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95章 不凄凉的午夜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95章 不凄凉的午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个犊子和一位娘们之间的谈话,远远没有文人骚客的闲情雅致,张嘴就是之乎者也,也没有上位者那种指点江山,归咎起来就两个字,粗鄙,粗鄙的很,却无法否认粗鄙之外带来的冲击力,这食杂店里除了他俩之外就剩下曹武庙这个老东西能喘气,没有人注意到一个细节。    曹武庙不抬头,也不颤抖,安安稳稳的坐在凳子上,心里时时刻刻念叨着自己是空气,他们千万别看自己,口号念的比上香拜佛来的还要真虔诚,顺着板凳流到地上的一滩水渍证明他前列腺不怎么好。    在两人的对话中,他发现了石破惊的秘密,曾经坐在柜台里面傻乎乎笑的刘飞阳,竟然是弄死***的真凶?回想起以前的所作所为忍不住周身冰冷,生怕他记仇也把自己扔到某个臭水沟里。    直到两人离开才松一口气,却也忍不住后怕。    刘飞阳没再回酒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已经临近十二点,除了酒吧这一块连个人影都看不见,他不是喜欢偷***觑人的主,至少在村里的时候没像二孩他们怕人家后窗户看某些***的画面,可今他却时不时回头看向柳青青的背影,这娘们接触的时间越长,就会发现她身上的秘密越多。    青姐两个字绝对不仅仅是靠***的余威成长起来,换句话,***都已经融入到土里,青姐二字非但没受到一丝威胁,反而还是让人敬而远之,借着脑中仅剩下的一点酒精,***的想着,什么样的男人才能把这样的女人压在身下?    在他看来,柳青青绝对比赵如玉那种肤浅的妮子来的更加螳螂。    后者最多是给人蹬到地上让人绝望,前者才是真正的***不吐骨头。    走入矿厂区,死寂一片,漆黑,没有半点光亮,不知为何,他刚刚踏入这里就感觉到压抑,觉得有些喘不过起来,可能是这片区域的人们是个集体,他终究是个外来人,无法融入进去,又或是在这里得罪的人太多,没人会对他和颜悦色。    搬家?    刘飞阳脑中突然生出这种念头。    事实上,他是一个有故土情结的人,住的时间长不愿意挪腾,家是根,经常挪也站不稳,如果当初不是二孩的铁钳,可能在这辈子的轨迹都会以村子为圆心活动,现在走也不是不可以,毕竟没住几。    可安然怎么办?    想到这个女孩子,他脸上不由泛起一阵笑容,他终于明白村里那些结过婚的汉子,为什么都跟换了个人似的,有女人滋润,确实不一样。    走着走着,走到胡同口,又想起当初钱亮堵自己的情景,他现在心里也不确定钱亮是否怀恨在心,还有那个叫武的是否会搞出幺蛾子,不过现在看来这两人就是儿科,翻不了大风浪,路过田淑芬家墙外,虽没开灯,也能知道里面在干什么,声音听得刘飞阳面红耳赤,急匆匆走过。    二孩已经开始感叹时间太快,每忙活的乐不思蜀。    门上挂着锁头,并没锁上,他心翼翼的把门栓划开,尽量不发出任何一点声响,安然已经睡着了,这个女孩又是帮刘飞阳把被子铺好,被脚掖的整整齐齐,她不张扬也不撒娇,每在学校和家里两点一线,默默的做着背后的女人。    刘飞阳终于壮起胆顺着东屋玻璃往里面看一眼,安然躺在炕上,因为拉着窗帘很黑,只能看到轮廓,但他知道那是一张纯洁到令人清风徐来的脸蛋,至少对于打娘胎里就没想过娶到城里媳妇的他来,有这样一个女人家里等自己挺好。    他现在恨不得有两个自己,一个在家里陪安然,吃过晚饭坐在一起看会电视,又或是紧紧依偎着感受彼此,另一个自己像个老黄牛一样打拼,给安然充分的物质生活。    他在报纸上看过一句话,叫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是权利和金钱的关系,二者只能选择其中一种,如果全都占有那就是贪腐,是要受到***的,其中具体的道道他不想探究,可这种无奈是感同身受。    假、大、空,刘飞阳不会,他认定的道理就是只有下种子才能长出玉米,老偏那样的人都能走出直线,如果想做,不到死之前没有权利做不到。    打盆清水端回屋里,盆放在地中间,坐在马扎上。把今刚穿上的羊毛衫脱下来,露出满身的腱子肉,棱角分明,一条一条,如果到健身房里那些教练都会感叹:好苗子,如果交给我训练,不准能参加健美先生选举什么的,自己练废了。    他们哪里能领会到洋镐下的爆发力。    把满是血的两条胳膊用清水洗过,搓出来的伤口在他眼里不算什么,当初练自行车的时候,在农村的砂石路上没少摔跟头,摔一下就是磨掉一块皮,不比这个轻,柳青青的没错,没有祖辈蒙荫,一个草鸡想成功就要比别人付出的更多,见点血就吱哇乱叫,未免太过矫情。    “赵如玉,赵***”    看到被赵如玉扎出的口子,恍惚愣神,嘴里轻轻念叨出两个名字,至于那妮子心里现在是怎么想的,他还无法准确判断,但已经能做到自己能做的一切,也是想到的最完美解决办法,有些人惹不起躲不起,只能靠着智慧来解决,如果那个妮子仍旧没完没了的纠缠不清,做出点有悖人伦的事也怨不得自己。    “酒吧、第三人,一个月”    他从旁边的衣服里拿出烟点燃,又陷入沉思,就目前而言这才是最棘手的情况,众口铄金,一个人面对酒吧几十号人,还得让他们心服口服,从心底里服自己,简直比登还难,可柳青青已经放出话,如果拿不下来,就让自己滚蛋。    他没时间大骂那娘们无情,只能自己无能。    该如何解决?    “中水县***的地方”    这是刘飞阳今晚听到的新鲜词汇,陌生中带有一股莫名的向往,重重的吸了口烟,眼神透过烟雾仿佛看到那里的轮廓,雕栏玉砌、朱墙黄瓦,金碧辉煌,门外是古树参,门内是歌舞升平、鸣钟击磬,一群衣冠楚楚的人正坐在红木桌上,烟雾缭绕,好似人间仙境一般。    其实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美景象,像西游记里的庭。    自己越过几位守门的人走啊走,看啊看,也只能看到那群人的背影,隐隐中有一人回头,很陌生,但感觉那就是赵***,旁边还站着一人,没转身,看那身形像是柳青青。    正愣神着,烟已经着到末尾,火星烫到手上这才缓过神,赶紧给扔掉。    余光中,好似看到一双眼睛在看自己,缓缓抬头,发现安然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外,双眼薄雾生,正汇聚成水滴在眼里打转,迟迟不肯掉下来。    安然见他发现自己,一抽鼻子,原本摇摇欲坠的眼泪又收回去,她推开门。    “回来了…”    “你还没睡?”    刘飞阳赶紧从马扎上站起来,有些慌乱,因为盆里的水都已经变成红色,他不想让安然看到这些。    “睡了,又醒了”安然挤出个笑脸,抬手抓住刘飞阳的胳膊,她能看出一只是磨出来的,一只是刺伤的,没有多问,转身道“那屋有药,我给你拿”    安然拿了两片消炎药,还有个白色瓶子,里面是粉末,抓着刘飞阳胳膊坐到炕上,然后一丝不苟的,像在幼儿园教朋友一样,专注涂抹,涂抹之后又拿起纱布,一圈一圈的缠绕,她异常安静,因为知道自己什么,对他都压力。    刘飞阳看着她的脸庞,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轻柔的摸到上面,很凉。    安然身体一颤,这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与男子有过如此亲密动作,犹豫半晌道“以后别受伤了”    “好”刘飞阳又轻轻一拽,把她拥在怀里。    午夜,好似也不那么冷清。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