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109章 事起包厢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109章 事起包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飞阳并没在包厢里坐太长时间,一来他是敬酒并不是过来陪酒,二来,刚刚把话出来,就跟人称兄道弟的喝未免落了下乘,酒这种东西坐这喝一宿,未必比一口把一瓶都干了来的更有力道,所谓点到为止。    没有豪爽的今这酒我请,而是微微点头后出去。    赵如玉也不挽留,也没叫一名***陪酒,自顾自的跟着音乐开始摇晃。    刘飞阳出了门终于长舒一口气,倒不是在里面压抑,而是胃里翻江倒海,别看只是呆了半个时,啤酒、洋酒没少喝,再加上在家里喝的白酒,饶是他酒量能用海碗喝酒,也不禁头昏脑胀。    站在走廊里迷醉程度不比他轻多少的姑娘,看出他微微打晃,赶紧走上来扶住,他笑着摆摆手,姑娘只好作罢,奇怪的是被打胳膊脱臼的服务生并没再次露出笑脸,还逃命似的躲到一边,只不过刘飞阳胃里恶心就没注意到这些。    走到楼梯口,楼下的音乐声越来越大,现在属于**前段的暖场,新请来个演唱流行音乐的家伙,唱的还行,能把气氛挑起来。站在楼梯拐角处停住脚步,望着下方形形***的人群,一览众山可能就是这种感觉,从兜里掏出国宾点上,心中确实有猛虎,但是得藏起来,吸了两口,随后继续迈步向下走。    “老公”    张晓娥这妮子看到刘飞阳进来就开始提心吊胆,生怕自己抓住的犊子被人抢了去,可能是没有床上那点事,她心里总不踏实,觉得老公二字叫的有些发虚,坐在舞台下方眼睛一直盯着楼梯,楼上没资格上去,就只能等待,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人群中挤过来。    刘飞阳看到这妮子面色有几分勉强的走上楼梯,眯眼笑了笑没应声,不得不承认,***针织衫、黑皮裙、长筒靴穿在她身上有一番韵味,比王琳漂亮千万倍。    “赵如玉他们来了,你心点”    她没管是不是马后炮,紧张兮兮的嘱咐,走到跟前闻到刘飞阳身上酒气浓重,伸出手扶住,咬牙切齿的道“这个臭不要脸的娘们儿,居然敢灌我老公酒…先别下去了,这边坐,我给你弄点热水喝,能舒服些”    如果不是见识过她在钱书德面前的模样,可能真会被她现在的模样蛊惑,认为是贤妻良母,不过刘飞阳并没有鄙夷,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任何人无权干涉,在张晓娥的搀扶下坐到平台的沙发上道“不用了,没多大事,歇一会儿就能好”    “那我给你揉揉太阳穴,你把眼睛闭上,要是困了就休息一会儿”    张晓娥坐到沙发另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腿,一副邀请的姿态。    陡然之间,刘飞阳升出一股罪恶感,在农村时即使没钱买种子,也不会半夜摸到地里把别人家种子抠出来自己种上,做损的事他从来不干,守着自己脚下的一亩三分地,守住心里的一亩三分地,这样就挺好,在曹武庙那里的装傻并没损害任何人的利益,现在却让这个妮子动心,可能是假模假式利益诉求,但终归是伤害到别人。    摇摇头“不用了,坐一会儿能把酒精空下去,躺着更迷糊”    张晓娥一愣,她心里不这么认为,前几还捏自己***的犊子能有便宜不占?或者自己这双腿不知让多少人口水直流,敏锐的察觉到一丝危机感,眼睛转了转站起来道“那也行,你坐着,我站着给你揉”    她动就动,绕到刘飞阳面前,伸出两条纤纤玉指放在太阳穴上,轻轻的揉啊揉。    刘飞阳在闭上眼睛之前,还在张晓娥身上不带亵渎的扫一遍,堪称乔的身段自然是无懈可击,如果她只是这样善解人意,而没有现实想法,想必能委身于哪个牲口,那个牲口都是八辈子修来的夫妻。    张晓娥轻声宽慰道“老公,酒吧的事不能着急,也急不来,罗马不是一建成的,这里本就是下九流的***地,只要咱们好好做自己的就好了,你放心,只要你不用脚把我从平台上踹下去,我会一直跟在你身边…”    昏暗的灯光下,张晓娥的眸子好似又亮了一些。    楼上包厢里。    赵如玉和古斯雨有个共性,就是喜欢玩良家的,在古斯雨眼里五十块钱的野鸡和几百块钱的模特没什么不同,都是用身体换钱,也都是发泄过后提上裤子走人,再找,还得收费,所以他出来玩,即使怀里搂着女孩也都是逢场作戏,憋到急不可耐的地步或许会钻进宾馆,平时都会回到“女朋友”的怀抱。    旁边的跟班不同,没有古大少家底殷实,也注定吸引不了质量上乘的女孩子,出来玩都是能占便宜从来不束手束脚。    此时,张宇的搭伙过日子妻子,丽正在跟班怀里。    丽就喝了不少,脸色红扑扑的,眼睛时闭时睁,看起来有七八分醉的样子,头发没绑自然散开,不断坐直弯曲的身体,带有几分另类的***,能出来工作,相貌身材不至于像柳青青那么妖孽,也能得过去。    “啪…”她身子一偏,靠在跟班肩膀上。    “喂,能不能喝啊,赶紧赶紧滴,别跟我装死昂”跟班也有六七分醉,意识清醒,舌头打卷,手放在丽的大腿上,来回揉搓,另一只手还拿着酒瓶往酒杯里倒酒。    “能,为什么不能”    丽迷迷糊糊的坐直,***不经意间往前一蹭,原本就不长的紧身裙顿时穿上去,已经到大腿根部,里面的***若隐若现,她没注意到这个细节,伸手道“给我,我喝”    跟班把酒杯递过来,余光中恰好看到一抹白色,眼睛不由往下看了看,隐隐约约总是最***人的,他又抬头看了看丽仰脖的动作,伸舌头舔了舔嘴唇,手开始在腿上继续游走,逐渐向上。    “咔…”丽把酒杯砸到茶几上。    转头道“别她妈瞎碰昂,摸到我让你负责”    丽嘴上这样,却没有把跟班手拿开的意思,向后一靠,沙发的宽度导致她的姿势像半躺一般,双腿的缝隙越来越可见。    “凑,牙还有咬舌头的时候,出来玩哪有不碰一下滴”跟班见丽的豪放,动作越发大胆,使劲往上一靠,已经紧紧贴着。    “别闹,你给手拿开”    丽没睁眼,赖赖唧唧的一句,听起来***的多,拒绝的少,伸手看上去要推开跟班的手,可伸到一半的时候,无力的放下去。    “拿开干什么,就是摸摸,等会儿给你费”    跟班火气越来越大,身上已经憋得燥热,每次出来玩能动手动脚不假,可这些姑娘是陪酒,跟发廊姑娘毕竟有区别,能站到实际便宜的时候不多,抓住了就不能放手,咽了口唾沫,也跟着向沙发上栽倒下去,贴在丽丽耳边问道“哎,去厕所啊?”    “滚蛋,老娘不是卖的”    丽丽嘴上回应,却对跟班手上愈演愈烈的动作没有阻止。    “厕所不行就宾馆,我给你钱”跟班两眼已经泛光,憋到不行。    “我老公是张宇你不知道?”丽把眼睛嵌开一条缝。    “张宇多他大爷,在我面前管他叫孙子他不也得答应么?干的就是服务人的勾当,还跟我提个屁名啊,他要是好人,能让你干这行?”    根本非常不屑,正在兴头上听到另一个男人的名非常晦气,如果不能在气势上压倒,即使到宾馆滚床单,脑中也不禁幻想出另一个男人的模样,这是潜意识问题,话的同时手上动作越发大胆。    然而丽听到这话,动作终于有一丝强硬,伸手阻止跟班的手,但身体没从沙发上起来,瞟了眼问道“你真想碰我?”    “多少钱,开个价吧!”跟班立即回道。    丽足足迟疑了五秒钟,随后才把跟班的手松开,露出一抹笑容,还在跟班的脸蛋上亲一口,随后把后背脱离沙发坐直站起来,大家都各玩各的,再者女孩喝多了出去吐很正常,也就没人注意到。    丽眼睛妩媚的盯着跟班,扭了扭还算水蛇的腰子,双手掀开裙子,搭在***上,手指非常灵巧的勾着裙子,在脱***的同时并且保证裙子跟着下落,无缝连接到永远让跟班无法看到实际。    不过跟班已经满足了,事情进展到这一步,剩下的可以水到渠成,还用类似“帝都摊”的姿势靠着,满脸淫/荡的笑容。    丽脱完,把***勾在手中,另一只手的一根手指咬在嘴里,十足的***模样,    看到这副模样,周围的目光也被吸引过来,以为能看一场大秀。    丽果真按照人们的想法来,先是一腿跪倒沙发上,另一腿紧跟上,动作轻柔细腻,随后双腿都骑在上面,拿出咬在嘴里的手指,勾了勾跟班的下班,随后脑袋往前探,看上去要接吻一样。    跟班也不是不解风情,凡事都得有个铺垫,不着急的闭上眼睛,撅着嘴唇等待那两片过来。    然而,就在两片嘴唇即将接触上的时候,画风极具转变,就看丽的表情也突然变得狰狞,拿着***的手迅速往前伸,***准确无误的怼到跟班嘴里,力道过猛,打的跟班嘴唇一麻。    “***姥姥,以为老娘是出来卖的?侮辱我就算了,还敢骂我男朋友?”    嘴里着,疯了一般开始在跟班头上抓挠。    周围人看到这架势,觉得事不对,赶紧走上来给丽丽从跟班身上拖下去,跟班缓过来一点,伸手把***从嘴里拽出来,看到上面有血,整个人的精神都崩溃,不知道是自己嘴唇的还是丽的,第一反应就是瞪眼问“***是不是来事了?”    “你不愿意摸嘛,直接送你嘴里,***!”丽丽嘴上不依不饶的骂道。    “***大爷”跟班抓狂的从沙发上冲起来,也顾不上男女,动作非常迅速的抬起一脚,直接踹到丽肚子上。    “嘭…”一声响起,丽的骂声戛然而止。    表情痛苦的缓缓躺倒地上。    可跟班不依不饶,对着丽的脑袋上,连连踹去。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