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125章 角逐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5章 角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青袍老者终于忍无可忍,毫无底线地辱骂道:“有什么好炫耀的,你们黑家老祖不过是街头卖艺出身,世代女性不知被多少男人糟践过,也好意思拿出来往脸上贴金,我呸!”

    灰袍老者勃然大怒,大喝一声,运转***就要跟青袍老者拼命。>   

    打头那白袍老者,独孤探花的爹,袍袖一挥,断喝道:“住手,晚辈间的竞争,本就是一场你情我愿的公平角逐,无论成败如何,终归对双方的展都有好处,我们应转变思想,放远眼光。切莫为了表面那点儿蝇头之私,自伤和气,更没必要将其升级为家族荣耀之争。我们的眼光,哪能只局限于现在,而是要放得更远;不应局限在租界或大荒域这样的弹丸之地,而要向天幕传送阵以东的修真界看齐!嗯,我们做长辈的,还不是希望子孙后代展越来越好,更能在残酷的修真界生存。”

    青袍老者不甘心亲手栽培的徒儿,败给女流之辈,负气将储物袋一拍,飞逸而出一颗高品质丹药,价值不下于1o万,抬手间一股气势外放而出,噙着丹药飞泻而去,落入申武令雄手中。

    有师爹作后盾,申武令雄精神为之一振,自信爆棚,誓要血拼到底。一口吞下丹药,立刻体能得到极大补充,浑身筋骨变得异常强韧与灵活,多余元气顺着浑身穴府喷溢而出,四肢矫健,轻盈如飞,眨眼间便由第三追至第二,大有一马领先的劲势。

    为了在药性爆期,尽快赶并甩开对手,他强力运转驭气飞行术,度提升到了极致,为了避开障碍物遭遇不测,海拔越走越高,近乎摸到了低空的云层,

    独孤探花和黑落雪的师爹,不甘心将既得的荣耀拱手让人,纷纷效仿,硬是将晚辈间的一场公平角逐,升级为家族乃至人族间的荣耀之争,附带财力大血拼。

    得到丹药后,黑落雪和独孤探花,均展示出了各自强劲的优势与实力,黑落雪一拍储物袋,飞逸而出一把长剑,御剑飞行。独孤探花则施展驭气飞行术。

    三人均以一种翻身越岭式的度前进。独孤探花不愧是大荒人族奇材,不知不觉再次领先,黑落雪则貌似不急于拼抢第一,一边御剑飞行,一边朝独孤探花背后的袋子,急切地轻声呼唤:“唐烧香,你还活着么?千万要挺住,挺住啊!”

    听见背后没完没了的呼唤,独孤探花感到极度厌烦,偏了一下头,讥讽道:“你在我身后唧唧咕咕干什么,他即便活过来,也逃不出袋子!”

    不想,这一偏头,只差酿成惨剧,前方突然出现一座奇峰。而且,还有更令他惊骇的。

    灾难降临前的一刻,前方开路的三位老者,正以疾快度穿梭于云层中,那白袍老者一直表现得十分活跃,大部分时间就他一个人侃侃而谈,指点江山一般地,不停开导青袍老者和灰袍老者,却忽略了随时有可能降临自家头顶的风险甚至灾难。

    青袍老者和灰袍老者,也于这一刻,突然间变得十分默契,脸上均微不可察地闪过一抹狡黠与诡异,不停地附和并力图吸引白袍老者的注意力,三者的关系,似乎突然间融洽了许多。直到青袍老者脸上的诡异之色,让白袍老者突然感到可疑。

    疑惑间回头一望,大骇失色,然而,一切已经来不及了,白袍老者迎面撞在了峰巅上,山崩石裂,碎末飞溅,巨大轰响,犹如一记闷雷,石破天惊间,浩浩荡荡辐散至方圆百余里开外。

    青袍老者和灰袍老者大感解气,笑得合不拢嘴。

    危险同样向独孤探花逼近。仓皇之下,独孤探花为了减轻重量,舍下肩后的袋子,拉高海拔。黑落雪早有预料,趁独孤探花慌乱的时机,抢先一步,夺过他肩上的袋子,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缓缓掉头,当空划过一道巨大的半圆弧,意欲北上。

    猜出黑落雪的心思,申武令雄气急败坏,大喝道:“往回走干什么,申公狂羽的堂兄在大山脉,赏金在他手上!”

    黑落雪未与理会,继续全北上。

    申武令雄气红了眼,运转修为,外放而出的元气,化形成一只只气化掌,轰向黑落雪。他的掌法十分厉害,威能十分集中,招招致命。

    黑落雪只觉眼前一道道红芒闪过,耳畔一道道凌厉气势呼啸而过,自治无法甩掉利欲熏心的申武令雄,不得不打消北上念头,转身南下,好在他知道山丞国王室***后裔,就在前方。

    独孤探花调整状态,截住了黑落雪的去路,一边用飞刀威喝,一边伸手抢夺她肩上的袋子。

    慑于独孤探花飞刀绝技,黑落雪一咬牙,将袋子交出,劝诫道:“你、我还有唐烧香,都是大唐东游门旗下***院***,做事要凭良心!”

    独孤探花充耳不闻,只是冷哼了一声。

    紧随其后的申武令雄,慑于独孤探花的飞刀绝技,没敢对他出手,而是决定跟他耗下去,耗到他元气透支,施展不出绝技为止。

    期间,从高空坠落的白袍老者,及时吞吃了一颗价值数十万的化形丹,状态恢复,气急败坏的冲了上去,这一回,他要拿全部家产作赌注,帮儿子拼到最后,因为他们是大荒人族,在租界人族眼里,也是接近奴隶一般的存在。

    下定决心后,白袍老者,从储物袋内拍出一颗高品质的化形丹,将其随着一股气势,抛向与申武令雄和黑落雪并驾齐驱的独孤探花。

    独孤探花再次领先,度提升到极致,与对手的距离,越拉越大。

    又僵持了一个多小时,三名老者先后为自己的儿女或徒弟耗费了相当的财力,至少数倍于赏金总额,但他们均想籍此机会,为家族或各自所在的人族争光,隐形回报将是巨大的,故而在所不惜。

    在高品质化形丹的支持下,像独孤探花这样的气化形后期强者,连续周旋个几天几夜,大战数百个回合不成问题。意识到师爹的良苦用心,不再将拿到赏金做为终极目的,而是要借机维护家族乃至人族的名誉。

    三名老者的想法如出一辙,即便拿不到赏金,也得坚持到底。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