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102章 弱点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02章 弱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飞阳一直在曹武庙的食杂店坐着,并没有再回酒吧的打算,炕烧的很热,烫***,对于农村长大的娃来说这种感觉非常亲切,他也非常享受。食杂店在十点到十二点之间顾客寥寥无几,酒吧散场的时候倒会迎来一波小**。    曹武庙装不出来刘飞阳那种傻乎乎的笑容,有时候硬挤出一抹雏菊的笑容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好在抠门的曹武庙,在强制下订了报纸,他不看,以前也都是刘飞阳偶尔看两眼,可能是闲来无事,又可能是从那本西游记封面的杂志中找到灵感,抓起这几天积攒的报纸从头看到尾,细细品味,翻来覆去咀嚼。    看到最后竟然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跳下炕从货架上拿了支油笔,给曹武庙看的抓心挠肝,心里暗骂这犊子一定想自己赚赵如玉那五万块,等看到刘飞阳写了一会从兜里掏出五毛钱放在柜台上,紧皱得雏菊顿时绽放成向日葵,赶紧伸出手把钱收起来。    刘飞阳学着那杂志上的备注,也试着开始标注,每张报纸的中间位置有则寓言故事,他看的这个很浅显,是耳熟能详的掩耳盗铃,只不过,上面是用古言写出来,那些之乎者也看得他全身燥热难奈,胸腔憋了口浊气“恶人闻之,可也,恶己自闻之,悖矣”    他绞尽脑汁,也没想到应该写什么,习惯性的把笔杆当成烟杆放到嘴里,吸了下才发现不对,最后写上:骗别人难,骗自己容易。    盯着自己写上的字,想了想又给划掉,重新写上:骗别人容易,骗自己难。    曹武庙那个老东西时不时抬头打量他,像是见到怪物一样,心里不禁诽腹:这犊子比自己家那个小东西还用功。    张晓娥来过一次,并没进来,她站到窗户外面看见刘飞阳正全神贯注的看报纸,心里着急,却不知找什么理由走进去,转过身时,望着龙腾酒吧闪烁的灯光,嘴里呢喃道:如果我赚了这十万块,再有十万块,应该不会***了吧?    时间缓缓流过。    酒吧散场,食杂店里顾客开始增多,不过没有之前赖在这喝酒的情况,都是过来买盒烟、买个面包就走,他不是那种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家伙,有点噪音就看不进去,把报纸放下看墙上的时钟已经一点多,打了声招呼放下报纸出去。    这几天风小了,雪也消失了,气温陡然上升,白天的时候最高气温已经达到十度,不过晚上还是在零度以下,除了中间的油泼路,商家门口的空地都很泥泞,甚至有水坑,走起来脚下会沾到泥。    他并没再回酒吧里,做这行,只要里面没有贵客需要陪同,没有人来砸场子,相对来说时间还是很灵活,如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未尝不可,只不过工作得有个工作态度。    酒吧门口,一名服务员已经换好衣服,嘴里叼着烟卷,看似漫不经心的吸着消遣,实则眼睛一直放在食杂店里,看到刘飞阳出来,吓得赶紧转头,过了两秒才犹豫的把目光看过去,见刘飞阳没有回来的意思,已经奔着银矿走,立即把烟头扔掉,回到酒吧把早已严阵以待的几人喊出来。    张宇外套穿着牛仔服,看起来还挺精神,眼睛锁住背影,粗鄙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走…”    一摆手,几人赶紧走下台阶,跟在身后大约三十米距离。    前方是一人行走,后方是五人尾随,在路灯下怎么也看不出这是唯美画面。    刘飞阳衣服并没拉上,被微风吹起看起来有些飘摇,他倒不是追求风度而不要温度,而是心思根本没往这方面想,他在一步步计划着自己的生活,有关于安然的,有关于二孩的,还有关于以后的。    走了大约五分钟左右,终于走进矿厂区的小路,路灯消失,厂区一片静谧,偶尔能听见几声犬吠,几声过后也就荡然无存。    张宇知道他住在这片,不知具体是哪,担心再走几步就进到家里,他不怎么懂法,却也知道闯入民宅好像是个罪名,左右看看,小声嘀咕道“都打起精神,马上整他”    其余四人本身就有些做贼心虚,听见这话,都不禁深吸一口气。    “刘经理!”    张宇也是壮起胆子,朝前方喊道。    前方的刘飞阳听见喊声,下意识转过头,听出张宇的声音,可周围几个黑影并没认出来是谁,听出一丝来这不善的气息,并没回应。    “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    张宇不急不缓的走过来,他这人没有太突出的能力,也没有与普通人不一样癖好,所以也无法表现的惊为天人。    “说吧”    刘飞阳蹙着眉,他现在能跑,自信从小抓野鸡的速度没有几人能追的上,可如果现在跑掉,以后在酒吧里就没办法抬头做人,距离越来越近,他能看清旁边几人的面孔。心里盘算着如果要动起手来,会是一场恶仗。    “其实这件事也很简单,我们哥几个商量了,现在经济不景气,大家工资也没有多少,想着赚你的十万块钱花花,如果你配合,你那五万打八折,我们就收四万,时候也当什么都没发生,你当经理,还是你的经理。如果不配合,大家就用强的,不过那样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你脸上也挂不住”    张宇走到跟前歪着脖子,心里已经稳稳吃定刘飞阳,在***时期,曾经有个仇家来酒吧报仇,找不到***就开始砸店里的东西,他壮着胆子冲上去,虽说被人两下打翻,可倒在地上还能死死抱住仇家的腿,被六个人摁在地上踹了足足五分钟,那些人累的气喘吁吁,他愣是没松开,一直拖到***回来。    其余四人也学着电视上模样,把刘飞阳团团围住。    紧张中带着小心翼翼,攥住拳头,在酒吧这个大家公认的灰色产业中,能在里面当服务生的多数不是什么乖巧孩子,上学时也都是打架斗殴的主,都在等待动手时机。    刘飞阳环顾了一圈,这小路上很黑,黑到往远处看,是看出十米二十米都无法分辨,正视张宇,蹙眉道“你平时在酒吧里偷懒耍滑,我看见没说什么,但不要得寸进尺,刚才的话你收回去,我当什么没听见…”    他说完,懒得废话的转身就要继续走。    顿时一名服务员抱着肩膀,挺胸堵在面前。    “让开…”    刘飞阳冷声道。    “刘经理,火气别那么大嘛,谁要是能用任何办法把你哄***,你私人再添五万,这话说出来就得达到,我们哥几个今晚是奔着赚钱来的,别想情谊,现在就问你一句话,爬下还是不趴下!”    张宇说到最后,眼里满布***,有几分气势。    不过刘飞阳不是古代的大将,在两军对垒时还会骑在马上,拎着武器相互叫阵,他要做的,就是把这些都***而已。    话音还未完全消失,就看刘飞阳抬起拳,非常迅猛的对着正对面的服务生抡过去,铁拳划破寂静午夜,是毫不拖泥带水的直拳,正前方的服务生觉得自己好似被猛虎盯到,心头划过一丝寒风的同时,两眼一翻黑,整个人直挺挺像向后倒去,嘭的一声砸在水坑里,人抱着脸在地上打滚,疼,非常疼,一拳下去鼻梁毕竟被打碎。    “操,***”    张宇万万没想到刘飞阳居然敢主动手,额头青筋凸起喊一声,抬起脚,奔着刘飞阳后腰踹过去,与此同时,旁边的三人也都举起拳头轮过来,他能挡住一个,却无法挡住四面八方的攻击。    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他懂,只不过那是明智的做法,并不是他这个犊子的作风。    挥起拳,如同当日在走廊里与齐青钢对拳一样打过去。    “嘭”    只不过对面只是二十出头的服务生,并不是神仙的贴身保镖,就看那服务生后背上肩胛骨明显有凸起形状。    一拳下去,已经把整条胳膊打错位。    带来的后果也是,张宇的一脚踹到身上,另外两人的拳头也砸到头上。    只不过,洋镐轮出来的下盘稳如泰山,张宇的一脚没能让他撼动半分,后者不禁倒吸口凉气,感觉像是踢到铁板一般,事已至此,已经没有退路。    瞪眼喊道“抱住他腿,给拽倒!”    另外两人闻言,动作非常迅速的坐到地上,不仅仅是双手抱住,双腿也紧紧夹住,像是孩子在磨家长买糖一般。    刘飞阳已经回过头,他眼神除了伶俐之外,没有与往常一样布满红色。    “***姥姥,你服不服!”    张宇深知他拳头力量恐怖,所以又是抬起脚奔着刘飞阳肚子上踹去。    刘飞阳收紧腹部肌肉,硬生生挨一下,仍旧没有挪动半分,拿住他徒手在冰窟窿里抓鱼的速度,迅速抬起手抓在张宇交往,老茧还没消退的手如同钳子一般死死捏着。    “你服不服?”刘飞阳死死的盯着他反问道。    张宇往后抽两下,并没抽出来,有些慌了,用他能把这些小服务生耍的团团转的脑袋,也没想出来这犊子为什么有如此武力?骨头仿佛要被捏碎,他咬紧牙关,刚刚照面就被放到两人,着实有些难以接受。    突然,他目光向下一看。    尖锐喊道“打他,往裤裆上打,使劲打”    这声叫,让刘飞阳脸色顿时变幻,他没练过金钟罩也没练过铁布衫,脆弱的地方与正常人无疑。    另外两人反应也快,眼神顿时奔着裤裆看去,松开手,握紧拳头,直奔着裤裆抡去。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