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133章 南下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3章 南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黑落雪意欲趁唐烧香受袭的大好时机,近前狠狠教训他一顿,岂料,就在她打算动新一***势时,仙鹤突然震动它那阔大的翅膀,将黑落雪迎面拍了个底朝天。  

    这是仙鹤的自行为,与嫦厢月的人形气势无关。唐烧香用元气救了它一命,所以是为了报恩。

    仙鹤的这种行为,被黑落雪认为是它***反复无常的表现,反而激怒了黑落雪,但它好歹只是一头灵禽,咬牙切齿间,欲将心头的积怨,全泄在唐烧香身上。

    想着,她便是再次拍了下储物袋,一枚玄火暴体飞逸而出。

    唐烧香刚狼狈起身,黑落雪的玄火暴体便飞掷而来,好在他修为高黑落雪两个等阶,反应够快,无惊无险地避开。但实在无法忍受她的不理智举动,意欲给她点警告。

    然而,就在他暴步欺近,从储物袋内拍出一根柱木,一把抓住末端以疾快的度虚撞向黑落雪时,黑落雪吓得眼眸大瞪,黑珍珠般的眼瞳遽然一缩,紧急运气导致伤口隐裂,剧痛加羞愤,气得晕了过去。

    “呃…早不晕晚不晕,偏偏这个时候晕,以后再跟你分个高下。”唐烧香自嘲道。总算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毕竟前一刻的狼狈,让他有些恼火。拍了拍浑身的积雪和淤泥,抹了抹脸上的少许血渍,目光从黑落雪那撩人的胴|体撤回,尴尬转身,朝仙鹤走去。

    看着有些难以收场的尴尬局面,嫦厢月的人形气势摇头轻叹着从仙鹤体内缓步行出,无奈道:“刚才看得我十分揪心,真担心你像九个月前那样……”欲言又止间,省去了最后几个字:对一名女子下手。

    唐烧香顿时愕然,看来嫦厢月对他的误会不浅,一时难以消除,无奈地摇了摇头,就地一坐,躺在了雪地上,眼眸微闭,脑海里回想着什么。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紧离开吧?连她一块儿带走。”嫦厢月的人形气势道。她的心中只装有一人,不会因此吃醋。

    唐烧香无奈地耸了耸肩,脸上浮上一抹尴尬之色,眼眸四下转了转,在嫦厢月人形气势的再三提醒下,考虑到黑落雪是为救他而来,霍地从雪地上坐立而起。

    “让我背?”

    “如果你能保证她醒来后不找你麻烦,那就背吧。”嫦厢月的人形气势,再次从鹤躯隐现而出,抚摸着鹤躯道。为了以防她中途醒来做出不理智的举动,犹豫一番,轻点了一下黑落雪的睡穴。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将她扶上来吧。”

    抛却脑海里的绮念,唐烧香霍地坐立而起,朝黑落雪行去,俯下身,伸出手。闻着一股轻淡的体香,指尖触及她那白皙如羊脂玉般肌肤的霎那,一股微妙的感觉,顿时袭遍全身,指尖微微有一种触电的感觉。眼眸轻闭再睁开,颇有风度地将她扶起,小心翼翼地放上了鹤背。

    “你不会驭气飞行术,也一起坐上去吧,赶路要紧!”见唐烧香行动迟缓的样子,嫦厢月人形气势一边警惕地环顾了眼四周,一边催促道,“你是仙鹤的恩人,它不会拒绝的,顺便你还可以扶着她一点!”说完身形一闪,附在了仙鹤的翅膀上。

    唐烧香只得照做,跃上了鹤背。然后暗暗指掐印结,外放出一道完整气势,化作“人面冰柱”,在他脑袋上侧不远处悬浮跟踪。

    考虑到仙鹤内伤未愈,为了减轻它的压力,唐烧香一手抓住人面冰柱,一手抓住黑落雪一只胳膊。准备就绪后,一声喝令,那体型庞大的仙鹤便是振扇着阔大的翅膀,滑翔了一小段距离后,陡然升空朝着南面飞去。

    此山脉南北延绵长达数百万公里,有无数条东西走向的支脉,脚下这条属于山支脉,向西延伸到晶石源镭射幕墙内部,向东延伸至河谷。支脉以北是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以南是延绵百余里的森林,其中包括山丞国王家狩猎场。再往南,又是支脉……。此处距离北部的大黑山南麓约莫两三千公里,距离南部的大炎山则远达千万公里。但南部是风沙、荒漠,不适合住人。

    排云御风,仙鹤震动着阔大翅膀,径直飞往南面的一座雪峰……

    ……

    却说,独孤探花南逃途中,再次遭遇了黑巨古熊。之前,巨熊的一只眼已经被他飞刀戳瞎。巨熊觉得独孤探花手腕受伤,元气损耗殆尽,相比唐烧香这个一直养精蓄锐的家伙,更容易对付。而且,吃掉独孤探花后,就可以运转修为,传承他的飞刀绝技,然后与唐烧香对决。

    但巨熊的如意算盘再次落空,就在它以为趴在雪地上奄奄一息的独孤探花必死无疑时,独孤探花却奇迹般地翻身一刀。黑巨古熊另一只眼被戳瞎。

    巨熊大怒之下,强力运转修为,浑身气势爆,以它高达气化形九阶接近小***的实力,外放出的气势化作满天冰叉,向独孤探花刺来。

    独孤探花吞下一颗丹药后,破开重围,忍痛朝一座雪峰之巅飞掠而上。

    又见到了令他倍感熟悉的场景:平阔的雪谷上,矗立着一片古朴宏伟、蔚为壮观的神秘建筑群,分东西两区,宛如一个微缩版的河谷桥西和租界。

    然而,他却根本无心欣赏美景,听觉受损,命根子隐隐作痛,疼得他无法继续前进。身形落地后不久,气血亏损昏阙倒地。

    ……

    当他醒来时,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雕琢精美、坐卧两用的很舒适的床椅上,位于一间面积宽敞的厢房内。脑袋上缠着纱布,从颅顶到下巴被纱布包裹了一层,一名药师正在给他敷药,他身后还站着一名画着戏曲脸谱的花旦,一袭充满神话传奇色彩的玄黑宝莲衣,脖子环着一圈莲叶,手执战戟,脖子套着一个缠着金丝的玄重圈,

    独孤探花陡然惊醒,盯着药师和他的女助手问道:“你们是谁?”

    “你叫我黑前辈吧。她是我女儿,名叫‘黑咤莲’。”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