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零二章 相谈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零二章 相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婉兮淡淡一笑,良久才道:“无不妥之处,阿玛和兄长做得好。只是本侧福晋突然想起了总是喜欢蛰伏在暗处算计人的德妃娘娘。”

    听竹一听,整个都愣了一下,婉兮不提,她早就把这德妃忘到脑后了。

    “侧福晋说得有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想必德妃娘娘又该动起来了。”听竹语气淡漠,可从她的话里不难听出她对德妃的忌惮和防备。

    婉兮上前两步,冷笑道:“咱们这位德妃娘娘可一直就没有消停过,她呀,即便是被皇上禁足,也想着法子作妖,只是爷他们防得紧,才没叫德妃得手,否则依德妃娘娘那睚眦必报的性子,本侧福晋让她栽了那么大的跟头,她岂能轻易咽下这口气。”

    听竹闻言,一脸了然地点点头。德妃被禁足后,府里进行了好几次的清洗,就算德妃有往府里安排眼线和暗桩,怕是也不剩什么人了。

    “罢了,听竹,准备一下,本侧福晋要去书房找爷。”婉兮想了想,觉得心里有疑问就去找胤说说,总是一个人胡思乱想,是解决不了事情的。

    回到内室,婉兮换了一身色彩明亮的衣服,坐到梳妆台前,听竹和听雨自动上前替她整理妆容。至于厨房,听雪在听说婉兮要去书房时,就立马做起了胤爱吃的几样点心。

    听竹和听雨站在婉兮身旁,一个观察她的妆容,看有没有问题,一个拿着珠钗帮着打扮。对于这出院子就认真打扮的习惯,两人早就习惯了。事实上,若不是婉兮不喜欢,她们恨不得每天都把婉兮打扮的美美哒!

    待听雪将食盒拿来之后,婉兮便带着听雨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胤刚回来不久,这一出年,康熙就开始琢磨着要折腾,哦,不,是要出巡。

    出巡代表什么?出巡代表花银子,花大把大把的银子。

    作为户部的管理者,胤就算官位没别***,可这责任却一点都不小。这几年,他银子赚得不少,可康熙得也快,每年不是江南就是塞外,闲了还可以加个五台山,祭个陵什么的。这走得地方多了,花得银子也多了。没法,他即接了这户部的差事,总不能让国库没银子才是。

    将手中的折子批好放到一边,胤听到外面的动静,不由冷声问道:“爷不是说不让那些人过来打扰吗?”

    “回主子爷,是侧福晋过来了。”林初九上前一步,声音微微有些谄媚。

    胤拿着狼豪的手微一顿,随后瞪向一旁的林初九,冷喝一声道:“还呆着干嘛,不会把人请进来。”

    胤后面的声音压得有些低,明显是些心虚。

    “,奴才这就去办。”林初九也不听他嗦,直接冲着他行了一礼,便小跑出去请人了。

    他现主子爷近来越来越难搞了,这书房除了他自己,能来得,恩,自打他过脾气后,可不就只有完颜侧福晋一个人来么?这还要问,心好累?

    胤瞧着一溜烟跑出去的林初九,并没有生气,相反地有些有些想笑,他的娇娇可是有段时间没有到书房来看他了。

    “妾身给爷请安。”婉兮带着听雨进来,见胤站在桌案后,不由地冲着他行了一礼。

    胤从桌后出来,伸手扶起婉兮的同时,对着听雨挥了挥手,听雨见状,识趣地将食盒放到一旁的桌案上,然后行礼退了出去。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可是有什么事?”胤对婉兮还是很了解的,外面看着嚣张,实际上却是一个娇气包,但凡受点委屈,肯定是要找他告状的。就是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又有那不长眼的冲撞到她了。

    “爷说这话,可是觉得妾身打扰到爷了?”婉兮有些不依地摇了摇他的手,娇声***。

    胤低头看着她撒娇的样子,不由地伸手刮了刮她的俏鼻,打趣她道:“爷若是,你是不是还得哭两声,让爷心疼一番?”

    婉兮听他这么说,眼里飞快地过一丝羞色,但是娇颜上却噙着一丝笑意,“那爷可舍得让妾身掉泪?”

    “爷就知道,娇娇是个内里多狡的。”胤见她不答反问,颇有胡搅蛮缠的意思,不由地笑道。

    “爷说什么呢,妾身哪里多狡,明明就是有人不老实,总是想借机挑事,而妾身不过就是想自保而已。”婉兮下意识地挥了挥手中的锦帕,对胤的评价,那是一个都不认。

    婉兮知道自己这性子早就被胤给养娇了,心狠手辣没有,胡搅蛮缠有之;黑心黑肺没有,趁你病要你命有(此条针对敌人);老实贤惠没有,娇气作死有。

    拖着胤的手到一旁坐下,小手忙碌地将食盒打开,然后一股子独属于点心的甜香味便窜了出来。

    胤瞥了一眼食盒,见里摆着自己喜欢的点心,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说罢,可是有事找爷出主意。”

    婉兮将点心都拿了出来,摆到胤身旁,听见他的问话,倒也坦承,“自然是有话想问爷,这府里,除了爷,还有谁能让妾身依靠吗?”

    婉兮这一句话便让胤脸上的笑意深了不少,他眼前的这个娇人儿总是知道要怎么讨他欢心。初见,他一见倾心,便直接将她划到自己的羽翼之下,之后,越是相处,他越是觉得眼的这个女人就是上天为他量身造的,无一处不得他心意。

    “爷,先吃块点心。”婉兮拿着绣帕托着一块点心,往胤嘴里送。

    胤张嘴张了一口,入口的清甜,软糯适中,恰恰是他最喜欢的口感和味道。胤脸上的神情柔了几分,带着丝丝满足的神情。就着婉兮的手将一块点心吃完,最后还一脸暖昧地隔着锦帕舔了婉兮的指尖一下。

    手指上温热的触感让婉兮一愣,面上一阵热,心里却莫明觉得有些异样。倒是惹事的胤,一副镇定自苦的表情,好似啥也没有生一样,模样轻闲的让人觉得拳头有些痒。

    “娇娇这求人的态度真好,若是换个地方,爷会更高兴。”胤一脸戏谑地伸手摸了摸她娇嫩的小脸,入手的嫩滑感,让他有些舍不得撒手了。

    婉兮瞧着他这不正经的模样,不由地啐了他一口,然后伸手拉下他的大掌道:“身是来问问德妃的事情。”

    胤一听她提德妃,眉头便下意地皱了起来,却没有打断。近来董鄂府闹得不可开交,倒是真有几分忽略宫里的德妃和十四***了。

    “之前乌雅家的事,即便妾身没有亲自动手,却也跟妾身脱不了干系,而且近来德妃动作频频,妾身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婉兮从不隐瞒她对别人的敌意,但凡有人算计于她,她都会伸出自己的爪子,不把对方挠成重伤,也得把对方的脸给挠花了。

    对于德妃,有敌意的可不仅仅只是婉兮,胤也有。现在由婉兮开头,胤知道她的心思,索性也不隐瞒,将他们计划给胤过继之事一一说了婉兮听。

    “的确,德妃野心过大,算计颇多,就算不为爷自己,也得为四哥考虑一番。”胤点点头,对于婉兮的担忧还是认可的,毕竟能和宜妃斗得旗鼓相当,且屡次在他们算计之下爬起来的人,的确不容他们小觑。

    婉兮脑海里回想着上一世的事情,似乎闹得最凶的就是四阿哥登基之初,差点被德妃逼得举禁他不要掺和太多。但是依着目前的形势,他的决定还是对的,而且今年还有一件大事生,只是她无凭无据的,并不好开口。

    “那爷你们的计划开始了吗?”婉兮一脸好奇地问道。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