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93章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93章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赵如玉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父辈没有钱书德那样追求首富的人生目标,却也能保证独生女往下数两代不愁吃穿,在从娇生惯养的赵如玉眼里,钱就是用来挥霍的,花一万块钱买个包与花一块钱买块糖没什么区别。    开心,开心最重要。    像刘飞阳这样靠着身体赚点钞票人脉,并不是不可,只是与她人生观不符,现在不是往前数二十年,靠着吃苦耐劳摆地摊都能发家致富,机会多,但草鸡永远是草鸡,飞上枝头也当不成凤凰。    可能是担心这五万块钱花的不值,并没和这帮大少爷继续玩乐,拎起包对刘飞阳勾了勾手指,随后转身出门。    刘飞阳在一片玩味的目光中站起来,羞的脸皮发烫,步子有些迈不稳,眼前这位大姐明显已经怒了,如果不及时解决只能让事态更为严重,感受到后背的目光,赶紧加快两步,像个娇羞的媳妇跟在后面。    他不是见到女人眼睛就***的牲口,柳青青皮裤下面两条竹竿般的长腿很美,安然的两条腿走路都透露着娴静,张晓娥那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他更是被动的感受过,但都和赵如玉的不同,她的腿很有特点,像是锥子,被紧身裤包裹到***,然而有没有那么大的落差感,从大腿自然成弧线收紧,看起来有一番别样魅力。    走廊里的服务生对他的行为嗤之以鼻,眼睛直勾勾盯着那副在他们眼里如同太监一般的后背上,了解赵大姐的作风,他们知道这个母螳螂以玩弄男人为乐,可心里多多少还都希望能爬上那张床,为的就是那摇曳如水波的身体。    被踹一脚,被踹十脚又有何妨?    在咬牙切齿骂他的同时,心里又不禁感慨,为什么好运总能降临他头上。    赵如玉最先走下楼梯,以往这个时候她都会看着一楼群魔乱舞,由心而生的骂一句:一帮穷鬼,还给一楼起了个名字:穷鬼大乐园,然而此时此刻她根本不屑一顾,心里正暗暗琢磨一会儿该如何收拾这个人物。    发泄到一半让他憋着?想必这是个好主意。    张晓娥还在台上唱歌,眼睛不经意间扫到正在下楼梯的两人身上,心情顿时有些低落,连唱歌的语调都降了几分,她非常明白良禽择木而栖的道理,恰好那犊子投来躲闪且有些无可奈何的目光,这让她兴致全无,甚至于跑调。    自己刚刚掉到的凯子就这样没了。    门口停了辆本田,是赵如玉的座驾,她简单犹豫一番之后就决定在对面曹武庙的廉价旅馆里进行自己计划,后面的廉价身体显然不值得在花费更多的投入,都懒得多一句的自顾自往前走。    春,风大。    连续喝了六两就的刘飞阳被风吹这么一下,清醒了不少,往前看赵如玉已经迈步过马路,标准的身体在昏黄的灯下更加多姿,还剩下一点酒劲,让这犊子眯眼嘀咕一句“跟女人睡觉,还能赚钱,这买卖值…”    曹武庙嘴里的臭婆娘坐在柜台里,还没过管理旅店的兴奋劲,眼睛如灯泡一般瞪得很大,见有个穿着打扮都高人一等的女孩进来,心里还在多漂亮个姑娘,可随后见到刘飞阳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呆呆愣在原地,绞尽脑汁想出四个字:郎才女貌,般配,绝对般配。    “有能洗澡的房间么?”    赵如玉生硬问道,她虽玩的比较开,但对卫生方面还是有要求。    “有,别人没有飞阳过来肯定有,都是老朋友了”    赵如玉听见这话一愣,莫名其妙的转过头“你经常来这?”    “第一次”刘飞阳略显腼腆的低下头。    是不是经常来这她懒得纠结,习惯性的白了眼,随后不冷不热从包里拿出几张零散钞票放到柜台上,臭婆娘知道自己错话,还想着解释,可见眼前的女孩太过强势,只好悻悻的闭上嘴,拿出钥匙“楼上,二零三”    赵如玉是一刻都不想停歇,她现在最迫不及待的事情是,狠狠的蹂躏跟在身后的男子,最好能发泄出五万元的效果,然后一脚给他从床上踢到地上,最后轻飘飘的一句,我逗你呢,钱不可能给你。    仿佛都想到那悲痛欲绝的脸蛋,滋味真是要多美妙有多美妙。    走上楼拿出钥匙把门锁拧开,这里是旅店最好的房间,也难入赵姐的法眼,蹙着眉把包扔到床上,脱下外套道“我这个人有洁癖,你先去洗澡,洗完澡咱们开始”    她见刘飞阳站在原地,脸上挂着与***男子无异的表情,更加心生鄙夷,补充道“你不要试图违背我的意愿,钱有,那就肯定有,前提是得按照我的做,我这个人喜欢疯喜欢玩,但对质量要求还是很高的,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总之,如果今晚你无法达到我满意的效果,绝对不会给你那么多!”    “不都好了,明太阳升起来就给嘛”刘飞阳赶紧瞪眼强调。    “对,前提是我满意,不过这个你大可放心,只要把我伺候好了,也绝对不会昧着良心不行”    “可…”刘飞阳还想多。    “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立刻去洗澡,然后抓紧时间出来,钱在我手里,你怎么跟我讲道理?”赵如玉薄凉的脸蛋上看不出半点人性色彩,她非常迷恋这种抓住人七寸,以之发号施令的感觉。    刘飞阳纠结的咬咬牙,转头嘀咕一句不讲信用,随后只好无奈的走进浴室。    赵如玉又拿起一只白细烟杆,吞云吐雾的吸着,透过磨砂玻璃能看见那不算发黄甚至黝黑的身体,朦朦胧胧,升起一股难以自持的***,以往这个时候,她都会娇羞妩媚的冲进去,尽自己所能的服侍好里面的良家男人,现在却没有,她打算从一开始就摆出女王姿态,俯视这个斗升民。    刘飞阳站在淋雨头下面,任凭水流冲刷自己的身体,确实***了,昂着脖子让面部正对着倾斜而下的水流,一滴一滴打在脸上,有些疼还有些痒,仿佛父母刚走的第一场雨,漫步在雨中,那雨很大还刮着寒风,雨后他独自在炕上躺了三,发烧,重感冒,对生活满是绝望。    现在想起来那时的寒冷还透彻心扉。    足足冲了五分钟,他抬起手在脸上胡乱的擦一把,随后关掉淋雨,推开门露个脑袋,挤出个尴尬的笑容道“内个…这里没有浴巾,你能帮我要一个么?”    赵如玉蹙着眉“不用搓,直接出来就行!”    “那不行,可能有点脏…我刚才轻轻用手一碰,都是泥!”    原本很难以启齿的话,这犊子却得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赵如玉抬头看着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蛋,心里越发厌恶,让自己去拿浴巾?以往哪个男人听到要跟自己***,不是提前净身三遍,就差泡个玫瑰浴?她死死的盯着刘飞阳,怎么也看不出脸上还算干净的人,身上会有泥这种东西的存在。    可一想到如果不给他拿,等会在床上看到某些不干净的东西会更加恶心。    “等着!”    她厉声喝道,随后站起来,憋着一股等会加倍报复回来的火,咬牙走出去。    “谢谢…”这犊子如蚊子一般挤出两个字,恰好还能让她听见。    赵如玉在楼下买了个新的,除了男人这方面,她不希望使用任何二手的东西,拿着浴巾回来,推开浴室门,伸手递进去。    刘飞阳遵从家碧玉的原则,挡住重要位置,一手颤颤巍巍的接过浴巾,眼神躲躲闪闪,几乎不敢直视。    “快点,再给你十分钟,如果洗不好就扣钱,一秒钟一百!”赵如玉黑脸道。    “嗯,你放心,我洗的干干净净就出去”刘飞阳咬着嘴唇,看上去心里在滴血的道。    赵如玉懒得跟他废话,重重的把浴室门关上,不知为何,坐在床上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难受,非常难受,又不甘心的看了眼磨砂玻璃里面的身体,眼神怨毒到恨不得把刘飞阳生吞活剥,以往的男人哪个不是猴急的冲一遍就出来,乖乖的在自己面前摇尾巴?    居然敢让自己等,该死,真是该死!    没有血色的脸蛋上变得越发苍白,正烦躁着,就听里面传来“刷刷”的声音,这是在搓操,很低劣的行为,在她眼里就跟狗撒完尿之后会舔自己一样,很恶心,脑中还不由的想到刘飞阳身上搓出来的东西,胃里一阵翻滚。    “赵…如玉姐?”    正在这时,里面传来刘飞阳询问的声音,不大,听起来还有些孱弱。    “什么事?”    她没好气的道。    “你能帮我搓搓后背么?够不到!”    赵如玉听到这话,宛若听到外之音,怔怔出神,让自己像个搓澡工一样给他搓背?如果是在洗鸳鸯浴的时候,相互爱抚互相抚摸她不反对,可单纯的搓背?出神过后就是滔的恼意,心中的邪火再也控制止不住。    站起来,压低嗓子道“好啊,我给你搓背!”    “嘿嘿,主要是我担心一会你抓我后背,扣到手指盖里都是泥!”里面的刘飞阳有些不通人情的粗俗道。    赵如玉闻言,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拿起包从里面抽搐一把***,不大,很精致,是她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在工艺品店买的,手柄位置镂空雕着骷髅,骷髅嘴里又两颗獠牙,看起来非常狰狞,当初废了好大劲才运回来。    虽是工艺品,可其中的锋利程度丝毫不用怀疑,曾有一次心血来潮的赵大姐,不用脚蹬,而是用刀给逼下去,她看那男子模样滑稽,忍不住玩心大起,轻轻往前一刺,刀锋顿时插入胸膛里,根据医生的,如果再用点力气直接插到心脏了。    她手里拎着刀,一步步逼近。    还能听到里面的“刷刷”声。    那次是无意之举,这次她是真的起了杀心,像这种人物,最多给他家人赔偿点钱而已,监狱这词距离赵姐太遥远。    走到门边上,她一手搭上门把手,猛然拽开。    “刷…”她果真毫不留情的出刀,直奔刘飞阳身体,嘴中还叫嚣着“我弄死你!”    “噗呲…”这一刀准确无误,直接刺刀刘飞阳臂上。    然而,她并没继续动作,而是呆呆的站在原地,惊恐的睁大双眼,像是见了鬼一样。    刘飞阳反应慢半拍的转过头,先是看了眼伤口最后嘴角上扬,不紧不慢道“赵如玉,好歹也要跟我成一夜夫妻,你就想拿这个给我搓澡么?”    赵如玉再抬头,看向那犊子的脸蛋,哪还有刚才娇羞男子的羞涩?分明就是她***上的骷髅,露着獠牙,让她身上汗毛孔炸裂开,不寒而栗。麻木的向后退“当啷”***也掉在地上,退了两步,后背贴在门口对面的墙上,不能在移动半分,她已经无路可退。    “怎么了?进来啊,给我搓澡…”    刘飞阳的手臂肌肉虽没有石头坚硬,好歹也不会被一下刺刀骨头,此时那仅有几毫米的口子正在嗖嗖往出冒血,几乎转眼间,地面上已经染成红色,与积水混合到一起,像是血河。    当然,能让赵家大就惊恐的远远不是这个,而是刘飞阳确实在搓澡,非常用力的在搓,可位置仅是一块,左臂!赵如玉推门进去,第一眼就看到那红色的臂,不是搓红,而是把表皮的搓掉,满满的是血,顺着胳膊,一滴一滴的下落,浴巾已经浸染成红色。    “你…你是***?”    这个反常举动在赵大姐眼里和精神病无疑,哪有自己***自己的人,并且下手如此狠毒?    “不是,我就是想把自己洗的干净一点”    刘飞阳着,把浸透血的浴巾扔到一边,嘴上挂着与世无争的笑容,和煦到让人心花怒放,他一步步走出来。    “你干什么,别过来,你这个死***,我告诉你,我爸是赵***,让他知道你***我,他会让人把你大卸八块,丢到河里喂***!”赵如玉战战兢兢的叫喊,她确实害怕了,眼前的***两只胳膊都在顺着指尖往下滴血,每走一步,脚下必定绽放几滴红色,呈两条线排列,让人感到诡异。    刘飞阳走到她前方,一手支在墙上,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她,道“你放心,我不是***,我会对你很温柔的,花钱么,五万,就应该享受到最***的服务”    “凑你大爷…”赵如玉还是有股彪悍的劲,抬起腿直奔刘飞阳裤裆踢过去,然而后者早就知道她会用这个路数,双腿一夹,把她的腿死死夹住,不能撼动半分,这下赵如玉彻底慌了,她无法想象这个人即将做出什么。    在国外上学的时候,经常能听到***杀人狂,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自残。    “我求你了,别搞我了行么?”她像是个瑟瑟发抖的绵羊般求饶道。    当把她那层冷漠的外衣撕扯掉,终归是个女孩,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眼睛也变得真诚无比。    然而刘飞阳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嘴里道“不搞你,那钱我怎么赚?”    “我给你,都给你,只要你现在离开行么?”    “我不是只拿钱不办事的人,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刘飞阳坏笑一声,着,一弯腰公主抱给抱起来。    不得不,赵如玉还是很轻,对于拎惯了煤袋的犊子来,这点重量跟抱着一袋棉花没什么区别,刘飞阳走两步给她扔到床上,随后自己也走***。    赵如玉看着他,又忍不住颤抖,在以前也玩过类似的角色扮演,追求的就是那一份***,可现在真真切切的发生在眼前,让她浑身冰冷,有种窒息的压抑感。    “你…你现在走行么!钱给你,你现在去酒吧就能找古斯雨要钱,真的,你走!”她忍不住瞪着床往后退,可没两下,后背又贴到床头上。    刘飞阳默不作声,满是鲜血的手搭在赵如玉肩膀上,不重,很轻柔。    她想哭,有几滴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还不敢喊,担心等不到救援到来,自己已经断气。    刘飞阳脸上仍旧是那抹笑容,上前一步,另一手搭在赵如玉另一只肩膀上,用手指捏着她衣服,开始往上拽,要帮着脱下来。    “这样,你想干什么都行,钱我也给,但是别杀我!”    赵如玉见他不可能离开,只好退而求其次。    “不杀你,我会服侍好你,为了五万!”    如果单听他话的语气,任谁都会相只是为了钞票,只是赵如玉没那么傻,她知道对自己都能下狠手的犊子,对别人一定会更狠,在心里犹豫一番,随后重重问道“你确定?”    “确定”刘飞阳着,已经把她上衣给掀开,只剩下里面***。    赵如玉眼睛一转,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她知道,是自己给自己逼到这种地步,心一横,成败在此一举,主动躺下来,只要让眼前的犊子高兴,不准真能留自己一命,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只要活着,以后想要报仇有很多机会,脸上做出从未有过的真诚***,微闭着眼睛,像是任人采摘的花朵,嘴里还极其***的发出一声***,她现在只有一个目的,让眼前的人高兴、舒服、满意。    刘飞阳一笑,抬手把灯关掉,房间里顿时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赵如玉感受着上面出来的微弱温度,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一半吓得,一半是生理发出来的。    她感受到有一双手贴到自己后背上,随后***被解开,又感受到一双手搭在自己腰间,裤子渐渐滑落,在她的世界里,从未感觉过男女之事是如此复杂,此时的紧张,比她初夜来的还要迅猛。    等待着,慢慢等待着,脑中开始回忆与自己有过关系的那些男人,自己在摆出什么姿势的时候,他们是最疯狂的,她要用自己的所有来迎合…    然而,等待良久,也没感受到有任何,仿佛只房间里只有自己。    想要睁开眼睛看看。    “刷…”恰好一束光照过来。    她寻着光源看去,是房门被打开走廊里的光照进来,而那门口有个背影,准确的,是刚才扒自己裤子犊子的背影,感到莫名其妙,十分不可思议。    “赵姐…”    刘飞阳已经穿戴整齐,望着门口,哪还有刚才的笑?满脸的疲惫之色,缓缓又道“前两我看报纸,上面有几个字,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希望以后你再去酒吧消费,看到我就会想起…”    他完,没有半点迟疑的走出去,顺便把门关上。    在赵如玉的视线中,身影消失,再到房间内重归黑暗,她五味杂陈,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还有种煮熟鸭子飞掉的落寞,竟然还有点与世无争的平静。    难道他关灯,是为了不看自己的身体?    嘴里匪夷所思的念叨着“君子温如玉?”    随后对着门口开喊“温你大爷…”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