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零七章 庄子之行(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额娘(小九婶),我们回来,我们给你带了鱼!”

    婉兮一听动静,便抱着眯着眼睛的弘煦从屋里走了出来,一出门就见几个小家伙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弘晖手里还提着一个小木桶。?  

    “小九婶,你看,这是我和弟弟们一起抓得鱼。”将木桶提到婉兮面前,弘晖一脸兴奋地拿手指着里的鱼,一一婉兮介绍。

    木桶里只有两条鱼,因着桶里的水有些浑浊,也只能隐约看到两条鱼一大一小,至于要分清那条是谁抓的,婉兮觉得不分开,只凭一张嘴,她还真不知道这木桶里的鱼到底是谁抓的。不过,婉兮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打转,只要孩子觉得开心,且能从中感受到快乐,她并不介意他们谁抓的鱼大,谁抓的鱼小。

    没有参与捉鱼的弘昭和雅利奇虽然有些遗憾自己没能参加,不过说到哥哥们捉鱼的事情,小嘴叭啦叭啦的,简直停不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做了什么大事呢!

    婉兮含笑看着他们,并不阻止,甚至略带些鼓励的神色,待知道他们带了鱼,***人却没有带鱼回去时,不由地说道:“小伙伴们让你们带鱼回来,自己却没有带回去,你们敢怎么办?”

    别人用心待你,你得用心对人。

    弘晖他们一开始并没有想这些,现在听婉兮一说,个个小脸上都浮现出一丝羞涩。“小九婶,那我们该怎么办?”

    “人家对你们好,你们自然也要对别人好,别人把你们当朋友,你们也得把别人当伙伴。虽然身份有别,可是年少时的感情才是最珍贵的。”经历了太多,婉兮对于身份反而没那般看重了,否则真依着她心里的想法,她肯定会千方百计地想法夺这福晋之位。毕竟她知道未来的展,也知道四阿哥的些许性情,若运作的好,就凭上一世他对十三阿哥的对信任,她只得一个嫡福晋的位置,想必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婉兮不想活得那么累,能重活一世本就是上天对她格外开恩了,再者就胤对她的真心,和她又得的这些孩子,一切都足够了。

    屋里突地得安静下来,弘晖他们皱着小眉头,心里想着婉兮的话,良久才道:“那小九婶,晖儿和弟弟们可不要以请小伙伴们过来玩?”

    提出要求的同时,几个孩子纷纷睁大双眼,看向婉兮,那模样好似都有这想法一样。

    婉兮见状,倒是怔了一下,她可知道这些小家伙还心有灵犀呢!

    “也好,就请他们到小院里来做客,至于吃食,你们自己跟听雪姨姨商量,看要准备那些。”婉兮也不打击孩子,直接把事情交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忙活。

    “谢谢小九婶,谢谢额娘。”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地凑在一块,当场就商量起来了。

    婉兮抱着睡着的弘煦回屋,瞧着时辰,胤也该回来了,她得让人把晚膳准备好,不然真饿着了,最后心疼的还是她自己。

    晚上,胤回来用膳,看着桌上的两条鱼,颇有些奇怪,“怎么上两条鱼?”

    “阿玛,阿玛,一条鱼是儿子和弘昀哥哥抓的,一条鱼是弘晖哥哥抓得,额娘亲自做的,你快尝尝。”弘一听胤问这话,立马出声,然后瞪大双眼,同弘晖他们一起盯着他,就想看他吃过之后怎么夸奖他们。

    胤看着这大大小小的几个孩子,心里颇为得意,今儿个四哥嘴里还跟他炫耀说是弘晖比以前懂事了。呵,可不就是懂事了么?这人生第一次亲手抓得鱼就孝敬他这个九叔了。

    “好好,爷尝尝。”胤点头,然后拿着筷子,一样尝了一口,微微沉吟片刻道:“恩,很好吃。”

    弘们一听胤这话,脸上的表情都亮亮的,很显然于自己的第一份劳动果实得到认可是很开心的。

    “好了好了,都快吃饭吧!不然菜凉了可不好吃了。”婉兮瞧着闹成一团的几个孩子,提醒道。

    胤见婉兮皱眉,立马附和道:“行了,都快吃饭。”

    一旁的听竹看着这画面,抿嘴忍笑,也许连两位主子自己都没有现,自打到了庄子上后,两人越地像普通夫妻了,比之在府里时的感情又深厚了不少,特别是主子爷,事事都让着侧福晋,这画面要是让京里那群人看到,怕是下巴都要跌到地上去。

    用过膳,胤和婉兮领着一众小的在院子里转了几圈,随后,婉兮带着经弘昭和雅利奇去看小儿子,而胤则将三个大的带到书房,抽查他们的功课。

    胤之所以那般放心地将儿子交给胤,除了安全之外,还能保证他们的课业不受影响,否则就胤那古板的性子,肯定是不能让儿子过来一呆就是一个多月的。

    晚上就寝时,婉兮服侍胤脱了外衫,等两人躺到床上,婉兮一如平常那般,拉着的大掌把玩,很显然并不急着睡。

    胤看着握着大掌的柔荑,大掌对小手,一黑一白,看着倒让人生出几分温馨来,“娇娇,爷听弘他们说你让他们接那些佃户家的孩子过来玩?”

    “恩。今儿个他们跟着那些孩子一起抓鱼,虽说鱼是他们自己抓的,可人家就没抓吗?人家都抓了,可是能带回家的就只有他们,爷说他们该不该表达一下,还是说爷也瞧不上那些孩子的家世。”婉兮翻个身,趴在胤的胸膛上,纤细***的手指还在上面戳了戳。

    胤一把抓住她作乱的小手,故作恼怒道:“爷就这么没眼光,恩!”

    婉兮察觉到胤的气息变了,立马求饶,“最有眼光,妾身知道错了。”说罢,婉兮眨巴眨巴大眼,很是主动地认起错来。

    “晚了。”胤翻个身,将她置于身下。

    一时间,红账翻浪,春光无限。

    第二天,婉兮起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中午了,眼瞧着整个院子的人都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脸皮似乎不知不觉间厚了不少。

    以往遇上这种事,她肯定会觉得别扭,而现在瞧着听竹她们欢喜的神情,她竟一点害羞的表情都没有,真是世风日下……啊呸,她又不是那乱来的人,她和爷是有名份的。

    胡思乱想的婉兮摇了摇头,起身梳洗,用了些早膳,才想起昨天她叮嘱弘晖他们请小伙伴来庄子里作客的事。

    “听竹,弘晖他们可有把那些小孩子请到庄子里来?”婉兮偏头看向一旁的听竹问道。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