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101章 十万元,五人分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01章 十万元,五人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南方有王爷,这是小海脑中的画面,他并没对任何人说出来,即使说出来,这个小县城里也没人能理解的上去,认为是天方夜谭。如果要抛开对他造成的心理阴影,从客观角度上来形容应该是:那时候看上去四十岁左右,说话中气十足、声若洪钟,为人也比较粗矿,性格、相貌也更加趋近于北方男人。    特点就是有钱,贼有钱,具体有多少以小海的脑袋无法估量,他记得进入那栋别墅里像是进了展览馆,墙上挂着近代国画大师的虾画,架子上还摆着乾隆时期粉彩八仙渡海图,再一转头桌子上还放着白玉扳指,每一样,都够普通人挥霍一辈子。    他过后甚至问过朋友,这个王爷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朋友支吾半天只回答两个字:通天。    小海不禁用当初他见识过的王爷,和现在的钱书德作比较,用王爷以前的经济实力对比现在钱书德个人资产,得出的结论也是天壤之别。    小地方终归是小地方,中水县相对于惠北市,只是几个辖区之一,惠北市相当于省里,就是十几个管辖市之一,而省里又只是全国的几十个省份之一。    在中水县憋着也只能井底之蛙。    想必南方的王爷和深藏不露的神仙碰到一起,会是一番别样景象。    惊天动地?    而现在,刘飞阳这厮还只是中水县龙腾酒吧的小经理,距离柳青青口中那个中水县的***圈子还差的很远,更不要提及那些只存在少数人口中的世外高人圈子。他在电视上看过海,也见过海鸥,一直很好奇这种生物在什么地方栖息,它们是否能飞到大洋彼岸?    最后的结论是,不管能不能飞过去,在想飞的时候,一定要震动翅膀。    走好当下,才是最踏实的路。    他和曹武庙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这老东西言谈举止比之前收敛的不是一星半点,从原来趾高气昂的老板身份,转变为捧臭脚的角色,所谓的谈话也就兴趣全无。唯一能让刘飞阳笑出来怕是老东西战战兢兢又忍不住窥视的眼神。    他坐的安稳,酒吧里的张宇并不平静。    张宇没工作,有道是老虎不在山猴子称大王,在酒吧里干了几年,他的身份早早不再是员工,这其中还多了一份情谊,柳青青在酒吧的时候,对他偷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正处于气头上,更加能堂而皇之。    办公室门外有一排板凳,是供那些陪酒姑娘休息的,这个时间段正是**,姑娘们也都出去干活,这里略显冷清,张宇黑着脸独自坐着,气愤难平,他不做出头鸟,可林子没有了,让他孤零零站在树桩上,这与打他脸没什么区别,想当初有另一个服务生跟他一起进来,性格比他强势,最后也被排挤走。    做事自然有一套办法。    从拐角处走过来一位姑娘,穿着暴露,脸色微红呼吸带着酒气,走过来之后自然的坐在张宇腿上,伸手环抱住脖子。    “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姑娘低下头,看起来有几分心疼的样子。    “没多大个事,跟个小崽子犯不上生气”    张宇嘴上是这样说,可语气早已经出卖内心想法,像是有些泄恨的抬手搭在姑娘***上,使劲捏了捏,他没有刘飞阳“自己家的***拱了自己家白菜要杀了吃肉的觉悟”也不避讳自己和酒吧里的姑娘更进一步,认为这是自己身份地位带来的附加价值,没什么。    要说男女朋友也谈不上,准确的讲是搭伙过日子,相互取暖罢了。    姑娘顿了几秒“我听说他是青姐特招进来的,一定有些背景,所以能不惹他就不惹他,忍一时风平浪静”    “屁!”    张宇越是听她这么说越来劲,伸手给女孩推下去“就是个小娃娃,给点阳光还蹬鼻子上脸,青姐怎么地?我从***哥当家作主的时候就在这干活,还比不上他?我就不信了,我揍他青姐能给我两个嘴巴?”    “你别生气”姑娘见他来了火气,赶紧安慰。职业特性赋予她必须会察言观色,况且张宇虽说能玩,至少在对自己这方面还是不错的。    “我就提醒你一下,如果你真要弄他,我帮你,三楼的姐妹有一半跟我关系还挺好,只要说句话,以后都跟他对着干,他让我们往东,我们就往西”    “用不上你”    张宇烦躁的摆摆手,从这方面来看,还像是个爷们“弄走他的事我自己来,***大爷的,我就不信了,一个小娃娃还能骑在我头上拉屎,行了,你回去干活吧,我想想!”    “别冲动”姑娘不放心的提醒道。    张宇再次摆手,没回应的站起来,伸手把办公的门推开,里面被保洁阿姨收拾干净,还喷了空气清新剂,可他一进来还是想到小海胡子上都是碎面条的模样,也有些干呕。    刘飞阳放在办公桌上的人名纸已经被团成球扔到垃圾桶里,张宇也没注意这个细节,走到座机旁,犹豫几秒,随后拿起来给吴中拨过去,他这个人谈不上大家风范,至少是有脑子,深知如果没人支持,一味的内乱蛮干,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    吴中还在外地,大约还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回来,刚刚回到宾馆,侧面的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他不喜欢让自己的床空着,即使在有时会力不从心,也会花上三五百大洋叫上一位***或者模特过来暖床。    “喂”    他用不算很有磁性的嗓音接起***。    “吴哥,是我,小张”    张宇卑躬屈膝的叫道,他知道吴中看不到自己模样,却还是把腰弯下来以示尊重。    吴中听到他声音露出诡异一笑,酒吧里是什么情况他一清二楚,哪些人喜欢挑事,哪些人在背地里搞小动作,他更是了如指掌,清了清嗓子道“我一会儿还要开个会,长话短说”    “哎…”张宇点点头“是这样的,咱们酒吧新来个经理,姓刘,以前在曹武庙食杂店当售货员,可能是因为刚刚得到这么大权力还不知怎么把握,刚才给一位客人打了,闹得挺大,影响很不好”    吴中瞟了眼刚从浴室里出来的女孩,近一米八的身高,皮肤白皙,是他花了大价钱找来的,模样不如柳青青那么有韵味,身材倒是有几分相似,他不着急答话,盯着女孩从上到下扫一遍,没有色中饿鬼的扑上去,只是略显期待的笑着。    张宇听***那头沉默,心里没底,并不敢开口。    不知不觉中,豆大的汗珠已经在额头上挂着。    “酒吧的事,酒吧自己解决,我人在外地,具体情况不了解,找青青,青青不管再说别的”    吴中虽然也很想知道刘飞阳究竟有什么资本,能让神仙送他一句话,但他断然不会把自己也装在里面,把这句模棱两可的话说完,顺手把***挂断,搓了搓手嘀咕道:有人就有江湖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的?    “有江湖,就会有战争”    女孩朱唇轻启,甩了甩还未擦干的头发,手一松,包裹在羊脂白玉皮肤上的浴巾滑落掉地,春意盎然的对吴中勾了勾手指。    “***,战争,永远是男人和女人之间最为激烈!”    吴中咬牙切齿的再次嘀咕道,听起来一半正经,另一半又是在表达***意思。    张宇坐在办公室里,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插满烟头,对于外界都说吴忠是笑面虎、小人的言论他不在乎,也不否定,如果能让领导把自己当***使,也是价值体现,他把最后一根烟头插在烟灰缸里,终于下定决心,双眼泛着寒光走出去。    一楼舞池里的人还在肆意挥洒荷尔蒙,男男***,玩的不亦乐乎。    放的是重金属音乐,再加上灯光忽明忽暗,花了足足半个小时,才把刚才***到一起的服务生找到,算上他在内一共五人,走回后面办公室。    张宇最后进来,把门锁上,在几人脸上扫了一圈。    沉重开口道“现在有个大活,想跟哥几个商量一下,总共十万块钱,事后咱们每人两万,不复杂,就是半个小时的事”    “啥事啊,犯法不?”    一名坐在沙发上的服务生谨慎问道,半个小时赚两万,听起来不像是正路的买卖。    “不犯法,你们才二十出头,放心,哥不可能把你们往歪路上引”张宇深吸一口气,往前走一步坐到茶几上,伸开胳膊把对面的几人都搂住,低下头道“其实是啥事你们都能想到,就是刘飞阳***那点事…”    “咋地?”最边上皮肤黝黑的服务生像是被踩到尾巴似的向后一推,瞪眼问“张哥,你怎么也想赚这份钱呢,整男人,太恶心了”    “听我把话说完”    张宇蹙着眉,但不急不躁,所有的托词在心里已经想好,异常粗鄙道“说实话,弄男人给我一百万我都不干,但我就是看不惯他全身只有一个***还硬装有逼那股劲,咱们不蒸馒头也得争口气,刚才在办公室里吓唬谁呢?不就是给咱们下马威么,这一次咱们被他压住了,以后再想在他面前抬起头太难了”    正对面的服务生抬手搓着下巴,面色比较纠结,他需要钱,可还不好意思当面说出来,委婉道“不能找个女人么?让女人弄他?”    “老娘们没劲,肯定弄不过他”张宇想了想,又道“他家的路线我知道,在矿场区那边,里面黑灯瞎火的根本没人,咱们五个去,就给他摁倒地上,四个人摁住手脚,另一个人该干啥干啥,不过咱们五个人都得上,以后就是秘密,谁也别笑话谁!”    “不行,太埋汰”一人还在矜持。    “把这个拿着”张宇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条计生用品扔到茶几上“办事的时候带这个,跟他都没有实质接触,我告诉你们,别他妈在这跟我装清高,骨子里有脾气还能在这像个狗似的让人使唤?事是我提出来的,我第一个同意,再有一个人就行,就是看平时大家都不错,有钱一起赚!”    不否认张宇的话极其现实,也起到威慑力,机会就摆在面前,也不需要过多队友,谁能咬牙把苦水咽到肚子里,腰包就会鼓起来。    久久未语的服务生开口“算我一个,他大爷的,就当日了狗,几分钟就完事了!”    “对,要是实在不忍直视,对面食杂店有葫芦娃里蛇精的面具,买一个,办事的时候给他戴上,看上去能舒服点!”张宇附和。    “那就一起来!几分钟两万块钱,我这辈子也没有这样的赚钱机会,就是一哆嗦的事,来吧!”    “都去了,也算我一个”    “那…咱们就***丫的?”最后一人终于开口。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