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二十章 降位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章 降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德妃得到消息时,并不惊慌,毕竟依着胤往日的作风,只要是答应过的事,都会一一做到,没有半句虚言。 现在他既答应了,那康熙宣召她肯定只是为了让这件事告一段落。

    康熙的底线就是子嗣,德妃从来都清楚,这也是为什么她容不得章佳氏,还得眼睁睁地看着胤祥他们出生不动手原因,但是德妃忘了胤也是康熙的儿子,甚至因着佟皇后的关系,颇得几分眼缘,只是当初对德妃颇有几分愧疚,才由着她作,可她忘了康熙对她的纵容不是没有***的。

    德妃被康熙宣召的这事儿,不等她到乾清宫,后宫里一下子都知道了。自打康熙从塞外回来之后,宫里风声鹤唳,气氛紧张,再加上一向备受宠爱的太子被废,宫里众人轻易不敢动,以至于德妃突然被宣召,便轻易惊动了所有人。

    德妃却不知道这些,等她坐着车辇到乾清宫时,一进殿就瞧见康熙一脸安然地坐在上,而胤等人则低眉顺眼地站在一旁,瞧着像是犯了滔天大错一般。

    眼瞧着面对自己总是面无表情的胤也变了脸色,德妃心里头那叫一个舒坦!可能是心里舒服了,她反而忽略了一旁的胤等人,更没有注意到康熙看向他的目光有多冷。

    “臣妾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德妃嘴角噙笑,姿态优美地冲着康熙行礼。

    康熙瞧着德妃那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原本缓和的表情再次变得阴沉起来,看向胤的目光也更显愧疚。

    德妃蹲着身子,却因着一直保持同一个姿势,额头上隐隐浮现出细细的汗珠,原本的优美身姿也变得有些僵硬了。德妃心中疑惑,抬头瞬间触及康熙眼里的阴寒,心里‘咯噔’一下,变得有些不安起来。

    “皇上……”

    “德妃,朕本以为经过这种种事情,你应该把朕的警告放在心里,现在看来你不仅没有还变本加厉。你真以为朕会碍着老四和老十四就不敢把你怎么样?”康熙猛地打断她的话,那种连她声音不想听的嫌弃让人心里颤。

    康熙的话音刚落,德妃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了。很显然德妃并没有想到康熙宣召她过来是为了算账,而非揭过之前的事情不提。双腿一软,德妃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相较之前,似乎没隔多少时间,但被问罪的场面却是那般的相似。

    “皇上,妾身只是护子心切,并无他意,还请皇上明察。”德妃见康熙如此雷霆震怒的模样,心慌之余,不由地软了语气,隐隐有些求饶的意思。

    胤看似垂敛目,实际上他眼角的余光一直注意着德妃的一举一动,眼见她向康熙求饶的同时,还不自觉地甩他几个眼刀,胤这心不由地更冷了,那副故作失望的表情也显得更明显了几分。

    康熙坐在上,将一切纳入眼底,一时间对德妃的所作所为更为恼怒。当着他的面就敢一而再再而三地为难老四,私下里怕是半点情面都不留。康熙脑补了很多德妃苛待胤的画面,虽然不尽相同,相比起来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护子心切?那德妃,你告诉朕,老四可是你的儿子?”康熙看着德妃脸上闪过的一丝不以为意,脸上不由地露出一抹冷笑,冷哼一声,又继续道:“朕瞧着你巴不得朕的儿子都死光,最好只剩下老十四,你就得偿所愿了。”

    “臣妾不敢。”德妃瞧着康熙脸上那一副山雨欲来的模样,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面上却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不敢?朕瞧着你倒是敢得很,一次又一次地挑战朕的底线,正好,这一次你把那没做的全部都给做了,朕倒是想看看你能做到什么地步,是当场逼死老四,还是朕当场要了你的命!”康熙脸上扬着一丝讽刺的笑意,眯起的双眼直直地看向德妃,甚至透着一股骇人的杀气。

    德妃原本是准备来显摆自己的慈母之心,顺便确认一下事情已然过去,谁知这好戏没开场,她认为要胤顶缸的事情也没过去,这火却一下子烧到了她身上。

    此刻乾清宫里上上下下,从主子到奴才,都睁大眼睛等着看德妃倒霉,毕竟像她这么能折腾的人,这后宫是不少,却没一个像她这般既能折腾又能往死里作的。

    “皇上恕罪,臣妾从未这般想过,还请皇上明鉴。”面对康熙的狂轰滥炸,德妃也是一阵心惊肉跳,这跟她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胤见康熙的怒火也泄的差不多了,不由地上前一步,面容诚恳,语气真挚地道:“皇阿玛,母妃只是太过担心十四弟,还请皇阿玛体谅。”

    “体谅?”康熙冷笑一声,看向胤的目光稍显柔和,可等到看向德妃时,便显得冰冷异常,“老四,你可曾问过德妃,她可曾体谅过你,体谅过朕?”

    众人的目光不自觉地都投到德妃的身上,脸上的表情各必要时,很显然德妃并不受人待见。

    “皇上,臣妾即便偏心,却从未想过对皇上不利。”言下之意是她承认自己的偏心,却不承认自己针对过康熙。

    众人面色异常,神情隐隐有一丝鄙夷,做得这般明显还狡辩,明显是那等心机深机之辈。

    康熙冷冷地看着德妃,若是从前,他肯定是轻拿轻放,就此罢手了,但是现在,他却不再纵容德妃嚣张下去了。老四的委屈,老十四的嚣张跋扈,每一样都跟德妃有关,他不能让儿子们离心,也不能再放任老十四的野心。

    几个儿子之间的争斗有他们自己的原因,也有康熙的推动,但一切都只是为了平衡,而不是让他们达成自己的私利。眼下太子被废,大阿哥叫嚣的厉害,老三和老八那边的动静也不小,但他们至少敢自己站出来,而非像老十四那边,总是躲在别人的背后等着捡便宜。

    “从未想过!德妃,朕这个人一向不缺耐心,也念旧情,但这并不是你张狂的理由。之前朕就警告过你,但是你并没有把朕的话放在心上,甚至在你和老十四做错事时,强逼着老四出来顶罪,你以为朕眼瞎吗?”康熙瞧着她这副死不悔改的模样,心里最后一丝犹豫都没了。

    康熙的语调扬得十分高,整个大殿里一片寂静,所以此时此刻他质问德妃的话让所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无论是德妃本人,还是殿内的***人,都因为康熙的话而心跳加。

    这是康熙一次以这般强硬的态度对待后宫的妃嫔,以往遇后宫诸事,康熙都是通过太后或者佟贵妃等人来传达自己的意思,而非像现在这般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李德全,传朕旨意,德妃不遵圣意,肆意妄为,现降为德嫔。”康熙瞪着德妃,一字一句似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

    “皇上”德妃抬头,对上康熙的冷眼,不由地软了身子,整个人瘫坐在地,似不敢相信康熙会这般对她。

    胤等人也是一脸惊疑不定的表情,他们想借此斩断胤和德妃之间的羁绊,谁知康熙够直接,还不等他们把事情闹大,便一并压了下去,真是让人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

    “李德全,即刻宣旨。另将宫规送至永和宫,让德嫔好看看。”

    “奴才遵旨。”

    胤和胤他们的表情都不怎么好看,德妃被降位,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好处,不过就目前的情况而言,算是一个进步,毕竟胤若是真的记在佟皇后的名下,那就是板上钉钉的靶子。如此也罢,饭得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先治治德妃,不,是德嫔,剩下的等这场风波过后,再做打算。

    “皇阿玛息怒,是儿臣不孝,让皇阿玛操心了。”胤上前两步,跪在正中,整个人显得无比的愧疚。

    康熙抬眼望去,恰好对上他满是愧疚的眼眸。此时胤的紫的光里满是愧疚、痛苦和不甘,那种浓厚而复杂的情绪,让康熙知道,这个儿子是真的在愧疚。

    或许在前一刻康熙心里还是有些后悔的,但是此刻,康熙心中后悔因着胤的担心而烟消云散,甚至觉得自己也许该更早一点站出来。

    他对德嫔有旧情,难道对老四这个儿子就没有父子之情么?

    “德嫔,记住朕说得话,不要再打朕的儿子的主意,不管你护谁心切,你要记得,胤是朕的儿子,朕可以打,可以骂,却容不得你来苛待。”康熙瞧着德嫔那久久不能回神的模样,冷笑一声,“行了,退下吧!短时间内不要让朕再见到你。”

    李德全瞧着还瘫坐在地上的德嫔,立马招来两个宫女,将德妃往外拖,以免德嫔的举动再惹康熙生怒。

    胤等人见康熙一脸疲惫的模样,对视一眼,随后出声劝道:“皇阿玛,还请保重龙体。”

    康熙瞧着几个儿子脸上的担忧,心里怒气散了许多,脸色也缓和了不少,“行了,朕自有分寸。”

    胤他们是有心给德嫔挖坑,但是却没想过拿康熙的身体开玩笑,是矣,几人一见康熙脸色缓和,不由地插科打诨,让康熙转移注意力,直到康熙心情稍好,几人这才安心退出乾清宫。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