!”    平时只用十五分钟的早餐,今居然吃了半个时,并且还没有结束的架势。    咸菜是自己家腌的,里面有芹菜、胡萝卜等,她把自己碗里的咸菜夹到刘飞阳碗里又道“你多吃点胡萝卜,含维生素多,嘴唇都冻裂了”    “好”    刘飞阳点点头,一动筷子,把咸菜送到嘴里。    “你慢点,咸,赶紧喝点豆奶”    安然见他根本不嚼直接咽下去,有些担心的道。    “呵呵,好!”刘飞阳着,抓起豆奶喝了一口,是什么味他没喝出来,应该是甜的。    安然发现,自己心翼翼,他也变得局促不安,索性就恢复以前那个大方的自己,抬头看着正在吃饭的他。    恰好,刘飞阳也想抬头看看安然,他现在还跟做梦一样,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换句话,他起床时的做贼劲还没消失,觉得看一眼,得一眼。    抬起头,二人四目相对。    “唰”的一下,两人脸色都变得红彤彤,被火烤过一样。    “真美…”刘飞阳有点呆呆的脱口而出,眼睛已经镶嵌在那脸上拔不出来,如果生活给了他太多磨难,那么安然就是一次性的回报,分量很足。    安然听他这么,红着脸没有躲避的轻声道“是么?”    “嗯,你笑起来更美”他真诚道。    安然听见这话,露出更为开心的笑容,露出皓齿“那我笑给你看…”    曹武庙这个人,猥琐已经不能概括他。也可以换成他猥琐的大胆、不背人、是一种生活态度。貌似全世界除了他嘴里的臭婆娘之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喜欢蹲在旅店门口的事。    就这样一个人,偏偏昨夜还是跟妻子在旅店睡的,对于传来靡靡之音,他抓心挠肝的痒,在床上来回翻滚,问他怎么了,他会咬牙切齿的骂这帮年轻人半宿不睡觉,没有点道德。    最让他难受的是,那个臭婆娘还趁机媚眼如丝的提出无理要求,他又不得不屈从。    看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他顶着两个熊猫似的黑眼圈坐在板凳上,张嘴闭嘴的骂那个犊子,恶狠狠的发誓一定要扣工资,多打他两下,最好让他满地求饶这样才能解心头只恨。    他这个人抠门是抠了点,人不坏,还暗暗担心能不能出事。    酒吧里鱼龙混杂,这里也一样,中水县的大事情都能听到,每晚过来喝酒的汉子如同开信息交流会一样,谈地什么都讲,知道银矿那些。    刘飞阳今没穿军大衣,实则这个季节也用不上这种厚重装备,已经开始转暖,再有一场春风刮过,积雪就会消失殆尽,他之所以一直穿着,一方面是给外人的感觉,另一方面是需要走夜路。    推门进来,看到曹武庙那寥寥几根秀发站立着就想笑,强忍住,和往常一样,开口道“曹哥”    “犊子,你还知道回来!”    曹武庙嗖的一下从凳子穿起来,面目狰狞的绕出柜台,他注意到刘飞阳额头上有一道伤口,仔细看了看身上并不像有伤的样子,这才敢出脚,不留情面的踹到***上。    “我告诉你,扣工资,一工资!这个月耽误多少,你自己心里没数么?”    “嘿嘿…”他又是傻乎乎一笑,然后转身奔着后院走去,要升炉子,炕如果不热,屋里还是凉飕飕的。    “早晚有一我踹死你!”    曹武庙恶狠狠的咬牙骂道,随后又坐回凳子,他很无奈自己找了这么个榆木疙瘩,有什么劲打到他身上都是软绵绵的,面团一样,怎么都行,感受不都任何***。原本的火气也只能憋在心里。    刘飞阳蹲在路子旁,手里拿着硬纸壳在扇风,悉心的坐好工作。    虽谈不上君子,但他也不是人,不会得了势就趾高气昂的指着曹武庙脖子骂:老东西,以前是不是你抢我饭盒了?做一和尚撞一钟,他想着走了也得给曹武庙留下个好印象,如果老东西还想再踢,大可以再来两脚,对于给过自己饭的人,无论大他都会铭记。    曹武庙见他升好炉子走过来,瞥了一眼,愤愤不平的道“我告诉你啊,你就这么干,再有一次请假直接就滚蛋,我这里虽不是国营大企,但要挂出招工的牌子,应聘的人能把门槛踩烂,也就是你这个犊子我用的顺手了,要不然按照臭婆娘的意思,早就让你走,你得感谢我,你曹哥好心!”    “谢谢曹哥…但是,我要辞职!”    刘飞阳看着摇头晃脑的模样,竟然生出一股错觉,不应该伤害这位正在***爽点上的老东西。    曹武庙所有动作戛然而止,愣在原地,足足过了一分钟,眼睛在眼眶里打转,看上去在辨别这句话的真伪。    最后死死的盯着刘飞阳,咬牙道“辞职可没工资!”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