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心黑狡诈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一章 心黑狡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德妃被两个宫女架出乾清宫后,并没有立刻回永和宫,此时她整个人都懵懵的,似还没有从降位的打击中回神。  

    安嬷嬷站在一旁,面色难看,心里更是吐槽不断,若是老老实实的,说不定皇上再忙一点就把事情给忘了,可德妃,不,是德嫔竟主动往上凑,一副生怕皇上忘不了她的模样,真是不典型的不作死不会死。

    胤和胤他们从殿内出来后,也没有想到先他们一步出来的德嫔竟然还没走,整个人一脸怔愣的模样,仿佛还没有回神。此时瞧见胤他们出来,起先德嫔连眼神都没给他们一个,一副直接把人忽略的样子,等到胤等人行礼准备离开的时候,她仿佛突然之间回过神一般,目光阴冷地看向胤,冷哼一声,厉声说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德嫔回过神,只要想到她从德妃被降为德嫔,她就觉得整个人不好了。天知道她这一路走来到底付出了多少。别看她好似比别人都爬得顺当,可是真论起来,她可是赔上了老六的一条命,才堪堪挤进这四妃之中。

    表面上康熙对他宠爱,实际上,对于地位康熙比任何人都来得吝啬,否则佟氏为何到死才成为皇后,还不是因为康熙心里最看重的至始至终都只有他自己,否则他如何能眼睁睁地看着病重的佟氏一日拖过一日。而她,费尽心机才走到这一步,最后竟是棋差一招,被几个黄口小儿给暗算了。现如今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等于就是彻底撕破脸了,她此刻最不想见的怕就是胤他们几个了。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也是针对某些心如蛇蝎伪善心黑之辈。”胤忌惮于德嫔这个生母,胤却不管,他抬头的瞬间直接瞪向德嫔,开口便直接反驳回去了。

    被堵个正着的德嫔顿时有些哑口无言。她心如蛇蝎,她伪善心黑,可那又如何?当初答应了,现在做不到难不成还是她的错。德嫔一脸愤恨地瞪了几人一眼,转身便走,她生怕自己再多待一刻,就会不顾礼仪规矩,直接冲上去将他们给撕了。

    胤看着匆匆离去的德嫔,嘴角略显不屑地撇了撇嘴,“四哥,有些事情能心软,可有些事情却不能。”

    胤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翻涌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早在决定拒绝这一切时,他就该想到德嫔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也对,即便他不这么做,他也得不到什么好脸色,毕竟他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德嫔心中的好儿子。

    “九弟,放心吧,爷早在决定拒绝这一切的时候就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幕了。”

    “四哥能明白就好。”胤见他没有心软,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一路往外,兄弟四人都没在说话,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事康熙一旦下旨便再无转圜的余地。

    果不其然,胤他们还没有出宫,德妃被降为德嫔的消息便传遍了后宫所有的角落,众人惊均是一脸的惊愕,似乎是被康熙突如其来的举动打得有些措手不及。

    若是以往,依着这些女人的性子,逮到这样的机会,肯定是不会放过被他们视之为眼中钉的德妃,不,是德嫔。但是现在,太子也好,德嫔也罢,接连被废被降,众人心里的确痛快,可更多的却是担忧,一种对自身处境的担忧。

    太子和曾经的德妃都是康熙面前的得意人,往常他们说一句话比别人说一堆话还管用,可现在这两人一个两个的都倒霉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康熙心里怒火并没有随着时间过去,相反地越烧越旺,且不知道下一个会烧到谁身上。

    胤他们离宫之后,并没有再聚在一起,而是在宫门口直接分道扬镳,因为他们心里清楚,刚才的事情虽然成功了,可一个不小心也可能把原本到德嫔身上的火引到自己身上来。

    清漪院里,还不待胤回府,婉兮就得到德妃被降为德嫔的消息,当时婉兮真想大笑三声。世人不知有因果,因果何曾饶过谁。曾几何时,高高在上的德嫔娘娘,可是随意地支配和决定着别人的生死,但是现在,当她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操控时,她现在的感觉应该也不怎么好吧!

    “想什么?这么投入?”胤进来的时候看着坐在炕上的婉兮单手撑着下鄂,一脸深思的模样,不由地上前两步,把人给揽到了怀里问。

    婉兮被胤的举动吓了一跳,待回过神对上他熟悉的双眼,不由地轻了口气道:“爷回来之前,妾身便听到消息,说是皇上降了德妃娘娘的位,现在是德嫔娘娘了。”

    胤点了点头,实话实说道:“的确如此。”

    婉兮坐直了身子,双手揽着胤的脖颈,很是高兴地道:“是爷的计划起作用了吗?”

    “对。德嫔不顾骨肉之情,想让四哥替老十四和她背黑锅,那模样理所当然地认为四哥就此丢了性命也是他的福气,***至极。当然,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四哥下定了决心。”嗤笑一声,胤觉得这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现在时候到了,德嫔***会倒霉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婉兮轻叹了一口气,语带一丝无奈地道:“有时候妾身都怀疑这四阿哥到底是不是德嫔娘娘的亲生儿子,怎地能如此狠心。”

    “德嫔不是狠心,她只是心黑狡诈惯了,自以为心慈,其实也不过就是自私自立。四哥也好,老十四也罢,其实很大程度上对德妃而言都只是她往上爬的一个工具。之所以会区别对待四哥和老十四,不过就是因为四哥验证了她卑微的前半生,而老十四验证的却是她封妃之后的所有荣光,再加上四哥还有一个曾当过她主子的养母,你说她会偏向谁?”胤握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细细把玩,语气却满是讥诮和不屑。

    他不想评价德嫔的所作所为到底应不应该或者合不合适,他只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里,最为无辜的就是四哥,因为不管是走还是留,他都是那个没有选择权的人。而且从成长到现在,他表面看着风光,中途失了养母还被生母所弃,那样的悲伤,不是当事人,很难体会其中的悲凉,而很少有人真正关心过。若不是上次他们喝醉了酒,胤酒后吐真言,胤绝不会知道看似清冷的胤心里竟藏着这么多的心事。

    “妾身不懂德嫔娘娘的考量和打算,妾身只知道自己的孩子疼,因为你都不心疼他(她)了,还指望谁去心疼,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婉兮语调一转,面上不禁露出几分悲切的神色来。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