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相互算计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一十二章 相互算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董鄂氏心眼并不大,性子冲动又多疑,特别是近几年,事事不顺,使得她越地喜欢胡思乱想了。??  上前婉兮生产时的事情,看似过去了,可是正院里的人,包括董鄂氏自己都清楚,这悬在头上的剑其实一直都没有落下来。

    这样的情况使董鄂氏老实许多,可是再老实也经不起天天见着自家夫君同别的女人一起秀恩爱的***。

    “嬷嬷,你帮本福晋一次,只要没有完颜氏,本福晋相信一切都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董鄂氏面上着一丝恳求,很显然情绪冷静时,董鄂氏还是有点脑子的,至少她自己很清楚,仅凭她自己是很难制定出一个完美的计划的。

    尹嬷嬷看着一脸愁容的董鄂氏,心里却异常的平静,若是在以前,她肯定会觉得心疼,然后绞尽脑汁地帮她出谋划策地对付她想对付的人。但是现在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下意识的反应便是劝着她不要胡来。察觉到自己的变化,尹嬷嬷也不得不承认,这人年纪越大,胆子就越小,至少她是如此,而且这些几年她也算看清楚了,主子爷对侧福晋绝对不只是宠爱那般简单,那根本就是当成眼珠子一样捧在手心里的人。

    董鄂家何会有这么大的损失,说是内斗,可之前不是也没斗起来么?怎么突然之间就斗起来了,还斗得两败俱伤。联想到之前福晋在完颜侧福晋生产时动得手脚,尹嬷嬷便知主子爷不是没有把这事在心上,而是根本上先断了福晋再作恶的可能。

    “福晋,不是老奴不帮您,而是老奴真想不到法子。”长叹一口气,尹嬷嬷望着脸色突变的董鄂氏,继续道:“完颜侧福晋如今并不在府里,既然动手也没有由头,无缘无故,怕是很难收场。”

    “很难收场?嬷嬷,你是不是忘了本福晋刚才说得话,本福晋要得不是给完颜氏教训,而是要她消失,只要她消失了,那根本就不用收场,难不成你还以为爷会为了一个死去的人为难一个活着的人么?别忘了,本福晋的娘家就算再不济,那也不可能眼看着本福晋被废。”董鄂氏心中也有一杆秤,她想动手不假,却并不想再陷自己于被动挨罚的境地。

    胤对她的不满,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她自己也不例外。只是之前一直有伊尔根觉罗氏在背后撑着,她才会肆无忌惮,而现在伊尔根觉罗氏一松手,她心里不安,行事自然要比从来得谨慎。

    尹嬷嬷低着头,她没有想到董鄂氏心中的执念这么深,可再深的执念又有什么用,主子爷的心不在她身上,她就是做再多也是错,“福晋,完颜侧福晋根基已深,又有三子一女傍身,想对付她谈何容易?”

    “罢了,你们一个两个都胆小怕事,不敢献策,无非就是怕本福晋连累你们。行,你们不帮本福晋想法子,自有人帮本福晋想法子,要知道厌恶她完颜氏的可不只有本福晋一个。”董鄂氏见尹嬷嬷再三推脱,心中恼怒,她挥了挥手,脸上露出几分决绝,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转头看向他处。

    尹嬷嬷脸上的无奈更深了,她低着头冲着董鄂氏行了礼,然后静静地退了出去。

    留在屋里的董鄂氏看似平静,心里却百转千回,恍然间她想到了新年期间外界传闻四福晋和八福晋同完颜氏有过节,她一个人自然是很难将完颜氏消失,可是只要联合四福晋或者八福晋她们其中一个,或者两个,这结果就不一样了。

    有两句话是怎么说来着,人多力量大,对,还有一句叫法不责众。她就不信为了一个侧福晋,还能让三个嫡福晋赔上命不成。

    拿定主意,董鄂氏又恢复了往日的自信,鉴于她同四福晋没什么交情,同八福晋又少有联系,她决定先跟两人拉拉关系,等熟悉之后再开口,想必两人也不会推脱才是,毕竟完颜氏从某一方面而言,也算是她们共同的敌人。

    门外,尹嬷嬷面色凝重,她猜不透董鄂氏的心思,只知道她肯定是另有打算,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她又会闹出什么事来。

    之后的几天,董鄂氏安静了几天,直到接到某位命妇的赏花帖,才真正有了动静。

    以往依着董鄂氏自恃甚高的性子,一般命妇是请不动她的,而这一次她之所以会去,全是因为八福晋要去她才决定前往的。

    虽然正院人心涣散,可是心思都用在别的方面的董鄂氏并未察觉,不过基于尹嬷嬷和佟姑姑总是跟她背道而驰的做事方法,董鄂氏在出门时,并未带尹嬷嬷和佟姑姑,而是带着珍珠和胭脂两个大丫鬟。

    佟姑姑见状,内心无比担忧,却又别无他法,“嬷嬷,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静观其变。”尹嬷嬷比佟姑姑来得沉着,别说董鄂氏现在还什么都没做,就是真做了什么事,那也得是她们知道的,“佟姑姑,你越线了。咱们投靠主子爷只是为了活命,并非为了害福晋。若福晋在咱们眼前做不利于主子爷或者侧福晋的事,咱们自然是要阻止的,但是现在福晋还什么都没做,咱们无凭无据的,又能做什么。”

    佟姑姑闻言,也觉得自己太过急躁了,之前的事情就算主子爷想怪罪,那也不是她们的责任,而她只是把自己绷得太紧,生怕被怪罪,“嬷嬷说得是,咱们知道的都说了,至于不知道的,也怪不到咱们身上来。”

    尹嬷嬷和佟姑姑的打算,别人可不知道,事实上就算是知道,也不能改变什么,毕竟就是胤本人也从未正视过两人。

    某命妇的赏花宴上,董鄂氏坐在一旁,静静地喝着茶,那副安静的样子落在旁人眼中,还真有几分端庄大方的样子。其实不然,她的目光一直关注着四福晋和八福晋,自以为一切竟在掌握中,却不知道别人早就将她算计在内了。

    四福晋和八福晋都不是什么大度之人,只是前者会做人,名声好听,日子却不见得好过;后者不会做人,名声难听,但是日子却过得自在,至少府里无人敢与她争锋。

    此次赏花宴,两人会同时过来,看似巧合,实际上却并非偶然,这一点从两人频繁的眼神交流上不难看出是事先商量好的,至于她们针对的人是谁,端看被她们关注的董鄂氏就不难看出她们的打算。

    董鄂氏有心拉四福晋和八福晋入伙,一起对付婉兮,殊不知四福晋和八福晋也在算计她当替死鬼,从这方面看,能看对眼的人,总是有那么一点相同之处。

    “九弟妹今儿个怎么不言不语的,可是有什么心事?”四福晋乌拉那拉氏惯会做人,这一副知心姐姐的模样,还真有几分让人想要倾述的冲动,至少董鄂氏就有。

    “四嫂。”董鄂氏有心拉近两人的距离,自然不会拒绝乌拉那拉氏的亲近,两人你来我往地聊着家常,也拉近了几分距离。

    乌拉那拉氏有心,董鄂氏有意,两人都捡着对方想听的话说,这一来二去的,竟是越聊越投机。不管是真投机,还是假投机,至少在旁人看来,两人相处愉快,很是投缘。

    “都说男子薄情,我原是不信,可是嫁人之后,纵使有再多的真心也被这一个又一个的女人磨得麻木了。”乌拉那拉氏说这话时,还不由地拿着手中的绢帕擦了擦眼角,那模样倒是颇有几分伤感。

    这几句话一说,董鄂氏若不是还有几分理智在线,怕是要握着乌拉那拉氏的手一诉衷肠了。

    “四嫂说得是,这爷们的心有的时候真硬,硬到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把他捂热。”董鄂氏有些自嘲地感慨一句,她便开始把话题往婉兮身上引,“可真要说起来,最该讨厌还是那别有用心的狐媚子。”

    “九弟妹说得是,这后院就是有那不老实的才会闹得乌烟瘴气,不得安生。还有那张扬跋扈的,地位不高,心却不小,真以为爷们宠着,就可以法无天了。”乌拉那拉氏听了董鄂氏的话,眼里飞快地闪过一丝暗喜,随后说出来的话都顺着董鄂氏的心意走,那样子似早就把董鄂氏的心思猜得透透的。

    乌拉那拉氏这话说到董鄂氏心坎里去了,若不是碍地周边还有别的命妇,她都想大声附和,用力指责了。

    可不就是无法无了么?

    从前事事都由她做主的后院,如今因着她完颜婉兮,都快没她这个嫡福晋站得地了,这叫她如何不想要她的命。

    “四嫂,这事儿咱们心里都明白,只是有爷们护着,咱们又能何?特别是我,现下娘家有难,府里办事的人都没几个,真是想教训个人都觉得困难?”董鄂氏半真半假地诉着苦,乌拉那拉氏坐在她对面,因着她的声音下意识地放轻,也不知道她听清楚了没有。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