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东游记 > 第149章 诀别之前

大唐东游记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9章 诀别之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见黑咤莲一脸黯然,一旁的黑落雪隐隐替她感到难过。>  二人是好姐妹,自然能深刻体会到对方此刻的心情。

    作为大荒人族,黑落雪并不能听到木鱼声响,不过,从黑咤莲刚才的眼神,她隐隐生出一股担忧,却又不知道这股担忧究竟源自何处。

    看着黑咤莲黯然离去的背影,黑落雪突然想起了什么。

    黑咤莲不是心系山丞国少龙主的安危么,而今大势已去,少龙主隐居世外,他的弟弟娶了冰盟前盟主之女,说不定对她造成了太大心灵伤害。

    唯有帮助她尽快走出心灵阴影,方能让她恢复以前的活力,最好的办法那便是……

    黑落雪终于有了注意,想起了那枚刻有“咤”字的玉佩,被她亲手转交给了“狂龙”。她手里牵着仙鹤,追了上去,抓着黑咤莲的手道:“莲儿,不必难过,我想给你介绍一位好友,想知道他长啥模样么?”

    黑咤莲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黑落雪详细描述了自己与狂龙的交往过程,并提到那枚玉佩,说已经将玉佩转送给了狂龙。

    黑咤莲全然没有这方面的心情,微微摇了摇头,只顾朝宫内迈出沉重的步伐。

    ……

    黑落雪刚才的话,让得另一颗敏感的心,隐隐颤动了一下。这颗心,便是附着在仙鹤翅膀上的嫦厢月人形气势。

    她之所以没有追随真身去往大唐,就是因为心里头还惦记着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黑落雪口中所说的狂龙。

    不过,当得知黑落雪是想将狂龙介绍给黑咤莲时,嫦厢月的心情陷入了矛盾。

    在她看来,黑咤莲是大***,是禀赋奇佳的战神级别的天才,跟自己一样,心系大唐后裔的安危,时刻想着替消失的大唐十二大派报仇雪耻,二人站在同一战线上。

    作为山丞国王室***后裔心目中的护国战神,黑咤莲有责任保护好龙血脉传承后裔的安全,然而,现实却重重给了她一耳光。可以说,此刻的嫦厢月,更能体会到黑咤莲此刻的心情。

    嫦厢月的人形气势,暗暗控制仙鹤的行为,无意间引起了唐烧香的注意。

    天色已亮,雪谷能见度难得的恢复了好转。

    唐烧香有意放缓脚步,直到黑药师等人进入已经失去晶石源镭射防护幕墙保护的宫内,他才将目光转向西侧一条廊上的一根朱漆柱。从朱漆柱后,款款行出一道完整人形气势,那便是嫦厢月。

    然而,此刻的嫦厢月,气色看上去大不对劲,仿佛已经远离了人间喜怒哀乐。唐烧香目光微移,愕然看出了端倪,嫦厢月的人形气势手上,正拨弄着什么,是一串用雪化形而成的念珠。

    “你这是要干什么?”见嫦厢月神态举止异常,唐烧香隐隐担忧道。

    嫦厢月的人形气势暗暗运转修为,指头上的冰雪念珠,毫无声息地融化。她相信唐烧香应该已经猜出她的想法,她打算皈依。

    唐烧香怅然若失地点了点头,究竟是该让嫦厢月见狂龙一面,还是拖延下去?

    一直拖延下去终究不是个办法,反而会让嫦厢月渐渐失去耐心,尤其是亲耳听到黑落雪刚才一番话后,有可能会作出最后选择。

    见嫦厢月一脸义无反顾的样子,唐烧香终于下定决心。

    唐烧香装出在焦急等人的样子,目光不时朝山脉以北方向眺望一眼。

    终于,嫦厢月人形气势按捺不住心头的一抹渴望,问道:“你这是看什么?”

    “呃,我离开租界来大荒域之前,曾跟好友狂龙提起过,他说他也会来,大概就在今天这个时候,但不知道为什么迟迟没有现身。”唐烧香讪讪笑道。

    嫦厢月人形气势微微偏过低下的头,俏脸上隐隐浮上一抹不易察觉的绯红。但很快,她表现出一副仿佛看淡一切的样子,捂去脸上的微妙反应,隐去那一抹红霞,转身朝宫内行去,循着持续响起的木鱼声方向,步伐不曾放缓,也未曾回头顾盼一眼,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可以回心转意。但是,我只会嫁给大***!”

    “这!!!”

    唐烧香这下彻底凌乱了。一直以来,狂龙就是以高等人族的形象神秘登场的,他与对手厮杀时,敢于施展高等***,这就透露了某种信息,狂龙是高等人族,所以敢施展高等***。

    在这个大6,高等人族也可以是大***后裔,然而,大***后裔少之又少,以狂龙一贯表现出的洒脱,也跟大***后裔那种忧郁的形象,差得太远。

    如果嫦厢月改变初衷,则唐烧香反而不知所措。

    即便他是大***又如何?活在这个大6,就必须尊重这个大6的法令,按照唐烧香的理解,符合嫦厢月择偶要求的,不单要是一个大***,还必须获得这个大6高等人族的身份。

    而且,嫦厢月也曾亲口对他说过,我们活在眼下的现实之中,不得不向现实低头。而这个现实,按照唐烧香的理解,就是不能违逆森严的人族等级制度。

    嫦厢月虽然没明说,但唐烧香是这么理解的。

    眼见嫦厢月就要行至西区的天桥头,唐烧香终于按捺不住,迟疑间,回到自己的厢房,暗暗掐动印结,让丹田的那团神秘气旋,运转至满月……

    不一会儿,一个浓密的云团,从厢房内飘荡而出。悄然接近幽步前行的嫦厢月。

    云团外围的云气,也是浓度极大,悄无声息地将嫦厢月吞没。

    此刻她已经行至西区桥头一侧的那条相对宽阔的大道。

    眼前伸手不见五指,嫦厢月一愣,眸光微抬,扫视了一眼,转身间,愕然现一道朦胧而熟悉的身影,从浓烈的云气一端,款款朝她行近。

    “狂龙!你……你是如何进来的?”嫦厢月惊讶道。

    狂龙隐去心头的浮动,温醇一笑,一如既往地给人一种神秘和亲近感,道:“保护王宫的晶石源镭射防护幕墙已经被破坏了,我才得以进来。”

    嫦厢月此刻的心绪,有些激动,真想冲上去宣泄心头的积郁,然而,接下来她的反应,却是令得狂龙心头一凝。

    到嘴的话,被狂龙咽了回去,转而诧异道:“厢月姑娘,你的真身呢,她有回来么?”

    嫦厢月被圣图吞没时,狂龙是在场的,按道理不应该因此惊诧,只是,按照逻辑,狂龙还不知道嫦厢月还有一套完整的气势,因为嫦厢月的人形气势,是在青衣斗僧的钵盂中孕育而生的。

    嫦厢月人形气势略带忧伤的道:“我等你现身,其实就是有话对你说,我已经回到自己的故土,回到小千世界,不打算再回来,你也不必再等,会有更好的姑娘等着你!”

    “更好的姑娘!你知道我心中所想吗,你知道我的追求所在吗?”狂龙干脆将时光回流前,他跟嫦厢月生死相依的情景,说了出来。听得嫦厢月一头雾水。

    微微摇了摇头,嫦厢月人形气势不想再与狂龙纠缠什么,带着淡淡忧伤,道:“其实,黑咤莲更适合你,而我,目前只是一套完整的气势前,你守着我,也毫无意义!”“而且,圣图已经入库,我无法返回租界,你也不可能达到我们大唐!”

    “无论你是真身也好,还是人形气势也好,我都会守候,我都只认定你,直到你嫁人的那一天,如果你皈依佛道,我都单身一辈子!”
大唐东游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