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98章 面条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98章 面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飞阳仍旧在办公室里,一手握着笔,一手摁在本上,拿出上学时都未曾有过的认真劲,现在终于明白当初站在讲台上那个个子不高的男人,每满嘴喷唾沫的:现在不学习,等你们长大了会后悔的,是什么意思。    书到用时方恨少。    他划了几个圈,发现有的人既能存在这个圈子里又能存在那个圈子里,有些人模棱两可,他嘴里叼这烟,看着桌子上几张纸上,已经写满了人名,自己都觉得头晕脑胀,如果他学过子***和交集的画法断然不会这样。    脑门上出现出现一层汗珠。    笔还没等放下,就听“咯吱”一声,办公室门被人推开,他没转头,还沦陷在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当中,刚才也有人进来,酒吧内部人员看他专注不出言打扰,客人见这里有人也都出去,所以并没在意。    然而,推门进来这人正是重新出山的汉子,大约在二十年前,他在圈子里有个响当当的名号,叫海,名字可能有些俗套,但立意深远: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所谓的海是自谦之词,别人更习惯称他为大海,可见内家***相当深厚。    刚进门,就看到刘飞阳背影,眨眨眼,驻足抬起兰花指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子,监狱里叫尿篓,出来玩叫男鸭,正常一点叫同性恋,但都无法否认一个现实,玩的是这份感觉,海自然也是能中能手。    扫了眼那酱色羊毛衫就能知道,里面的身体是极具***力的,简单思考一番,觉得自己应该先迈右腿走过去,这样能让自己显得更加娇媚一点。    “哒…”    他向前走一步,同时伸手把自己黄布衫的扣子给解开,每走一步解开一颗扣子,身影在这白炽灯下,逐渐向刘飞阳靠近。    不知为何,刘飞阳突然感觉一阵阴风刮过,让他浑身冰冷,不自在的抖了抖肩膀,眼睛继续盯着纸上的一个人名,名字是陪酒姑娘的,算不上头头和妈妈桑,却是那个几人***的代表,酒吧里的陪酒姑娘不是外包制,而是***,归酒吧统一管理,所以在客人多的时候还涉及到调度问题。    脑中还在想着有什么办法,能把自己和她之间的调戏情谊,变成上下级的命令式。    突然,觉得后背的人逐渐向自己走来。    刚想回头,就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被人用双手捂住,力道不大,不像是带有袭击性质。    海对自己的一计得逞非常满意,晃晃脖子调侃道“猜猜我是谁?”    刘飞阳并没立即开口,他能闻到传来的浓密烟油味儿,还有丝丝臭脚丫的味,以为是当初在曹武庙店里喝酒的人,笑道“张哥?”    “不对,你再猜!”他白了眼这个冤家。    “赵哥?”    刘飞阳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还是开口道,办公室是可以进来,这里也没有什么重要东西,但敢进来的人还是少数。    “你再猜拉!”    海气的一蹬腿,胡子跟着一颤一颤,非常有节奏感。    刘飞阳终于觉得情况不寻常,听那半男半女的声音,一定是从未见过的人,顿时抬起手想要给推下去。    可海既然能拦这个瓷器活,自然有金刚钻,虽十多年没用上了,但积攒下来的功底是一点没落下,趁着刘飞阳还没发火,赶紧松开手向后退一步,双腿夹的紧紧的站在原地,又用刚才把张宇电到哆嗦的眼神看过来。    缓缓的道“你不认识我了?”    刘飞阳嗖的一下站起来,压迫感,这是他刚刚从书里看到的词,他突然又想到一个人:齐青钢,这种感觉在那时出现过,又有些不同,他顾不上礼节的上下打量,如果女人这么站着会增加几分韵味,一个大男人,站姿明显有些让人作呕。    “你是谁?”    他谨慎问道。    “讨厌,何必要问人家姓名,那就是个代号而已”他抬手一挥,转头扭着***向门口走去,又伸手,把门给锁上。    在听到响声的这一刻,刘飞阳头皮瞬间麻了,他看海松松垮垮的棉裤下摇曳的***,令他一阵寒冷,比张晓娥那妮子幅度还要大,突然间想到赵如玉那五万块钱的事,心里忍不住再次大骂。    “好了,这下我们不担心被别人打扰”    海用两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住衣服,妩媚的看着刘飞阳,身形一晃给脱下来,里面穿着织的毛衣,没有领子更能准去看到他咽唾沫的时候,喉结在蠕动,看的让人胆战心惊,他见刘飞阳已经愣在原地,非常满意,想当年自己比女人还女人的***方式,不知道征服多少男人,他有信心在自己做完一系列动作之后,这个男子能乖乖的骑在自己身上。    刘飞阳确实愣了,直到现在他还抱有一丝幻想,对面的络腮胡在开玩笑,县里是大世界,村里是世界,他在村里见过最娘炮的男人也就是被家里女人赶到外面,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求饶,万万没想到在县城的世界能见到如此奇观。    有些手足无措,他确实有些慌了,要打架他不怕背着***的三虎子,敢只身上芙蓉山庄,要论魄力,他能去银矿上唇***舌战,这辈子唯独不会动手打女人,都已经在猜想,那络腮胡下是不是隐藏着一双让人难以自持的绝美面孔。    然而他错了,错的非常离谱,当海用最狂野的姿势把秋衣向后一甩,他看见光滑没有半点凸起的上身,如果非要凸起,怕就是那一绺护胸毛。    “哥…大姐,你是为了钱还是什么?”    刘飞阳艰难的把话出口,胃里感觉到一阵干呕。    这辈子第一次产生想要逃跑的念头,本以为张晓娥的就是一句玩笑话,万万没想到,几个时之后就会变成现实。    “废话,谁拼死拼活还不是为了点钱呢?”他隔空飞眼,好在没有脱裤子就迈步走过来“你也算值了,我菊花都已经盛开近二十年,和新的没什么两样,最关键的是,我技术好啊!”    “滚…”    刘飞阳终于忍不了,他感到自己在精神上被人狠狠地蹂躏,脸色憋得涨红,如果再不拿出男人气概,很有可能往***方向发展。    孩一愣,不过他并没被吓倒,还抿嘴笑笑,他断然不是赵如玉那种没经历过太多风吹雨打的妮子,锲而不舍,这是他具有的特性,双眼可怜兮兮的看着刘飞阳,伸手薅住裤腿用力往上一拽,叹息道“你看看我的腿,曾经有人够玩半年,这些年没人碰,都捂长毛了…”    “厄…”    刘飞阳嘴里发出一声难捱的叫声,是愤怒不准确,更加类似于痒,心头如蚂蚁爬过一般,想要破茧,却睁不开这蚕丝。    “啪…”    海一撅***,使劲往上一拍“现在不着急叫,等会儿的!”    “等你大爷…”    刘飞阳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瞬间抬起脚踹到海肚子上,不可谓不用力,就看海身体倒飞出去,足足两米远才砸到地上,并且又挪蹭出几十公分。    “***是个男人!”刘飞阳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压住胃里的翻滚,只出这一句话,随后直奔门口走去。    不得不承认,海的抗击打能力缺少要超出常人一大截,***在一拳之下都变得浑浑噩噩,他竟然奇迹般的坐起来,见刘飞阳要走,双手赶紧抱住腿。    抬起头红着眼圈道“官人,我衣服都脱了,你忍心走么?”    “哇…”    刘飞阳再也忍不住,今早吃的面条,倾斜而下,其中还夹杂着胃液。    海原本还想话,可没等发出声,嘴里已经被堵的满满都是…面条!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